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幕后凶手/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林雨晴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是他,便摇头:“没什么,炫儿刚才醒了。”

“醒了?”卫枫惊喜地上前:“我看看。”

“可是他太虚弱了,又睡过去了。”

卫枫一顿,“也是,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他醒了以后,一直念着一串字数,我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会不会是炫儿出车祸的时候脑袋受到了重创?卫枫,我……”

“什么字数?”卫枫好奇地问道。

“76487……”林雨晴回道。

“76487?”卫枫眯起眼睛仔细想了想,“这个数字,倒像是……”

林雨晴立即捉住他的手:“像什么?”

看她紧张的模样,卫枫勾唇笑了笑:“你别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炫儿所说的这串字数,应该是个车牌号码。”

“车牌号码?”林雨晴喃喃地问道,那天林母说车子直直地撞过去,好像有意而为的一样,她当时还问母亲有没有记住车牌号码,林母说情况紧急,所以忘了。

可是炫儿不一样啊……他是天才儿童,没有想到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他居然能记住这个车牌号码。

“太好了,如果是车牌号码的话,那我就能找出想要陷害他们的幕后凶手了!”

卫枫点头:“嗯,我也会让警察着手调查这件事情的,几天之内一定会有答复的,没想到炫儿小小年纪,就这么棒,居然能在生死关头,救自己的妹妹还记住这车牌号码。”

话刚说完,林母也跟着来了,看到交谈的两人,笑道:“你们两人都在这儿哪,正好我煮了粥带过来,你们都一起吃点吧。”

“谢谢伯母。”

林雨晴心思复杂地坐下来吃粥,一顿饭却吃得索然无味,神游天外。

等到吃完的时候,她才放下碗,卫枫看她神游天外,便担忧地问:“昨天晚上在这儿守了那么久,一定是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林母在一旁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笑道:“就是呀,雨晴,你赶紧回去吧,我休息那么久,今天下午就由我来看着好了。”

听言,林雨晴淡淡地点头,她也的确是有点累了,不过回去也不是回去休息,医生说萧铭杨身子虚,她回家去买只炖汤吧。

本来卫枫是想直接送她回家的,却没有想到林雨晴却突然说要去菜市场,他心里疑惑,自然也就问了出来。“你都累了一晚上了,还要去菜市场做什么?”

“萧铭杨给真真和炫儿输了那么多血,身子太虚了,我想买只母鸡炖汤给他补一补。”话音刚落又觉得不太对劲,一扭头果然看到卫枫变了脸色。

她顿了顿,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卫枫,炫儿和真真是我的心头宝,他输了那么多的血,我应该……”

卫枫轻轻地微笑着打断她的话:“没关系我知道的,你不用解释,虽然订婚宴没有举行,但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末婚妻了,我理应跟着你一起感谢他,走吧。”

“谢谢你。”

“如果连你都要和我说谢谢,那就真的太见外了,我们是什么关系?”

“好吧,那就不说了。”

萧铭杨这一晕,就直接晕到了下午,醒来的时候病房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他只是望了一眼,便四处搜寻着林雨晴的身影。

砰!

病房的门被推开,白伊琳端着拿了几瓶水进来,动作有些急促,而且满头大汗的样子。

“铭杨哥哥你醒啦?”白伊琳惊讶地看着他,“我刚才跑楼下给你买水去了,诺。”说着,她将自己手中的水递给萧铭杨。

见状,萧铭杨拧起眉头,他喉咙干得很,而且一天没吃东西,肚子实在饿得慌,醒来又看不到那个笨女人,心里头实在烦躁得很。想到这里,他摇头:“不要。”

“为什么呀?”白伊琳不明所以地上前:“你的嘴唇好干哦铭杨哥哥,你喝点水吧?”

萧铭杨不说话,她就好像做错的小孩一般,不知怎么办,想了想,她将手中的水放下,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和苹果:“那我给铭杨哥哥削个苹果吃。”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怎么回事,一急就削到了水,顿时,食指破了点皮,血就流了出来。

“啊……流血了。”白伊琳一张小脸都皱到了一起,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指,委屈地将指头含进嘴里。

萧铭杨看她一眼,叹息道:“你不会就不要胡来,回去吧。”

听言,白伊琳更加委屈:“我不!阿姨让我留在这儿照顾你,还说雨晴姐姐擅离职守,居然不留在这儿,那我就要留在这里。”

正巧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林雨晴拎着两个保温瓶走进来,看到病房里的白伊琳时,她微微一愣,片刻之后又好像无事人一样上前,将保温瓶放在桌面上。

白伊琳动作顿住,呆呆地看着她,手指还含在嘴里,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突然像被定了身一样,虽然那件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几天,而雨晴看到她也绝口不提这件事情,可是她一看到心里就慌慌的,好像做了错事一般。

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林雨晴便将保瓶温打开,然后又拿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碗,倒了一碗香气缭绕的鸡汤出来,顿时,鸡汤的味道充斥着整个人病房。

闻着这香味,白伊琳看看自己买的水,又看看自己削的苹果,还把自己的手给削了,可是萧铭杨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相对比她雨晴姐姐带来的东西,她一下就失去了颜色。

将倒好的鸡汤端到萧铭杨面前,她淡淡地开口:“这是炖了三个小时的鸡汤,你身子虚,趁热喝吧。”

听言,萧铭杨只是勾起唇苦笑,并不去接她的手中的鸡汤:“不过是几管血而已,哪里用得着这么讲究,我已经没事了。”

林雨晴一顿,“不管怎么说,这鸡汤都煲了那么久,你多少也喝一点。”

“这就是你感谢我的方式?恩人?给恩人送鸡汤?”萧铭杨挑眉,怒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