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一个耳光/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他傻愣的模样,林雨晴冷哼一声:“有意思吗余向枫?做这些,你以为收买我母亲我就会跟你在一起了吗?”

林母诧异地看着这一切,却是一句话也没敢说,本来看这小伙子人不错,以为还真是和雨晴好上了,没想到……既然这样的话,那他的东西就全部不能收了。

余向枫被她骂了以后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被打红的脸,却一点怒气也没有,他现在一心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雨晴追回来,无论她对他发脾气还是打他骂他他都不会还手,也是心甘情愿的。

“雨晴,我知道我当年对不起你,可若不是因为你心中爱我,你就不会这么生气,现在我想清楚了,我也很痛恨以前的自己,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语气带着央求,脸上的表情也很诚恳,“我是真的有心想悔改的,只要你答应我,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去弥补以前自己犯下的过错。”

听言,林雨晴只是勾唇冷笑:“有必要吗余向枫?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不存在什么生气不生气,只是希望你不要打扰我家人的生活,请你把你的东西和你的收拾好以后滚出去。”

“雨晴!”余向枫见她脸色冷漠,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不知怎么办,只好扭头向林母求救。

林母被他看了一眼,顿时有点心虚地别开了眼。

原来没搞清楚,觉得他不错,可是女儿这么恨他,想必他是犯下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雨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她说再多也没用。

“伯母,您要帮我!”

听言,林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将东西收拾了,轻声说:“你还是把你的东西都带回去吧。”

余向枫一听,白了脸,“伯母……”

林母垂下眼睛:“雨晴不喜欢的,我同样也不会接受,你还是把东西都收回去吧,我们家,承受不起。”

“听到了吗?把你的东西收走!”林雨晴冷冷地盯着他,声音里一点温度都没有。她和他已经过去了,也不会再有现在和末来,真的希望他能保留自己一点尊严,别再做这些人言可畏的事情,害人害己,他的家中可还有一个任性不讲理的女人呢,别到时候又上门来闹,她真的没有力气了。

“雨晴,我求你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余向枫真的不想放弃她,真的想和她重新在一起,索性拉着她的手在她面前跪下,“算是我求你,雨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回到我身边吧?”

林雨晴实在是想不到他居然会对着自己下跪,也想不到以前的余向枫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连自尊都不要了。

“你放开我!余向枫,你还要不要脸,居然对着我下跪,起来啊你!”

“我不起!”他摇头:“你要是不答应原谅我,我就一跪不起!”

一跪不起?林雨晴冷笑:“好啊,你要是这么有恒心,就跪到外面去,别在我家里打扰我们!”

听言,余向枫咬住下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没有想到她这么心狠。

“雨晴……”

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转身就离开,余向枫愣在原地,想追上去,却被林母叫住。

“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雨晴之间发生了什么,但雨晴一向固执,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你还是把东西收拾了回去吧。”唯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林母是慈祥之人,狠话之之类的她说不出来,只能好言相劝。

“伯母,谢谢你,但我还是希望雨晴能原谅我,所以我便去外面跪着吧,不给您添麻烦!”

说完,余向枫起身朝外面走去,在林家的大门口跪下,虽然这里很偏僻,但还是有邻居住在这儿的,他这一跪,倒是把邻居四处左右的人吸引来了。

看着跪在这大门口的男人指指点点,林母觉得尴尬,索性将门关了,任他跪个够去。

余向枫顶着热辣的太阳,跪了将近半小时,可是心里却一点悔意也没有,他一心只想着用真诚之心打动雨晴,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他知道她的心软,只要自己这样跪着,她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额头上滴下来汗水,吧哒吧哒地落在地上,可是天气却突然转黑,电闪雷鸣,眼看着一场大风暴雨就要来临。

听着那雷声大作,余向枫心里却极是欣喜,一定是连老天也帮他,只要下雨,雨晴一定会心软地原谅他的。

吧哒吧哒——

豆大的雨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之后便越下越急,如大水一般地冲刷在余向枫的身上。

刚刚被热辣的太阳烤了半小时,这会儿又是大暴雨,前后相差之大,余向枫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有些顶不住。

吱呀!

门开了,余向枫惊喜地抬起眼睛朝门边看去,以为是林雨晴,可是看到来人时却有些失望。

林母看着依然跪在大门口的他,便出声劝道:“雨晴是不会改变心意的,现在雨这么大,你还是赶紧走吧!”

“不!伯母,我没事,我一定会跪到雨晴原谅我的!”余向枫摇头,他也是一如继往地坚定,就像当初刚开始认识雨晴的时候,他追了她三年,一如继往地没有放弃,后来被她的好朋友骗上床,之后又开始迷恋起苏颜的床弟功夫。

可这也不能全怪他,怪只怪,雨晴从不让他越矩,让他牵一下手就最多了,谈恋爱的一开始,能牵手他也能心跳半天,可是时间久了,便渐渐不满足于现状,想拥抱她,想亲吻她,想拥有她。

可是连拥抱都只是一小会的事情的林雨晴怎么可能会让他亲吻她呢?

有一次他喝醉了酒,想亲她她不肯,他发起怒来,强迫地想吻她,却被她一个耳光给打懵了,然后逃走,也就是那个时候,苏颜贴上来,他把苏颜当作了她,那天晚上发狂地和她纠缠了一个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