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我喂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白伊琳站在旁边不知所措,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萧铭杨凌利的眸光却朝她扫了过来,她微微一顿,然后咬住下唇:“我……我先出去了,你们聊。”

说完,她转身逃也似的出了病房。

砰!

病房的门被关上,偌大的病房只剩下两个人,林雨晴端着鸡汤的手有些不稳,毕竟这是刚炖好就装作保温瓶里的,现在倒在碗里,鸡汤的热度通过玻璃碗传到她手心里来,时间一久就有些受不了。

放下鸡汤,她的掌心已经被烫得一片殷红。

明显萧铭杨也看了,他抿了抿唇,眯起眼睛:“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说我是你的恩人吗?!

听言,林雨晴深吸一口气看向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喂我!”

林雨晴咬住下唇瞪大眼睛瞪着他,这个人还真是得寸进尺,可是看他嘴唇苍白,血色全无,又饿了一天的时候,她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只好重新端起鸡汤,坐到床沿边,舀了一口没好气地凑到他唇边。

没想到萧铭杨却不为所动,还是不喝,林雨晴无奈地看着他:“你又怎么了?”

“烫!”萧铭杨看着气急败坏的她,吐出一个字来。

听言,林雨晴气得没把一碗鸡汤盖在他头上,可是看着他苍白的嘴唇,她又忍住了,舀f起一口凑到自己唇边大力地吹,喷了不少口水进去,然后没好气地凑到他唇边:“这样行了吧?”

看着那勺喷了不少她口水进去的鸡汤,萧铭杨却一点也不嫌弃,眼中终于有了笑意,张口就含住那口鸡汤,满脸笑意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林雨晴。

林雨晴被他这般无赖的模样看得心跳加速,一口鸡喝下去,她将勺子使劲地抽回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真好喝!”萧铭杨却赖地砸砸嘴,心满意足地看着她。

好喝!那么多口水的鸡汤你也觉得好喝!好喝个鬼!林雨晴在心里骂道,然后冷声道:“你自己喝吧!”

“不!”萧铭杨却抿起唇:“我要你喂我喝!”

“萧铭杨你不要欺人太甚!”林雨晴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我是你的恩人!”

无语,又来了,果然是她说了一句他就一直拿来作文章么?

只好忍下心中火气,喂他喝完这一碗鸡汤,鸡汤喝完,萧铭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林雨晴脸却全黑了,最后将碗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搁,然后拧开另一个保温瓶,盛了一碗饭,弄了一碟菜放在桌子上。

“这次休想我再喂,爱吃不吃,不吃就等着饿死!”

两菜一汤,病房里飘着浓浓的饭香味,萧铭杨看着面前这碗饭以及那一碟小菜,突然问:“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吗?”

“废话!”

听言,萧铭杨满意地端起饭碗,然后开动。

因为是她亲手做的,所以一顿饭吃下来,他吃得很香,不知不觉碗就见了底,他舔舔嘴唇:“还有吗?”

林雨晴坐在一旁削苹果,听到他这样问,便答:“保温瓶里还有,要吃自己盛。”

听言,萧铭杨眉毛一挑,向她晃着手中的空碗:“林雨晴,我现在是病人!也是你的恩人!”

“好了好了!”

无奈,林雨晴只好放下手中的苹果,上前接过他手中的空碗给他盛了一碗饭,然后没好气地递给他,心里腹诽道,这家伙真是越来越需要伺候了。

因为他只是身体虚弱而已,吃饱饭以后又生龙活虎了,林雨晴也不打算看着他了,仔细观察了下炫儿和真真之后,便跑到医生那儿去滋询两人的情况了,把萧铭杨自己一个人丢在病房里。

等到她问完从医生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回到病房却发现萧铭杨不见了。

心里有些慌,虽然他是个大人,可是他输了那么多血,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晕倒的,林雨晴慌了神,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大叫着他的名字转身就想出病房出去找。

刚出病房就看到萧铭杨捂着肚子走过来,看到她苍白着脸看着自己,萧铭杨勾了勾唇,“怎么?”

“你去哪了?”林雨晴颤声问道,伸手拍了拍胸脯,吓死她了,她还以为他不见了……

“担心我了?”他得意地勾起唇,放在腹部的手收了回去。

听言,林雨晴抿了抿唇,扭头不自然地道:“肯定担心啊,你是我的恩人,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萧夫人交代!”

“放心吧,只是抽点血而已,要不了我的命。”

说完,萧铭杨越过她走进病房,“不过你早上和我说你对我已经死心了,突然又这么紧张我,这可是会让我误会了的,林雨晴。”

“误会什么?没有什么好误会的,炫儿和真真是我的心头肉,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对你……”

林雨晴跟在他身后走进去,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萧铭杨却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扣住她的手,“对我怎么样?我就不信一个人感情可以说没有就没有了,如果可以这样的话,那我又何必这么痛苦地恋着你?”

听言,林雨晴怔怔地看着他,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那颗戒指呢?”

他轻声问道,林雨晴抬手将那颗海洋之心从口袋里取了出来,递给他:“这价值六千万的东西,你一直晕迷着,我怕它们会被别人偷走,所以就先收了起来。”

“是怕被别人偷走还是你舍不得放开?林雨晴,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抽回手,林雨晴将海洋之心塞回他的手心里,转身道:“你别想太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真真和炫儿麻烦你先看着,我晚点再过来。”

扔下这句话,林雨晴便落荒而逃。

萧铭杨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再低头时,却看到那颗躺在自己手心里的海洋之心又微微亮起了微弱的蓝光,他目光一冽,随即将手凑到面前,看着那闪着淡淡光芒的戒指。

这戒指是有灵性的么?昨天被摘下来的时候一点光亮都没有,而今天居然又亮起了微弱的光芒,这是不是代表……他在雨晴的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