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最重要的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步走到真真的病床边,林雨晴凑过去,“真真?你醒了吗?我是妈咪,我在这儿……”

萧铭杨听言也赶紧从病床上下来,也跟着走到了她旁边,紧张地看着真真。

真真缓缓地睁开眼睛,小小的嘴唇干裂得很,她似乎有些不太适合这房间里的亮度,林雨晴见状,想都没想的就使唤着站在她身边的萧铭杨:“你快去把窗帘给拉上,光线太亮了。”

萧铭杨听言马上就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回来的时候才想到她刚才使唤了自己,而自己居然就顺从她的意思去做了。

可是只要她愿意回到自己身边,叫他做什么,他都会愿意的。

窗帘拉上了,病房里的光线也暗了许多,真真适应了一小会儿便睁开眼睛,看到林雨晴担忧地望着她,还有最疼爱她的萧爸爸,她的心里就一阵阵委屈,嘤嘤地哭道:“妈咪,萧爸爸,真真好疼……真真好害怕……呜呜。”

听言,林雨晴一怔,随即明白她是因为什么才害怕。

“哥哥,哥哥为了救真真,流了好多血,好多血,妈咪,真真怕!”

下一秒,林雨晴已经坐在床沿处,整个人伏下身去将小小的她抱住,凑在她的耳边轻声哄道:“别怕真真,妈咪在这儿,都没事了,你和你哥哥都没事了,别怕啊。”

真真却一直在哭,林雨晴抱着她哄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地止住了哭声,改为啜泣,身子一抖一抖的,看得林雨晴都心疼,不知不觉地就跟着掉下了眼泪。

萧铭杨站在一边,看到真真哭,他真的手无足措,如今又看到她和真真抱在一起哭,更加手无足措起来。

这两个女人都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也最爱的女人,如今抱在一起在他面前哭,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心里难受得要命,他忽然走过去在床沿坐下,声音粗哑:“别哭了。”

听言,真真这才想起萧爸爸就在那儿呢,她扁着嘴巴,眼睛红红地看着他,“真真要萧爸爸抱抱!”

林雨晴一怔,起身将自己的脸上的泪水拭去,然后便看着真真窝进了萧铭杨的怀里。

萧铭杨也是一怔,然后将小小的她抱在怀里,但因为她身上还有些伤口,不敢太用力,只能轻轻地抱着,然后一边哄着:“别哭了真真,哭了就不可爱了。”

“萧爸爸,真真不可爱了,是不是萧爸爸就不喜欢了?”

“是呀,所以真真不能哭了。”

真真听言,赶紧伸手擦干眼泪,然后用力地抱住萧铭杨的腰,娇声道:“那真真不哭了,萧爸爸要喜欢真真,不要再离开真真和妈咪了好不好?”

“好!”萧铭杨答应,然后伸手宠溺地摸了摸真真的小脑袋:“以后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们母子三人了,真真,你也可以不用再叫我萧爸爸了。”

“啊?不叫萧爸爸的话,那真真要叫什么?”

“叫爸爸。”萧铭杨将她搂进怀中,下巴磕着她的发顶,这是她的亲生骨肉,是他和心爱的女人的结晶。

他何其幸运。

“爸爸?”真真疑惑地睁大眼睛:“为什么呀?”

“因为我就是你的爸爸呀!”

“可是……”真真看向林雨晴,小声道:“妈咪从小就不让我们问关于爸爸的事情,也告诉我们,没有爸爸,萧爸爸……”

“乖,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爸爸,亲生的爸爸,知道吗?”

真真询问地看着林雨晴,见她没有什么反应,下一秒她惊喜地唤着:“爸爸。”

这一声,仿佛隔尽了千山万水一般,如今终于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萧铭杨发现自己的心情有点激动,喉咙竟有些哽咽,这是他的骨肉,亲生骨肉。

“乖。”他低下头在真真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怀里抱着她就好像捧着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的。

林雨晴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为何,心中也有了一抹酸意,眼泪想落下来,却又觉得丢脸,便抿了抿唇,别过头,把泪意强压回去。

真真一醒,没多久炫儿也跟着醒了,炫儿似乎很虚弱,只是淡淡地看了她几眼,唤了一声妈咪以后又疲惫地睡了过去。

两人这几天都着医设备存活下来的,肚子里没吃什么东西,林母来了以后林雨晴便让她看着这两个孩子,而自己回家准备吃的东西。

收拾着桌子上那些末曾动过一口的饭菜时,林雨晴满肚子都是火。

她那么忙活都是为了什么,做得那么辛苦,他竟然一口都不吃!

想着,林雨晴将那些东西一股脑儿倒进了垃圾桶里,然后盖子重重地盖上。

林母对萧铭杨的态度并不好,因为就是因为她,女儿才会那么难过,她才会被打进医院,所以也不怎么待见他。

喂真真喝粥的时候,真真一直要求萧铭杨坐在她身边,可是林母却始终看都不看他一眼,喂完了粥,也不喊他一起吃。

萧铭杨也感觉到了,便出声问道:“不知道铭杨怎么得罪了伯母,为什么伯母这么不待见我?”

听言,林母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然后回道:“雨晴不喜欢的我自然也不会喜欢,还希望你早点养好身体,离我们雨晴远一些。”

“为什么?伯母,我和雨晴两人是真心相爱的。”

“相爱?”林母叹了一口气,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无奈:“可你还是让她受到了伤害,你母亲并不接纳她,为了让她离开你,还派人打伤我进了医院来逼迫她离开你,你也别怨她那么决绝地对你,实在是没有办法,我这女儿从小就是个孝顺性子。”

听言,萧铭杨一震,他刚才听到了什么?他母亲派人打伤了雨晴的妈妈来威胁她离开自己?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个样子,怪不得雨晴突然之间说要和他分手,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这一切……居然都是他母亲在背后做的事情么?

也怪不得,那天炫儿和真真出事,她会那么生气地看着他说出那番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