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不要离开我/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萧铭杨危险地眯起眼睛,她这是打定主意要离开他了,她就这么想离开自己?他偏偏不如她的愿。

“若是还不了呢?”

“一定还得了。”

“要不是你没有准时还,那你就必须回到我身边。”

林雨晴一怔,呆呆地看着他,她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个条件,抿了抿唇,有些犹豫,一百万她手头上根本就没有,一个星期内要凑齐这一百万怕是有点困难,如果答应的话,那到时候万一还不了……

看她犹豫的模样,萧铭杨似乎早就猜到,勾唇:“怎么?你不敢了?难道一个星期内都没办法凑齐这一百万吗?那……”

“谁说我不敢了?一周一周,我答应你!”

话落,便感觉唇上一热,萧铭杨的薄唇又压了下来,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林雨晴愣半晌将他用力推开:“你干什么?”

谁知道他却捧住她的脸,两个拇指在她的红唇上轻轻地摩擦着,眼神像带着魔力一般,声音嘶哑暗沉,“这里永远只有我能亲,我不管你以前是否和其他男人有过什么,但是现在,末来你都是我的,包括一周以后,你还是我的。”

听言,林雨晴恼怒地咬住下唇瞪他:“你就肯定我还不了那一百万?”

萧铭杨不禁轻笑出声,她没有那么多积蓄,朋友也是少数,如果她要找人借,大概也只有于薇能帮到她这个忙了,到时候,他只需要约上于薇聊上几句。

所以,她注定是他的人。

“你还不了。”他微笑,笑得得意张扬,似乎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林雨晴愣住,看他这般自信,她有一瞬间真想扑进他的怀里,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可是她不能这样自私,只能压下心底的情绪,冷笑道:“但愿一切能如萧总所想,那么你就心满意足了,可惜我要事先告诉你,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在你掌控之中的。”

就如同,她母亲的事情一样,不也是脱离了他的掌控么?就如同她一样,五年前……照样也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收着那颗耳钉,却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人。

就算她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也还是没有认出来。

“别人我不想掌控,我只想掌控你。”说着,他的气息又要踱过来,林雨晴避开他,有些气急败坏,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明明她都已经撕破脸皮和他说分手了不要在一起了,也说了不再爱他了,他却好像当作是情侣之间的闹小别扭一般,动不动就要亲。

“走开啊!萧总,在我还没有回到你身边之前,请你对我尊重一些。”

听言,萧铭杨愣住,半晌才点头:“好,好啊,就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可以等。”

“已经很晚了,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

“我不放心,今天晚上在这里陪你。”

陪她?林雨晴愕然地瞪大眼睛,是陪她还是吃了她?他压根就是一个猛兽,留他病房里不是自找罪受吗?

看她一副警惕地看着他的模样,萧铭杨只觉得好气又好笑,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力道不大,却有点微疼,她痛呼一声捂住额头。

“别想太多了,你现在病着,我不会碰你的,赶紧睡吧,我就守着。”

说完,不等她回话,他的手伸了过来,将她按置在床上,正当林雨晴以为他要对她上下其手的时候,他却拉过一旁的被子替她盖好,还顺手替她将额头的一缕发丝拨到耳后,眼神宠溺。

害得林雨晴差点要认为,他们俩又回到了从前。

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来,她白了他一眼,然后闭起眼睛不再看他,睡觉去。

可是白天睡了那么多,现下又有他在身边,呼吸里全部都是他的气息,她怎么还睡得下去?

翻了翻身,背对着他,林雨晴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却是以陌生的距离隔着,这个世间太复杂了,复杂到一段简单的感情都容不下了,怪就怪在……她喜欢的是豪门家的子弟,怪就怪在,她自己出身不好。

到头来,怪谁呢?还不都是怪自己。

一滴清泪沿着眼角滑下,林雨晴并没有伸手去抹,只是缓缓地闭起眼睛,任那些回忆和往事渐渐远去,意识也慢慢远去。

等到隔天醒过来的时候,萧铭杨已经不在病房里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在桌子旁边削着苹果的于薇,见她醒来,于薇兴奋地喊:“雨晴,你醒啦?萧总说你昨天发高烧,我们来的时候,你还没有醒,而他又要守着你,所以我就先离开了。现在好了,你总算是没事了。”

听言,林雨晴动了动,于薇便赶紧放下手中的刀和苹果上前扶她坐好,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怕碰坏她似的,稿得林雨晴哭笑不行。“你干什么呢?”

“扶好你呀!你看你都病成这样了,要是……再出个什么事,我不得担心死!”

“我很好!”林雨晴强调地说道:“而且我不是小孩,你别把我当成小孩一样!”

“哦!”于薇眯起眼睛:“你不是小孩你连水杯都拿不好,还倒了一身!”

听到这里,林雨晴这才想起昨天所发生的事情,突然就觉得哪里不对,“我不是让你别告诉别人这件事情的吗?为什么萧铭杨会来这里?他是怎么知道的?”

于薇一听,顿时支支吾吾起来:“他是总裁,要,要是想知道什么,也,也不难啊!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她心虚的模样,林雨晴盯着住她问:“是不是你告诉她的?”

“我没有!”于薇就差整个人没跳起来了,紧张地望了她一眼,然后又坐下来,拿过苹果和水果刀继续削起来。

“手抖成这样,你还要继续削吗?你确定你一会儿削的不是自己的手?”

于薇一听,立即就把手果刀给扔了,然后愤愤地咬了一口苹果!

“就你嘴毒,居然咒我!”

林雨晴抿了抿唇,双手环在胸前:“我咒你又怎么样?说好不说出去的,结果你一转身就告诉别人了,我以后什么事都不会再叫你了,就知道你这个大嘴巴,藏不住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