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我找了你很久/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是没见过我长什么样么?找我干什么?还是……你当鸭子当上瘾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这个萧铭杨就来火,当年在黑暗之中,她居然问他们做这一行的多少钱,还怀疑他技术不好,后来还给了小费。想到这里,萧铭杨突然眯起眼睛危险地问道:“你当年是去找乐子的?”

林雨晴点头,“是啊,可是你是怎么回事啊?当年……你只是一个男公关,怎么五年来就成了萧氏的总裁了?哇……真是五年末见就变了一翻啊,变化真大!”说到这里,她啧啧地叹出声。

听言,萧铭杨汗颜,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敲开,看看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敲开?”林雨晴眨了眨眼睛,那多恶心:“我脑子当然是神经和脑浆什么的咯,难道萧总感兴趣?”

“你……”萧铭杨气极,这个女人嘴巴不饶人起来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他气道:“我本来萧氏的总裁,当年那间VIP209房是我朋友替我开好的。”

“209?”林雨晴一顿,瞪大眼睛:“那明明就是206啊!”

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她当时喝醉了,然后那牌子……她还是看了几次才确定的,的确是206,怎么会变成209了?

“是209,林雨晴,我碰你的那天晚上,你可是喝了不少酒的。”他吻她的时候,她嘴里一大片酒味,他一向不喜欢女人喝酒,可是那天晚上……他居然像中了邪一样,不可自拨地沉溺在这个女人的嘴唇里,然后在她想要逃脱的时候狠狠地占有了她。

“206,209?”林雨晴咬住下唇,难道是自己那天晚上喝多了酒,然后看错房号进错房间了?不可能啊,她明明记得看到的就是206,怎么会变成209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当初去酒吧居然是去找乐子的?”

听言,林雨晴抿了抿唇,有些心虚:“怎么?不行啊?只准你找乐子,不准我找?”

五年前她年轻不懂事,刚失了恋确实有些不好受,所以把自己的处女送了出去,本来以为只是男公关,还怀了男公关的孩子,她一开始想打掉,后来想想是条无辜的生命,便生了下来,炫儿和真真很可爱,长得和男公关居然很像,而且也很聪明,让她实在想不清楚,这么漂亮这么聪明的男人怎么会去当男公关呢?

后来日子长久了索性就不想了,没想到竟然是她搞错了,萧铭杨并不是男公关,而是她喝醉了喝误打误撞进错了他的房间。

突然觉得肩上一疼,林雨情扭头便看到萧铭杨趴在她的肩膀上,咬着她的肩膀,她吃痛地轻惊出声:“你干什么呀!”

萧铭杨抬起头,满意地看着她雪白的肩膀上那一排牙印,然后勾唇:“以后不准你再去酒吧那种地方,更加不许你去找乐子。”

听言,林雨晴拧眉道:“一次就够了,我怎么可能会去第二次,早知道会遇到你,我当年也不会去酒吧找……”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林雨晴想想自己肩膀上那一排牙印,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吞回肚子里,如果说出来的话,免不得又要被多咬几口。

“林雨晴,这是缘份!”萧铭杨突然加重语气:“缘份早就让我们五年前相遇了,我们这辈子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你永远都逃不掉。”

听言,林雨晴的手狠狠一颤,而后抿了抿唇,继续开着她的车,她不能乱想,心神一乱开车就危险了。

车子一路安稳地到了医院,找到医生给萧铭杨看过伤口以后,医生开了点消炎药,然后建议他挂只消炎水,以防伤口发炎,林雨晴没给萧铭杨拒绝的机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之后医生替她抹了一层冰凉的药,再吩咐道:“这几日伤口就别碰水了。”说完,又看了看两人一眼,补了一句:“也不要做剧烈运动,先把这水挂完吧。”

说完,医生在林雨晴的面红耳赤之中走了出去。

待他走后,林雨晴面红耳赤地朝萧铭杨看去了,发现他正调侃地看着自己,嘴角带着如痞子一般的笑容,她一阵怒火往上冒,“你笑什么呢?”

听言,萧铭杨的笑意更深:“只是觉得你的笑容很可爱。”

他在夸自己?林雨晴一愣,这似乎是第一次……两个人虽然在一起,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夸过自己,这一次居然……

“你……”

萧铭杨深吸一口气:“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要不然我会不听医生的话忍不住和你做剧烈运动的!”

说完,他如愿以偿地看到林雨晴的脸由粉红转成了爆红,她恼怒地上前,推了他一把,他毫无预警地往后倒去,后背撞到床上,疼得他面色大变。

林雨晴惊呼一声,赶紧上前扶住他,“你没事吧?”她一气起来都忘了他身上的伤,才刚弄好又被撞到,“一定很痛吧?我帮你看看,唔……”

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就反手将她搂在怀中,薄唇吻了下来,在她的唇上辗转缠绵。

直到……林雨晴气喘吁,他才离开她的唇,然后抵着她喘着粗气,“疼的时候这就是最好的止痛药,只要你别离开我,我所经受的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听言,林雨晴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那我总不可能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吧?”

“怎么?”萧铭杨眯起眼睛,危险地道:“你还想着要回卫枫身边?”

林雨晴勾唇苦笑道:“你母亲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你这又何苦?”

“她同不同意没关系,她喜欢白伊琳就自己娶去,我萧铭杨,只娶自己爱的女人……以前我是没关系,在碰你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所以婚姻也由着他们去决定,觉得自己娶谁都无所谓,可是遇到你之后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萧铭杨将头埋她的脖颈之内,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特有的馨香:“我不想自己的婚姻被cao控,更不想自己的婚姻建立在商业和权利之上,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还有炫儿真真,再生一大堆可爱的小宝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