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霸道的亲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雨晴刚关好门,转身就看到他赖在自己的床上,而且脚上鞋子也没有脱,脸色一黑,走过去伸手戳他的胸膛,恶狠狠地说道:“起来!鞋子都没脱,别睡我的床!呆会把我的床给搞乱了!”

卫枫摸摸自己的胸膛,在她的恶声恶气中只好可怜兮兮地从床上下来,站在一边捂着被戳疼的胸口,“以前不知道你这么暴力,看起来虽然冰冷却很温柔,没想到八年的时光你变了这么多,很痛唉!”

“知道痛了?”林雨晴睨了他一眼:“那你可以选择不要啊!”

“那可不行!”卫枫赶紧贴了上去,“盼了八年好不容易修成正果,怎么样也要紧紧抓住你的。”

说完,他又退后一步,指着地上那些袋子:“这些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你去试试?”

听言,林雨晴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倒是无所谓,不就是礼服么?试来试去也是一个样,不试!”

说完,她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看他赖在那儿,便不耐烦地说:“东西送到了,你可以走了吧?”

“这就要赶我走了?要我走可以,可是……”他不怀好意地朝她靠过去。

林雨晴看他这邪魅的眼神就知道他想做什么,站起身想往外逃,而卫枫却是早就洞悉她的想法似的,先行挡去了她的去路,大手将她一拉,好便跌进他的怀中,她惊叫着说不要之前,他的唇就先行压了下来。

“唔。”

他封住她的唇,大手箍住她的腰,舌头也跟着强行撞开她的牙关,和她的小舌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浅尝初试,后来就一直想拥有了,一天没有吻她都觉得不对劲,更别说这两天亲都没亲到,可把他给憋死了。

大手越搂越紧,林雨晴只觉得自己的腰间略疼,嘴里的呼吸却全数被他夺去,只能无力地攀附着他,任他的吻如狂风暴雨一般地落在自己的唇上。

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萧铭杨,然后就会有一种罪恶感,她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心里爱着萧铭杨,可是却和他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亲吻的时候却总想着萧铭杨。

她就是坏女人,一个坏到极致的女人,可惜了,可惜了卫枫这么深情地对待她。

所以,她一定要努力地忘掉萧铭杨。

过了几分钟,卫枫满足地舔了舔嘴角,坏笑着以额头碰着她的额头,“真甜,以后只能让我一个人亲。”

听言,林雨晴脸上红了红,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亲完了该走了吧?”

“再来一次?”

于是又是几分钟后,卫枫再一次气喘吁吁地放开了她,抵着她的额头:“好吧,那我就走了?”

“走吧!”

“记得把礼服试一下,挑一件自己最喜欢的,明天早上9点,我过来接你。”

林雨晴点头,不断地推着他往外走:“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

后来卫枫是被她强行推开巷子的,只能委屈地上了车,虽然想和她多呆一会,可是刚才已经吃足了她的味道,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上了车便走。

看到那车远去,林雨晴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却意外撞到一堵肉墙,她吓了一大跳,随即往后退开。

那人却直逼上来,握住她的肩膀按着她压到墙上,她的后背摩擦着粗糙的墙臂,有些许疼痛,她想喊出声,来人不由份说地就封住了她的唇,连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酒气,冲天的酒气,将林雨晴覆盖了。

但林雨晴还认出了他,被他压住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手无力地推着他的胸膛。

他现在就如同一头野兽一般,嘶吼着要吃了她,大手握着她肩膀的力道大到可以将她的衬衣给撕裂,薄唇上带着滔天的怒火,在她的唇上一遍一遍地碾过。

“放……”她想开口呼救,相反却给了他机会,长舌直钻进她的口中,攻城略地,称王称霸。

“唔!!”林雨晴无力地捶着他的胸膛,眉头皱得死紧,她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胸口好难受,他却压得很紧,大手开始不规矩在她身上游移着,径自覆到她的浑圆之上,用力地捏揉着,把她的柔软捏得变形。

林雨晴吃痛,眼泪吧哒一声就落了下来,感觉萧铭杨一愣,退开来,却毫不怜惜地捏住她的下愕,冷声道:“想用眼泪来赚取我的同情心么?我告诉你!你不配!你这个贱女人!三心二意,一转眼就进了其他男人的怀抱?还当着我的面寻欢作乐,折磨我的心,让我的心痛苦你很快乐,看我难受你很得意是吗?林雨晴,可是我告诉你,我一点也不难受,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我的爱!”

说完,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他又低头吻住了她,力道很大,带着噬血的啃咬,没一会儿两个的唇间之间就弥漫了血腥味,林雨晴也咬了他,嘴上很痛,感觉到咸涩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弥温,可是他却不愿放开她,她也分不清,那血到底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萧铭杨毫不温柔地扯掉了她的衣衫,大手在她身上重重游移,不管他们的唇齿之中流进去我少眼泪,他只知道,他满身的怒火,看到余少枫进她家门,却那么久才出来,她们到底干了什么,看到她红肿的嘴唇他几乎嫉妒得快要发狂了。

他得不到她,他要毁了她!毁了她!

想着,他的动作更加疯狂,但幸好这里是条无人的小巷,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踏足,而且这么晚了。

可正是因为这样,林雨晴更加害怕,此时此刻的萧铭杨给她的感觉,就只有绝望,无尽的绝望,她感觉到了他身上绝望的气息,那种想要毁掉一切的绝望。

她真的好害怕,他啃咬的吻落在自己的唇上脖子上,她吃痛地嘤咛出声,却一点也逃脱不开,身子越压越紧,她的后背魔着粗糙的墙面,感觉到了疼痛,应该是被磨破了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