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就为了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枫,别再拍了,那么多钱,再拍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

她知道,也了解,萧铭杨并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而且都拍到这个价位了,他也必定会追随到底,再拍下去也只是浪费钱而已。

想到这里,她更加乞求地看着他:“就当是我求你,别再拍了行不行?”

眼中已经有泪光在闪动,卫枫抿唇,手不由得收紧成拳,“你这是心疼他了么?”

听言,林雨晴一愣,随即摇头:“你在说什么,我心疼他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为我花这么多钱。”

说实话,她真的很感动,卫枫替她做了这么多,她以何为报?

想到这里,她继续说道:“你别拍了,反正现在在你身边的人是我,我答应你,不会离开你的好不好?别再拍了,我就求你这一次,你难道就不愿意听我的吗?”

卫枫看着她半晌,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既难受又让人室息。

可是她的乞求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拒绝,看着她良久,他终是艰难地点了点头,将她拉到自己怀中,薄唇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一吻,“好,既然你不想要了,那我就不拍了,让给他们。但是你要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永远留在我身边,一辈子都不许再想着离开。”

一滴晶莹的泪水沿着眼角滑落,吧哒一声落在衣领上,一会儿就被隐去,她闭起眼睛,点了点头。

而她被揽在怀中,萧铭杨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看到她依偎在卫枫的怀里,娇小的身子说不出来的乖顺,就让他心中火气烧得越大。

当主持人终于敲定,把这款海洋之心包装起来,恭敬地送到萧铭杨手里,白伊琳欣喜地想伸手去接,却被萧铭杨冷冷地扫了一眼,她咬住下唇把手缩了回去。

萧铭杨伸手接过那精致的小盒子,然后收进自己的口袋里。

当然这一幕全部落进于薇的眼里,她有些诧异,这东西拍下来不就是给白伊琳的么?怎么还不给她拿?还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难道……

眼珠子转了转,于薇将目光落在被卫枫揽在怀里的雨晴身上。

难道这东西是拍来给林雨晴的?

这就怪了,卫枫不出价,他就不动声色,他这边一动,他那边也跟着叫价。

想起前后的表现,于薇也算是明白了,这两个男人都是为了雨晴在较劲哪,哎,想到这里,于薇将怜悯的目光落在白伊琳的身上,可怜的女人。

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却还当宝。

如果是她,与其男人不爱自己,还不如找一个自己爱的。

不过幸好,她于薇很幸福,找到了一个两情相悦的,可惜了雨晴,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转变心情,从萧铭杨过去里走出来,真正接受卫枫。

卫枫这男人也算真不错,从学长时代认识到现在,虽然这几年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可是学生时代他给她的印象一直就不错,现在给她的感觉更是不赖,为了雨晴也真是做得够多的了,要不然她已经有了盛南天,说不定……

拍卖会就这样完满结束了,走的时候,还看到许多商人对着萧铭杨道喜,无非就是恭喜他终于高价获得海洋之心什么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海洋之心让众在商家企业看清楚,这萧氏不是好惹的企业。

而萧铭杨脸上始终是一片淡漠,六千万的海洋之心对于他来说不痛不痒,可也并没有让他的心情愉悦起来。

如果把他身边的女人换成林雨晴,如果她还在他的怀中娇笑,那么今天的他……或许会觉得幸福。

真爱……海洋之心。

出了拍卖会场,卫枫始终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步子却迈得特别不稳,似乎有隐忍的怒气,林雨晴也明显感觉到了,什么也没说,跟在身后一步一步地走,心里却很担忧。

因为走得急了,林雨晴一个趔趄,撞到卫枫的身上。

卫枫也因此而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没有动。

林雨晴撞疼了,也不敢说,看他站在那儿没有动,她抿了抿唇,轻声道:“卫枫?”

这一唤,卫枫便回过头来,眼睛定定地看她:“你今天为什么不穿我送给你的礼服?”

听言,林雨晴一怔,半晌两只手的食指又绞在了一起打转,“我早上的时候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其他的礼服我不喜欢……那件我喜欢的又被我睡皱了,我……”

卫枫低头看着她绞在一起打转的食指,嘴唇动了动,虽然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小小的动作,可是早上她和他解释的时候也是这般样子。

难道……

想到这里,卫枫抿唇问:“真的是这样吗?”

“你不相信我?”林雨晴咬住下唇,脸色有些白。

“就算是不穿礼服,你又为什么要挑这么高领子的衣服?”他的话语咄咄逼人,林雨晴只能乖乖就范。

她瞒不下去的,卫枫是何等聪明的人,又被萧铭杨那一番话,想不知道都难。

抿唇,林雨晴抬头,双手放开:“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卫枫眯起眼睛,作为男女朋友,从萧铭杨说那些话以后,他替她圆场,不想她难堪,却希望她能向他解释,可是她始终一句解释都没有,而且在拍卖会场的时候还乞求他不要再出价了。

这样的她,让他特别生气!

二话不说的,卫枫的手突然袭上她的脖子,把她第一颗扣子解开。

这样迅雷不耳的速度根本不够林雨晴反应,等到她回过神来,扣子已经被解开了,露出了白嫩的脖子来。

卫枫眯起眼睛,眼里开始透露危险的气息,浑身透着寒气。

林雨晴一惊,脸色苍白地伸手拉好衣领,却被卫枫重重地握住了手,容不得她再动弹半分。

“这就是……你不穿礼服的理由?”他颤抖着声音问道,语气里带着极大的隐忍。

她白嫩的脖子上布满青青紫紫的梅花点点,作为男人他很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怪不得,怪不得她要穿高领的衣服,怪不得萧铭杨会说那一番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