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不许伤到宝贝/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的时间里,萧夫人对林雨晴的态度真的改观了许多,不权没有对她怒目相向,反而天天让于妈给她炖鸡汤,然后准时准点地送到医院来,不到几天下来,林雨晴一闻到鸡汤就有些反胃了,一看到于妈就想起了鸡汤,每当她揭开盖子她就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谁知道于妈却说这是怀孕的前兆,很正常的,虽然难受,但是为人母却是心情喜悦,所以无论怎么反胃,她还有办法逼着她将那一大锅鸡汤全部喝进去。

不到一周的时间,她真的觉得自己圆了一圈,而且现在的生活,完全和那杂养圈里被圈起来的某种生物没有什么两样。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睡了还是吃,别人还把她供着。

林雨晴心里汉气,这第二次怀孕和第一次怀孕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想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顶着大肚子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累死累活没人理没人问。

以前肚子里的孩子在别人的眼里是杂种,现在是萧家的血脉,珍贵的很。

今天萧铭杨忙完公司的事情以后来了医院,林雨晴一看到他就赶紧拉住他的手惊恐万分地说道:“萧铭杨,你若是今天还让我再喝那什么鸡汤,这孩子我就不要了!”

听言,他果然皱起了眉头,刚想说什么,林雨晴扭头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他只能无奈地说道:“你现在身子需要补,怎么能不喝?你不饿呆会饿到你肚子里的小宝宝怎么办?”

“不要!”林雨晴连摆着手,“我已经连续喝了一个星期的鸡汤!不是一碗,每天都是一大锅,真把我当猪喂了,不对!猪都没有我吃得多!”

“只有身体补好了,以后小宝宝才能健康。”

胡说!她以前在国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还不是照样过,忙的又累又饿不想煮饭的时候索性就吃着泡面了,还不是照样把两个孩子生下来,两个小孩还不是照样生龙活虎。

果然话音才刚落,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于妈提了两个大保温瓶走了进来,林雨晴吓得脸色一变,连忙躲到萧铭杨的身后去,“萧铭杨记住我和你说的话,反正我今天是不喝鸡汤了,再让我我就不生这孩子了!”

她现在真的一看到鸡汤……就想吐!!

“胡闹!”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萧夫人在白伊琳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脸色不佳地看着林雨晴,责备道:“你现在可是怀有身孕的人,怎么可以不喝鸡汤?怀孕的时候要多补补,你要是不喜欢喝鸡汤了,那明天就换成其他的,于妈,一定要每天都补,这样我萧孙碧的孙子生下来才会长得白白胖胖的。”

看到萧夫人并不意外,可是看到白伊琳还是跟在她身后,多多少少都是有点意外的,萧夫人虽然没有明确地表明已经接受了她,但是在举动上面,已经慢慢地接受了,可是白伊琳是怎么回事?还老是跟着萧夫人,退婚的事情也不明确,更没有提及,难道……她想二女侍一夫么?

呵……想到这里,林雨晴望着白伊琳的目光又冷了几分,她林雨晴的心很小,可容不下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不是她完全得到的东西,她宁可一点都不要,要就要全部。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目光,萧夫人一顿,而后轻轻地挣开了白伊琳挽着她的手,上前拉住林雨晴的手,轻声道:“伊琳只是陪着我出来走走而已,你不会连这点也要小心眼吧?”

这突然的亲近让林雨晴不太习惯,她牵了牵嘴角,然后抽回自己的手,退后一步:“没有,萧夫人多虑了。”

她还是不习惯,之前视她如财狼虎豹的萧夫人突然之间就转性对她好了,她觉得很奇怪,也觉得她不会这么快就善罢干休,从白伊琳的态度上就看得出来了。

总觉得萧夫人还是留了一手的,她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接受她?

正胡思乱想之间,一双手揽住了自己,把她往怀里一拉,抬头就看到是萧铭杨,他勾勾唇对她笑道:“既然雨晴今天不想喝了,就让她休息一天,等明天再喝。”

“铭杨,你……”没想到儿子也跟着胡闹,萧夫人气急。

“只不过是一碗鸡汤而已,妈,我带她出去吃其他的再补来就是了,保证您的孙子一落,就白白胖胖。”

他都已经这样开口了,萧夫人也没有理由再拒绝,只好点了点头。“那去吧,不过过两天准备出院,出院以后就直接搬到萧家去住,到时候也好照顾。”

听言,林雨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要搬到萧家去住?愕然地看着萧铭杨。

萧铭杨抿了抿唇,点头:“这事到时候再说吧,我先带雨晴出去了。”

“小心一点,别急急忙忙的伤到了孩子!”

“会的!”

出了病房,林雨晴被他小心翼翼地扶着走在走廊上,还是忍不住疑惑问出声:“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天后我出院要搬去你们家?”

听言,萧铭杨点点头:“这都是妈的意思,她已经在慢慢接受你了,让你搬进去,不是更好么?”

更好么?林雨晴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萧夫人是肯定没有害她的心的,就算不喜欢她,可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份上,总归不会伤害她,可是为什么要叫她突然搬到萧家去,却又一口不提萧铭杨和白伊琳的婚事呢?

如果是接受了她,那不应该是先把他们俩的婚事给退了么?

现在闭口不提,就让她搬进去,她总觉得是不习惯……

“怎么了?”擦觉到她的心神不宁,萧铭杨担忧地看着她,伸出手又是抚头摸脸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还是回病房去休息吧?”

听言,林雨晴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无奈地拉下他的手,叹气道:“萧铭杨,我只是怀孕了又不是快死了你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当初我在国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没有感觉身子这么娇贵啊,你现在这样让我觉得我娇情得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