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连拥抱都不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床上的人是苏颜,他后悔莫及,可是苏颜却缠上了他,她劲爆的身材和柔软的话语是林雨晴身上从末有过的,他沉沦了,苏颜也答应不会告诉雨晴,两个人就这样暗地里在一起,却越是刺激,直到后来被于薇识破,林雨晴发现。

他当初沉溺在苏颜的温柔乡里,对林雨晴选择了抛弃,心里虽然难过,可是和她在一起,一直都没有进展,他只能这样。

现在时间过去五年,她却越发妩媚美丽,而且他和苏颜在一起,真的受不了她越来越坏的脾气,她的无理取闹,便越发想念林雨晴冷冰冰但却从来不无理取闹的模样。

现在他什么也不求,只求她能回到他身边来,他就心满意足了,不管付出什么,跪这一会儿算什么,当初他可是花了多大的心力才追到她的。

轰隆隆,雨越下越大,似乎拼了命地惩罚余向枫似的。

林雨晴站在二楼窗口,拉开窗帘看着那个跪在她家门口一动不动的人,眼色淡漠。

“雨晴啊……”林母推开她房间的门走进来,“他都在楼下跪了一个小时了,你是不是……”

“别管他,他爱跪就跪,等他自己走为止。”

她可没闲心去理会他,像他这样的男人,她是永远不会回到他身边的,一点尊严都没有,三心二意,呵呵,还苦肉计?她会上当才怪,她虽然心软,但也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心软,对于这种故意利用她心软故意这样的做的人,她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雨晴,怎么说也都是因为你跪在那儿的,你就算不想原谅他,也别让人家看了闹笑话,说你是个硬心肠的,不如就去劝劝,让他走吧。”

听言,林雨晴顿了顿,邻居闹笑话?说她心肠狠?她倒是不介意,可是看到母亲为难的模样,她心里也懂,她是为了自己好,也确实是心软,看不下去。

想到这里,她只好点了点头:“那好吧。”

余向枫不知道跪了多久,才听到门声又开了,他睁着被淋得有些睁不开的眼睛朝前看去,林雨晴撑了一把雨伞,朝他这边走过来。

“雨晴……”他露出笑容,欣喜地唤着她的名字,看着她一步一步地朝自己走来,突然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就知道雨晴心软,一定会原谅自己。

待她走近,他抬起头,抹去自己脸上的雨水,手却抓上她的衣角,“雨晴,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听言,林雨晴看了他一眼,然后退后一步,避开他的触碰,淡淡地说道:“别想多了,我会下来只不过是因为我妈不想人跪在这里太难看,你回去吧,不要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余向枫一瞬间的愕然之后,他不管不顾地上前,捉住她的手,“我不信,没人能改变你的想法,你一定是自己想下来的,雨晴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你在考验我的对不对?”

考验?林雨晴冷笑地看着他,她和他之间还需要考验吗?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事情,需要什么考虑,果然是想太多。

“还需要考验吗?五年前你已经经受过一次考验。”林雨晴突然露出微笑,“结果是你并不合格,你已经出局了,余向枫。”

出局……意思是没有再回转的余地了吗?余向枫摇头:“不,雨晴,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这一次一定会好好专心对你。”

“余向枫,给自己留地余地吧,我话就说到这里,你若是还不肯回去,我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我母亲的意思我已经做到了,失陪。”

说完,林雨晴转身就走,余向枫一急,跪着追上她,膝盖却酸疼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猛跌倒在地上,摔得雨水满脸。但他并不在意,只是对着她的背影吼道:“林雨晴,你当真这么狠心,我是拼了命想挽回你,为什么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为什么……”

啪!

冷热的交替,余向枫实在是承受不住,吼完这话便筋疲力尽地晕倒在雨水里,听到身后的倒地声,林雨晴的脚步一顿,终是停下脚步,然后回过身来,看着那倒在雨水里的余向枫。

林母看到他晕倒了,急得叫起来:“雨晴,他晕倒了,怎么办怎么办?他会不会……我们要不要把他抬进屋啊?”

听言,林雨晴心里满是怒气,该死的余向枫,总是给她找麻烦,她还真不想去理会他,任他在雨水里自生自灭,可是这里是自己的家门口,万一他出了事,追究起来……

想到这里,林雨晴低咒一声,将自己手中的雨伞丢下,然后上前去拖那倒在地雨里的余向枫……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余向枫拖到家里,自己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林雨晴将他丢在干净的地板上,林母赶紧拿来毛巾替他擦干身上的雨水,看到雨晴的衣服也湿了,便惊叫起来:“你衣服都湿了雨晴,这可不好,赶紧去洗个澡,换身干衣服。”

听言,林雨晴拿过放在一旁的干毛巾擦拭自己脸上和头上的雨水,一边点头:“我会去的,妈,你打电话叫医院的人过来,就说这里有人休克了,让他们过来救治。”

“呃?”

林雨晴看着愣在原地的母亲,诧异地看着她:“怎么了?”

“不先帮他换干衣服?”

“换干衣服?妈,你要替他换?或者是让我替他换?”

听言,林母只好转身默默地去打电话了,林雨晴擦干了雨水,扭头看了余向枫一眼,这张脸,既熟悉又陌生。

毕竟以前在一起两年,而且追她的三年里,他几乎天天都在自己的眼皮底子晃,说不熟悉,那是假的。

可偏偏他是自己的初恋,又做了那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对她来说,她已经把他归为陌生人了。

陌生人,陌生的人,与她无关的人。

今天这次,算是最后一次仁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