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她不想见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人躺在医院里,母亲也被打得重伤,这个时候没有人关心,而她居然还在这里装可怜装无辜。

想到这里,于薇凑到她耳边:“你们干的好事我可是都知道的,装无辜?你的手段可真是炉火纯青啊白伊琳,不过我不是林雨晴,自然能看透你。”

“于薇姐……”白伊琳只觉得心中委屈,眼眶更加红了,咬住下唇看着她。

“又是这一句,我说了不要半路认亲戚,我和你可不熟。”

白伊琳被她攻击得体无完肤,心里头无限委屈,看看盛南天,他却是一副装作不知道的模样移开了视线,再看看萧铭杨,一直冷冷地盯着他的笔记本,从她踏足进办公室到现在就从要抬过头。

她又希望谁能替她说几句呢?这些人一心向着林雨晴,她自己能干什么?想到这里,白伊琳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哟,又哭了?你这泪是怎么掉的?掐大腿?疼不疼呀?你每天这样装不累么?”

白伊琳再也忍受不住,捧着饼干盒哭着跑了出去。

等她走后,盛南天不停地皱眉,“于薇你今天怎么回事?净攻击人家?她只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而已。”

“小女孩?”于薇冷笑,上前揪住他的衣领:“怎么?你心疼了?看人家小女孩可爱移情别恋了?”

听言,盛南天脸色大变,一脸求饶地看着她:“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不要胡说,我有你就足够了,我哪敢心疼人家哪敢移情别恋啊?”

“没有?”于薇眯起眼睛凑近他:“没有你干嘛替她说话?不就是见人家小姑娘长得漂亮?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和我分手去和她在一起好了!”

盛南天一听腿都快吓软了,捉住她的手连声道:“别别别,我可不敢有这种想法,我只喜欢你……其他女人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切!”于薇收回手,不屑地道:“表面上这样,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男人都是一样,表里不一。”

“谁说我表里不一了?”盛南天一听赶紧辩驳起来。

“可不就是么?”于薇说着冷笑,继而话里有指地道:“表面上说爱别人爱得多深,结果背地里却不管别人是否躺在医院里,居然还有心情去吃别人做的饼干。”

平日里于薇看到萧铭杨都是直接就要吓破了胆的,他强大的气场都让人觉得有点难受,可是她现在满肚子都是火气,不发泄出来她是受不了了,说了再说,管他怎么想,如果他要生气,那她就正好不干这份工作了。

而盛南天虽然和他是好友,可是他发起脾气来也是很可怕的,听到于薇这样不怕死地指桑骂槐,他心惊肉跳,拉过她:“你胡说什么呢?铭杨没有吃白伊做的饼干。”

他的话刚说完,一直坐在那儿不动的萧铭杨动忽然刷地站起身来,没一会儿就挡在了于薇的面前,眯着眼睛冷冷地瞪着她。

他身上的寒气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可是一想到还躺在医院的林雨晴,她的气势便又上来了,叉着腰问:“怎么?想开除我啊?萧总,我还就告诉你了,我今天敢当着你的面说,我就不怕你开……”

“雨晴生病了?”他突然打断她的话。

于薇一顿,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在哪个医院?”他又问。

“你想去看她?”于薇眯起眼睛反应过来,抿唇道:“她不想见你。”

“你说还是不说?”萧铭杨的眼神越来越冷。

于薇反而不怕他了,勾唇笑了一下,“一开始我以为像你这种冷酷到极致的男人一旦喜欢上一个女人那就是死心塌地的事情,无论天塌下来还是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都可以护她周全,保护她不让她受伤,难过伤心。可没有想到你还是做不到,既然你做不到,又为什么不肯放开她呢?她已经那么伤心难过了,我不希望你再去打扰她!”

听言,萧铭杨一顿,是,他知道,他让她伤心难过了,也可能是他自己做得不够周全。

“你不说,那我就自己去找。”

说完,萧铭杨收回视线,抓了桌上的钥匙,就往外走。

看他往外走的身影,于薇突然叫住他。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她在第一人民医院,昨天就一直发高烧,也不晓得现在退了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萧铭杨已经消失在她眼前,于薇只能轻叹,雨晴,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希望你可以把事情的原委都说出来,不要自己白白受委屈。

如果你还是不愿意说出来,把事情就这样藏在心里,那就要看你们俩的造化了。

想到这里,于薇有些无奈地闭起眼睛。

盛南天揽住她的腰,轻声问道:“他们俩闹得这么凶?”

听言,于薇白了他一眼:“你说呢?我现在真是担心雨晴,就怕她会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白白受委屈。”

“委屈?”盛南天有些疑惑不解。

于薇这才将萧夫人派人打伤林母的事情告诉盛南天,听完以后盛南天也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惊叹道:“平日里萧夫人并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怎么可能?那个平时那么疼爱自己,几乎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看待的萧夫人居然会为了拆散他们而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然后威胁林雨晴离开,而雨晴这个傻丫头居然一声中吭,就这样离开了。

“谁知道?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盛南天听着听着又觉得她话中意有所指了,便抿唇搂住她:“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对你可谓一心一意。”

“行了,拍马屁也要看时间,一会儿下班你陪我到医院去看看雨晴。”

“好!保证随传随到。”

第一人民医院。

林雨晴昨天晚上就发了微烧,在医院吊了水以后,烧也没有退去多少,第二天反而烧得更厉害了。

隔壁就住着林母,为了防止他们担心,她并没有告诉她们,而是将两个小孩子暂时托付给于薇,然后让她告诉林母自己这几天公司里有些事情要处理。

睡得浑浑噩噩,头重脚轻,可实在是口渴得要命,连个看护的人也没有。

林雨晴只得自己撑着手起身,想给自己倒水喝。

好不容易倒了一杯水,又却是凉水,林雨晴捧着凉水往唇边凑去,手颤抖得拿杯子都有些拿不稳。

砰!

果然,水杯还没有凑到唇边,手一抖,杯子一歪,凉水顿时全数倒在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