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亲完该走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想哭,眼泪吧哒吧哒地从眼角滑落,滑进两人的唇齿之间,可是他根本不为所动。

时间久了,林雨晴越觉得绝望,胸前一阵阵凉意,她穿出来的衬衫已经被他扯掉了,裂成了碎片,恐怕也穿不了了,她一会儿要怎么回去?

想到这里,林雨晴的眼泪落得更凶,隐隐还带着啜泣声,身子一抽一抽的。

伏在她身上的人终于停了下来,却没有离开她,只是听着她的哭泣声,感觉她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心也疼得紧,可是他心疼又怎么样?

这个女人的心已经不属于他了……他那么爱她,她转首就进了其他男人的怀里。

他嫉妒,疯狂,起了想要毁掉一切的念头,包括她在内!

可是听到她哭,难受的哭声,他的心又是一紧,他心疼她。

动作渐渐停下来,林雨晴无力地滑倒,蹲在地面伸出手环住自己,无力地抽泣着。

她每抽泣一次,萧铭杨就感觉自己的心被揪紧一分,最后被人揪得不成样子,他始终还是忍不住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而后替她将衣服拉紧,薄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喃喃地说道:“别哭了。”

林雨晴无力地靠着他的肩膀啜泣,并没有因为他的温柔而停止抽泣,他刚才那样对自己,让她觉得好绝望,就如同来自一个地狱的魔鬼,让她感觉到害怕。

就算他现在已经停了下来,她还是觉得害怕,感觉到他的双手抚上她的脸颊,薄唇落在自己的眼睛上,想吻去自己的眼泪,林雨晴便用力地推开他,颤抖地说:“别,别碰我!”

她颤抖的声音让萧铭杨狠狠一震,喘着粗气没有再靠近她。

两人就在黑暗中坐了许久,林雨晴拉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哭了许久,啜泣声终于停了下来,她抬起头朝前看去。

黑暗之中,萧铭杨就半蹲在她面前,借着一点月光,两人又适应了黑暗,可是看到他正灼灼地盯着自己,眼底有懊恼浮现。

林雨晴张了张唇,他在懊恼什么?

懊恼自己刚才没有对她狠下手么?或者是懊恼把衣服脱给了她?

想到这里,林雨晴咬住下唇,眼泪还在继续。

两个人的眸子这样对视着,萧铭杨突然动了,林雨晴心一颤,难道他又……要发狂了?

“雨晴……”

他张口唤道,上前伸出手想搂住她,林雨晴却突然爆出一声尖叫,“别碰我!”吼完她条件反射地将萧铭杨用力推开,然后不顾一切地站起身拉紧自己的衣服,用力地往回奔。

那落跑的动作,仿佛是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

萧铭杨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抹疼痛,扭头看着那落跑的娇小身影。

半晌,他看着地上被撕碎的衣服碎片,开始一片一片地拾了起来,然后包好护在手心里,整个人倒在墙边,喘着粗气。

他今天晚上应酬的时候喝了很多酒,喝完酒以后又特别想这个笨女人,想到那天的事情他的火就冒得特别高,来找她的时候是想着能看一看也好,结果却看到卫枫进了她家里,好久以后两个又同时走出来,而她嘴唇红肿。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俩干了什么,那一瞬间,他发了疯地冲上去。

可他终究还是吓到了她,她刚才的尖叫声和表情足以证明。

想到这里,萧铭杨无力地闭起眼睛,嘴角一片腥红,都不知道那到底是自己的血还是林雨晴的。

林雨晴快速地奔回家中,回去的时候幸好林母回房去了,唯有炫儿还坐在客厅那儿等她,看她回来的时候眼睛红肿,嘴唇上还沾着血迹,原本的衣服又没有了,身上披着男人的衣服,炫儿一愣。

两人的眼睛对上,林雨晴也是一震,下一秒她咬住下唇就快速进了自己的房间。

也庆幸,碰到的是炫儿,若是碰上真真,不得哇哇大叫不可,到时候被妈发现,她怎么解释?

关上房门,林雨晴拉上窗帘,在梳妆镜前坐了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凌乱,眼睛红肿,嘴唇也红肿,而且嘴角还带着血迹,身上除了贴了衣服就是那件男性的外套。

不知情的,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以为她被轻薄了。

可是事实上,她也确实是被轻薄了,被萧铭杨那个发狂的王八蛋给轻薄了,如果不是她跑得快,她今天晚上就会被就地解决了吧?

想起刚才他疯狂的样子,林雨晴就隐隐觉得后怕,他吻她的时候酒气冲天,肯定是醉酒了,而且那个样子,带着绝望的气息,让她觉得心疼。

还有他说的那一番话,如刀一般地刺进了她的心。

想到这里,林雨晴拉开衣服,看着自己的颈间,那儿全是萧铭杨残留下来的吻痕,如一朵朵盛开的梅药一般烙在颈间。

明天就要去参加慈善拍卖会,卫枫送来的礼物都是低胸的,她如果穿了肯定会露出颈间这些吻痕,到时候她要怎么见人?

林雨晴想着便赶紧起身去翻看那些袋子,翻了半天才翻到一件比较高领的,她想都没想的都直接换上,换上以后却发现脖子那儿根本一点都遮不住,那些吻痕明显地提醒着,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怎么办?林雨晴心想,难道真的要穿这些礼服么?

之后,想着想着,林雨晴居然就穿着礼服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翻了个身,却感觉睡得极不舒服,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礼服呢,紧绷绷的,难道会睡得不舒服。抬手抓了抓头发,然后看一眼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天啊,她居然一觉睡到现在。

想到这里,林雨晴抓过手机,想看看有没有信息或者电话。

果然有几个末接来电,和两条末读信息。

都是卫枫发来的,一条是昨天晚上道晚安的信息,一条则是今天早上发来叫起床信息。

关掉信息查看几个末接来电,三个是卫枫打的,而一个是……萧铭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