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离别的拥抱/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说两个月了,你不知道?”倒是萧铭杨,反诧异地看着她,她自己都是个做过母亲的人了,都已经怀孕了难道都不知道么?

林雨晴摇摇头,眼中闪过一抹慌张的神色,最近事已经够多了,怎么这个时候居然肚子里又多了一个小家伙。

“算时间,这应该是我的?”萧铭杨问道。

听言,林雨晴脸色一变,恼妈道:“不是你的还是谁的?公关的?我和谁睡过我?”

几句话说得又气又急,脸色都变了,医生说孕妇不能受刺激,这对胎儿发育有很大的影响,想到这里,萧铭杨赶紧安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看来你只有我一个男人。”

“谁只有你……”话还没有说出口,萧铭杨长臂一伸就将她纳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真好,我们又多了一个爱的结晶,这会儿,母亲不会再为难你了。”

听言,林雨晴微微一顿,难道因为这个小家伙,萧夫人接受她了?

想到这里,她半信半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

“你肚子里有了萧家的血脉,她怎么可能会让萧家的血脉流落在外,高兴得不得了,我们萧家是九代单传,到了我这一代,有了一男一女,现在又有一个,她都不知道得高兴了,哪里还会计较?”

“是么?”林雨晴眯起眼睛,萧夫人是那么容易善罢干休的人?这不太像她的风格。

“你现在是孕妇,只需要好好休息,该吃吃该喝喝,其他的都不准你想,你有我!”

说完,末等她回话,他又一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雨晴靠着他的胸口,感受着他身体传来的温度,心里莫名地觉得心安,也真的是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萧夫人可以接受她,那么她以后也可以过上安稳一些的日子了。

卫枫来探望她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他看起来有些憔悴,脸上却依然带着灿烂的笑容,将一束新鲜的百合花插进花瓶里,病房里没有其他人,萧铭杨出去替她买东西了,所以只有她一个人。

把东西都弄好以后,卫枫搬了张凳子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听他们说,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今天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吧?”

林雨晴点头致意,看着他对着自己笑,她想笑,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僵持了半天她刚想开口说声对不起,却末语泪先泪,眼泪吧哒地就从眼角滑了下来。

“怎么这就哭了呢?”

看到她的眼泪,卫枫的笑容再也坚持不下去,赶紧掏出手帕上前递给她,她却并不接,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眼泪肆意地在眼角滑落,看得他既是心疼又是怜惜,只好伸出手替她温柔地拭去眼角,柔声道:“别哭了。”

“对不起……”林雨晴这才将完整的话说了出来,反手地握住卫枫替她拭着眼泪的大手,在自己的脸颊边摩擦着:“卫学长,我对不起你。”

那句‘卫学长’让卫枫的身子狠狠一颤,看她哭得和兔子一样红的眼睛,他心颤了颤,“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就算你选择了萧铭杨,我也不会怪你,这是早就注定好了的,从我让你在我们两人之中选一个的那一刻开始,可能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说完,他反手抚上她的脸颊,拇指轻柔地替她抹去眼泪:“可就算是你选择了他,你也不用这么生份地喊我学长啊,喊我的名字多好,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名字的时候……”

没有什么比她口中喊出来他的名字更好听的了。

他凝视着她,轻声道:“我还是希望听你喊我卫枫。”

“卫枫……”林雨晴咬住下唇,眼睛红红的。“我说过,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可我还是伤害你了,对不起。”

“我知道,我都知道。傻丫头,你不用再说了,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以前我是觉得你只要和我在一起久了就会喜欢我,可是心底的那个人不是说抹去就可以抹去的,如果可以我也不会喜欢你这么多年……”说到这里,卫枫轻叹了一口气:“你不用觉得愧疚,更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无论你最后选择的是谁,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说完,卫枫又释怀一笑,朝着她张开手臂:“离别之拥抱,给不给一个?”

林雨晴看着他半晌,扯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扑进了他怀里紧紧地将他抱住。

最后一次了……或许今天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卫枫在心里想着,手臂不由得收紧,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松开,然后将她轻轻推开,“我都忘了你现在已经怀孕了,不能伤着你。”

林雨晴拭去自己眼角的泪痕。“我没事。”

“好了,以后别再让自己受伤了,好好照顾自己,我公司里还有事,就要先走了。”

说完,卫枫凑上前,捧住她的脸,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轻如鸿毛的一吻,然后微笑地凝视她半晌,再缓缓起身。

他往外走,她没有喊住他,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咬住下唇,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没有留他是因为已经没有理由了,留下来了也没有用,她的心里始终只有萧铭杨,虽然对卫枫有那么多的留恋,但大多的是因为感动。

她对自己的情感很明确很清楚,感动不是爱,不能长久,她更加不能带着一辈子的感动的歉疚和他在一起。

这么好的卫枫学长,只有南婷那样的又漂亮又聪明伶俐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他,重要的是,她全心全意地对他。

而卫枫也没有回头,只是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忍着回首的冲动,垂在两侧的手已经紧握成拳了,上面青筋浮现,再次睁开眼睛,他的眼中已经是一片坚定,眼角一抹淡淡的晶莹滑落,却随着他的转身和脚步,消失不见……

就当作是……做了一场三生的大梦吧。

现在,梦醒了,他也该面对现实的生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