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我一定改/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林雨晴有些怔愣,看着面前这个睁着大眼睛单纯的傻姑娘,心里不由得叹气。

傻姑娘,就算你做得再好,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感情的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雨晴姐,你说话呀……”

被她这么一叫,雨晴才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她,她要怎么回答呢?

白伊琳似乎有些不高兴:“雨晴姐我在和你说话,说半天你怎么不理我?你在想什么?”

林雨晴柔柔地笑了笑,轻声道:“我只是在想真真和炫儿这几天好不好而已。”

听言,白伊琳这才想起她已经出国好几天了,而且两个孩子都不在她身边,她顿了顿眼睛亮了起来:“你要是想真真和炫儿的话,那我让我哥哥,把他们接回来,好不好?”

“不用了,反正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白伊琳苦着一张脸:“你就好了,回去以后可以见到你两个可爱的宝贝,可惜我才来一天,铭杨哥哥又不理我,回国也没什么事做。”

林雨晴看她难过的模样,很想替她做点什么,可是自己的立场根本就替她做不了什么,索性便摇了摇头,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

萧铭杨回国意已定,无论伊琳怎么纠缠,百般劝他也不再改变这个想法。

于是订了机票,便连夜飞回了中国。

回国以后,林雨晴才发现两个孩子被带到了于薇家,她也懒得去理会萧铭杨会怎么处理白伊琳他们的事情,便去了于薇家。

一打开门,于薇一看到她便如见了妖怪一般地看着她。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言,林雨晴累得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推开她就进了屋里,将行李随手一丢,整个人倒在沙发上。

于薇啧了一声,关上门跟上她。

“看你累得这个样子,脸色又这么差,谁惹你了?还有,不是说会玩一个星期么?两个孩子突然被莫名其妙地送回来,没想到你也跟着回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说着,于薇在她旁边坐下,疑惑地盯着她。

林雨晴只觉得连心都是累的,闭了闭眼睛,然后将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当然,不包括那个卫枫学长的事情,因为读书期间,于薇狂恋卫枫学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那个时候,写情书,制造偶遇各种,可惜两个人后来没有在一起。

卫枫学长毕业那天,于微还哭了整整一个小时。

任谁也想不到,看起来如此霸气的她也会为了一个男人伤情吧。

但是她却放得开,哭过以后就把卫枫忘了个干干净净,从此不再提起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再在她面前提到这个人。

林雨晴也懂,毕竟旧伤疤,被生生地揭开还是会痛的。

听过她的话以后,于薇啧啧地叹道:“这个白伊琳真是讨厌,居然还跟着你们去,真是刹风景,好好的国外之诱就被这样破坏了。你也真是的,吃软饭长大的?居然让她骑到你头上去?”

于薇越说越炸毛,拍着大腿:“下次让我于薇看到她,我非整死她不可。”

“好了,于薇你也别这样,虽然说我和她是情敌,但是伊琳真的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你别针对她!”

“单纯?”于薇冷笑地扯唇:“你真相信一个在国外生活了好几年的女孩是单纯的?林雨晴,也就你是个白痴相信而已,我于薇是什么人,看人最准了,照我看,她这样都是装的,你要是不信,我们就等着瞧!”

“于薇,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伊琳真的很单纯,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才怪!我只信我自己的感觉,我感觉她不简单,你最好给我离她远一点,别到时候被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无奈,林雨晴只好闭了眼睛不再和她争吵。

因为无论何时,她和于薇争吵,都是各抒己见,彼此都不会因为对方的想法而让步,所以再争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看你累的,去洗个澡睡睡吧?”于薇推了推她,轻声问道。

“我在这儿睡睡就好,真真他们呢?”

“这么晚了,都在睡着呢,你别在这儿睡,担心着凉,回房去。”

“我不想起来……”

说着,不等她再次说话,于薇直接拉了她起身,推着她往房里走去,将她推进自己房里以后,才无奈地摇了摇头离开。

这一睡便睡到了日上三竿,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多年养来的职业素养让她惊慌失措地掀开被子下床,然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扑进洗手间刷牙洗脸。

好不容易整理完毕,冲出房间却见于薇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在客厅里喝着果汗,见她一身职业套装,手里还拿着皮筋准备扎头发,差点噎到。

她赶紧放下手中的果汁,惊奇地望着她:“雨晴,你干嘛去?”

“上班啊!你怎么还在这儿?”雨晴惊讶地看着她,这家伙居然穿着家居服坐在那儿休闲地喝果汁?和急急忙忙,头发衣衫凌乱的她实在成了很大的对比。

“上班?你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今天是周日!”

周日?林雨晴一晴,脸上出现痛苦扭曲的表情,紧接着她大吼一声,脱了套装就回了房间,砰地一声甩上门!

丫的原来是周日,害得她火烧屁股地洗脸刷牙,弄得那么累,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乱得跟鸟窝一样的自己,林雨晴伸手抓了抓,便又倒在了床上。

于薇打开门,“你又要睡觉了?”

“嗯。”她有气无力地应道。

“啧啧,睡到大半午居然还睡,南天今天晚上约了萧铭杨喝酒,到时候一起去。我想那个姓白的也会去吧?到时候把她灌醉!”

想起上次于薇发酒疯的样子,林雨晴不由得轻笑:“灌醉?你行么?”

“我怎么不行了?”于薇插着双腰,“我今天晚上就把她灌醉,她一定比我更不胜酒力!”

“你怎么知道?”她可是记得,上次她是最先醉倒的人,而且喝醉还一直发酒疯,害得盛南天一直不好意思,后来无奈地把她带走。

“你醉酒的模样我不是没见过,而且见过很多次了,你呀,就不要丢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