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不信你不爱我/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晌,萧铭杨才说:“你站那么远,我怎么接?”

话毕,林雨晴才发现自己站得的确是有点远,怎么回事?她居然防备着他,想着,她只好上前几步,将水递给他。

接过水,萧铭杨一口气就将水喝光,薄唇才湿润了一些,放下杯子,他看着她问:“炫儿和真真没事了吧?”

听言,林雨晴摇摇头:“他们已经都没事了,多亏了你输那么多血给他们,谢谢你。”

一句谢谢却让萧铭杨狠狠地皱起了眉头,看着站在他面前,却仿佛隔着十万八千万里的她,他心中怒,抬手就捉住她的手,将她拽了下来,林雨晴砰的跌进他的怀中。

闻着她身上传来的特有馨香,他哑声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了,不过输一点血而已你就要和我说谢谢了?林雨晴,你这个笨女人,为了你,就算是放干我一身的血都是可以的。”

林雨晴被他拉在怀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醒来的时候没有质问自己,想必他一定还不知道炫儿和真真就是他的孩子吧?如果知道的话,他不可能会这么安静。

想到这里,她并不急着挣脱他,而是轻声道:“你愿意救他们,我当然要谢谢你,这是人之常情。”

“那昨天是怎么回事?”他摊开手掌心那颗海洋之心,眼里有疼痛闪过:“你为什么对着我说那样的话,炫儿和真真的车祸你以为是我造成的吗?如果是我的造成的,我为什么又要千方百计输给他们那么多血?这颗戒指,当初你是摘不下来的……而昨天,笨女人,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听言,林雨晴的心一阵阵室息,咬住下唇。

“昨天我误会你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你救了他们,是我林雨晴的大恩人,我为昨天误会你的话道歉。”

“大恩人?”萧铭杨突然眯起眼睛看着她:“对你而言,我就是你的大恩人,仅此而已吗?”

林雨晴抿着唇并不说话,只是眼神清冷地看着她。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萧铭杨低吼出声,手上用劲,更加大力地揽住她,头一低就要覆上她的红唇。

“萧先生,我心已死,请你不要再为难我!”

当他的薄唇快碰到她的红唇时,她突然开口道。萧铭杨的动作一顿,欲吻上他的动作生生止住,看着近在咫尺的她,面容淡然,眼神淡漠,一点异样的情绪也没有。

不似她之前和他吵架之时,眼神里含着隐忍,可是如今……

看着她半晌,萧铭杨突然用力地吻了下去,带着啃咬,薄唇一遍遍地碾过她的薄唇,“我不信……你的心就这么狠,我不信。”

林雨晴木然地接受他的亲吻,眼睛颤抖着闭上。

并不反抗和挣扎的他让萧铭杨的心更加备受打击,疯狂地对着她的薄唇和白颈啃了好一会儿,他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她,连着双手也跟着放开,整个人无力地倒在病床上喘着粗气。

因为抽了过多的血,他又这么激动,导致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自嘲,“呵呵……原来一切不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林雨晴……你这个女人的心真狠,真狠,我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

说完,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晕炫,萧铭杨忍不住伸出手轻抚着额头,脸色更为苍白起来。

林雨晴见状,心急地上前,“你怎么了?”说着,她伸手去探他额头,刚想抚他的脖子,手却被他捉住,他死死地盯着她,不死心地问道:“你若是真的死心了,那你又何必关心我呢?林雨晴,你还是爱我的……心里有我的,对不对?”

“萧先生,您误会了,我说过,您是我的大恩人,我当然不能看着你有事,你会出现晕眩情况是在为你昨天抽了大量的血,希望你能保持平衡心态,不要激动。”

“不要激动?”看她淡定自若地为自己解释着,眼神一片清明,萧铭杨就觉得心绞痛不已,“你让我怎么不激动?你……”眼前一黑,他晕了过去。

于此同时,拉着林雨晴的手也跟着松了开来。

莫名地,林雨晴还是觉得心里一空,看着他滑下去的手,那颗闪耀的海洋之心就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旁边,她抿了抿唇,重拾起那颗海洋之心,收好之后便将他放平,之后再按铃叫医生。

医生来了以后替他检查一番,林雨晴着急地问:“医生,他怎么样?没事吧?”

听言,医生看了她一眼,然后轻声道:“这位太太,你先生没事,只是过度缺血而已,最好让他好好静养,不要激动,还有熬些鸡汤和滋补的东西给他多喝喝吧。”

“好的,谢谢医生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炫儿醒过来了,只不过半眯着眼睛,而且身上多处受伤,又带着氧气罩,他看着握住自己手的母亲,轻轻地喊了一声:“妈咪……”

听到声音,林雨晴赶紧回过神来,激动地上前:“炫儿?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妈咪……”炫儿唤着她,声音微弱,林雨晴惊喜地将脸凑过去,“你先不要说话,你好好休息,渴不渴?妈咪倒水给你喝?或者你饿不饿?我煮了粥,你……”

“妈咪……”炫儿还很虚弱,说了不到两句话就气喘连连,但是嘴巴一张一合地还在说什么,林雨晴拧着眉头,愣着半晌,才将自己的耳朵贴过去,“炫儿,你要说什么?”

凑近了,林雨晴才听清了他的话。

“……76487……”炫儿反反复复地重复这几句话,林雨晴睁大眼睛,静静地听着,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半晌,炫儿又虚弱得晕了过去,林雨晴吓了一大跳,想叫医生的时候发现心跳仪器很平静,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想来定是炫儿太虚弱了,又睡了过去而已。

“76487?”林雨晴喃喃在回念着这几个数字,实在搞不懂他突然醒来说这几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正想着,病房的门被推开来,卫枫提着一大袋东西走进来,见她站在炫儿旁边,撑着双手在床边发愣,便好奇地走了过去,“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