第一百二十八章:难缠的女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倒不是萧氏需要依靠这些来扎稳脚根,而是白氏和萧氏势均力敌,平时在商场上也末免有些碰撞,直到后来生下一男,而白氏恰好有一女,便结了这亲事。

若是两家世交也就罢了,怕就怕白氏和其他企业结亲以后会对萧氏不利。

“妈,我对她没有好感。”萧铭杨闭了闭眼,疲惫地说道,脑海中浮现林雨晴那张充满泪痕绝望的脸,他的心就疼得难以交加,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

“伊琳这孩子不错,长得又可爱又漂亮,你和她相处久一点,自然会喜欢上她的。”

萧夫人又何尝不想自己的孩子过得幸福,这么多年来,萧铭杨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也确实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打开心扉,活得开心一些。

伊琳那孩子是她亲自选的,各项什么的都很不错,她对这个媳妇也很满意。

听到这里,萧铭杨眯起眼睛,不再和她打商量:“不管你是否同意,这个婚我都一定要退。”

说完,他站起身朝外走去。

萧夫人直接气得眼睛发直:“你给我站住!”

可是萧铭杨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一直往外走,萧夫人生怕他一冲动干出什么事来,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紧接着越喘越急,最后两眼一番,晕倒在沙发上。

“夫人!!”

直到身后传来女佣的惊呼之声,萧铭杨才回过头,忙快步走了回去,将晕倒的萧夫人抱在怀中,争声道:“赶紧叫救护车。”

萧夫人被送进了医院,她有先天性的轻微心脏病,并不致命,因为她这么些年来把自己的心度平衡得很好,可是今天被这么一气,便晕倒了。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萧少爷,夫人没事,只是以后别再让她心情激动了,要不然心脏病会越来越严重的。”

“我知道了,谢谢。”

正说完,就看到白亦然携同白伊琳急急地赶来,白伊琳一看到萧铭杨,就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哭着问道:“铭杨哥,怎么回事?阿姨怎么会突然晕倒?”

听言,萧铭杨将她轻轻推开,淡淡道:“我妈本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

“可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作呢?”

萧铭杨没有说话,站在边上的白亦然嘴角处还有一丝淤青,那是萧铭杨留下的,至少为什么萧夫人突然发病,他想他也应该知道原因了。

望着白伊琳的眼神有些心疼,看来他的妹妹,可能要经受一些伤害了。

和雨晴比,琳儿虽然不比她差,而且琳儿生性单纯,如果没有提醒她,她可能还会傻傻地被蒙在鼓里。

可偏偏雨晴也是那种善良的女人,人不犯她她也不会去犯人。

况且,他心里也有那个女人。

一瞬间,纠结无比。

见他没有说话,白伊琳抿了抿唇,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当他是母亲生病了晕倒了心情不好,便轻声说:“我进去看看阿姨。”

说完,白伊琳轻提裙角,打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等她一走,现场的气氛又变得不一样起来,白亦然和萧铭杨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有火药的味道在空中弥漫着。

“雨晴在哪?”白亦然开口,冷声问道。

听言,萧铭杨眯起眼睛,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死心,他冷冷回道:“你没资格知道。”

“看来萧夫人的病情和她有关了?”白亦然勾唇,笑得张扬。“想和我妹妹解除婚约,然后和她在一起?”

萧铭杨没有说话。

“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你和雨晴不可能!你明知道,阿姨和白家结亲都是为了巩固两家的地位,不止是你们,我们家也是这样想。阿姨又有先天性心脏病,你想解除婚约,除非你想气死她!”

这些话正好说中了萧铭杨的心思,如同一根刺一般刺进了他心里,他愤怒地瞪着他,抬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举起拳头想向他的下巴砸去。

白亦然却笑得不惊不慌,“这里可是医院,你确定你要在阿姨打我?”

听言,那欲到他下巴处的拳头生生止住,目光赤红地瞪着他,半晌,他松开他,白亦然无力地撞向墙壁,却依然笑得特别嚣张。

“我警告你,别再靠近雨晴,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他转身进了病房。

病房里,萧夫人正拉着白伊琳的手轻声地说着什么,见萧铭杨进来,便握了握她的手,没有再说下去,不用想,萧铭杨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也没有打算说话。

“阿姨,您一定要保持好心情,别再随便为什么事情发脾气了,这样对您身体很不好。”白伊琳也抓着萧夫人的,轻声地叮嘱着。

“好好,琳儿说什么阿姨就听什么,都听你的。”她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幸好这个琳儿不似其他大家千金一样那么骄纵,她虽然有点小任性,却是极其单纯,也没有半点心机,对她也极是体贴。

这样好的姑娘,真不知道他那死板的儿子怎么就不喜欢呢?

见他进来,萧夫人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然后轻抚伊琳的手,轻声道,“琳儿,你先出去,阿姨有些话想和你铭杨哥哥说。”

听言,白伊琳一怔,但随即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放开她的手走了出去。

待她走后,萧夫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向他招了招手。

萧铭杨见状,走到床沿边坐下。

“妈?”

“妈知道,让你和伊琳订婚巩固两家势力,的确是拿你们的终生幸福在冒险,可是伊琳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娶了他,也不错。”

听言,萧铭杨沉默不语,并没有说话,可是他作了的决定,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改变,只想慢慢地和她沟通,却不想再现在说,怕又让她激动。

见他一直沉默不言,萧夫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这个儿子成日冰冷,面对感情也同样冷冰冰的,之前订婚的时候也没见他有什么异议,怎么这会儿突然说要退婚?难道是……?

想到这里,萧夫人挑了挑眉:“我记得这些年来,你对婚事并无异议,怎么突然想起退婚来了?难道是说你喜欢上哪家小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