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我陪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是什么缘,让他们三个人有这样的纠缠呢?

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公平一点,只让两个能在一起的人相爱?如果真的能这样,那世界上就没有痛苦了,可惜……

萧夫人因为老毛病又发作被送进了医院,正好这一家医院就是炫儿和真真的这一家,而且就在不远的病房,白伊琳来找雨晴的时候,她还是有点惊讶的,说要和她谈谈,林雨晴的确是不太想,可是望着她迫切的眼神,她又忍不住心软,点头想和她出去的时候却被卫枫拉住,“你忘了那天发生的事情了?”

听言,林雨晴一顿,确实,那天的白伊琳很可怕,把她推进了水里,这件事情的确给她带了阴影,可是……

白伊琳咬住下唇,手指绞在一起:“雨晴姐,那天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也后悔了,后来,我打电话给我哥,让他来救你的……我确实是因为太冲动,可是今天我保证不会,我只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好吧。”林雨晴无奈,只能点头答应。

卫枫拉着她,皱眉。见状,林雨晴反握住他的手:“你放心吧,有了上次的教训我这次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

“那我陪你去。”

听言,林雨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真真和炫儿,摇头道:“不,你留下来照看真真和炫儿他们。”

说完,她朝他递了一个安定的眼神便跟着白伊琳出去了。

医院走廊处,白伊琳才停下脚步,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林雨晴道:“雨晴姐,那天的事情我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那天我确实太冲动了,就好像中了邪一样,我也后悔了,可是请你原谅,我只是因为太爱铭杨哥哥了,所以才会……”

听言,林雨晴微微一顿,挑了挑眉:“没事,那天的事情我忘记了。”她本来就不是爱计较之人,世界上那么多的事情,如果她什么都计较的话,那不是会活得很累吗?反正她现在也没事了,所以也没有想过去计较那么多。

想到这里,林雨晴又问:“你今天叫我出来,应该不是只为了道歉的吧?”

因为她了解萧铭杨,他知道了所有事情之后,必定会去找萧夫人闹一顿,现在萧夫人没来找她,反而是白伊琳来找她,事情的前因后果她大概也明白得七七八八了。

果然,白伊琳听到她问,便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完全是为了这件事情,我这次找你来,是为了萧阿姨还有铭杨哥哥。”

“哦?”林雨晴深吸一口气:“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我知道我对你说这些不好,可是我也没有办法,雨晴姐,铭杨哥哥今天早上回家找阿姨大吵了一架,现在阿姨气得一病不起,躺在医院里,医生说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再受刺激,恐怕这身子就……”

听言,林雨晴微拧起秀眉,果然如她所想,她看着白伊琳,抿唇:“所以呢?”

白伊琳突然上前握住她的手,眼泪汪汪:“就算不是把铭杨哥哥让给我,也请你不要再和铭杨哥哥纠缠不清了好吗?萧阿姨的身体真的坚持不住,如果她再受刺激几次,恐怕就……雨晴姐,就当是我求你。”

说完,白伊琳突然朝着她跪了下来,一边哀求着:“伊琳求你了,把铭杨哥哥还给我和阿姨吧。”

听言,林雨晴突然有些怜悯地看着她,周围路过的人都看着她们,她想叫她起来,可是看她拗起来估计也不会听,索性也懒得叫了,听完她的话,她只能勾着唇苦笑。

“怎么在你们眼里,是我苦苦纠缠着萧铭杨吗?”她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也因为她的威胁和他断关系了,她们还想让她怎么样?

“我都已经按照萧夫人的意思去做了,难道这还不够吗?你们到底要我怎么做?怎么做你们才会满意?”

“我知道说这些你会不同意,可是雨晴姐姐,我也不得已的,你就答应我好,好不好?”

抽回自己的手,林雨晴退后一步,“请你明白,我现在是卫枫的末婚妻,和你的铭杨哥哥没有任何关系,不是我纠缠他,而是他纠缠我,你应该求的是他,而不是我。”

说完这些话,林雨晴转身就走。

她做得还不够么?还希望她做什么?

过了两天,炫儿和真真的身体渐渐地好了起来,而调查之前车祸事件也稍稍有了一点眉目,林雨晴知道了以后便打算问清楚。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想害炫儿和真真?”

听言,卫枫在她面前坐了下来,严肃道:“车牌号调查出来了,是一个醉酒的驾车男人,我想可能是不小心的,毕竟喝醉了酒,可是又觉得不太对劲。”

林雨晴眯起眼睛,醉酒的驾车男人?难道就那么简单吗?

坐在一旁的炫儿听了也微微拧了拧眉头,紧接着道:“妈咪,我当时看得很真切,那人的眼晴一片清明,并没有醉酒。”

听言,林雨晴一顿,看向卫枫,两人对视一眼,抿了抿唇,林雨晴道:“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还复杂,醉酒男人?那现在那个男人呢?”

“警方在调查,暂时收监起来了。”

“好,那我们下午就去会会他,我倒要看看,这场车祸是人为的还是无意的。”

“嗯,到时候我陪你去,你打个电话给伯母,让她下午过来看着炫儿他们。”

“好。”林雨晴听言便点头,然后拿出手机,给家里拨了个电话过去。

交待完毕以后,林母便赶地过来,听闻他们说了以后便让她们安心去看,自己留在这儿守着。

卫枫把一切都调查得差不多了,所以直接开车就去了警察局,和警察打了个招呼以后,警察对他似乎客气得很,看着林雨晴的眼神也很恭敬,之后便带他们去见那个被收监的醉汉。

“犯案的人叫刘汉,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据说那天他是朋友过生日,然后多喝了几杯,没想到就撞了上去。”一边走警察一边解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