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无名又无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于妈一愣,低头看着坐在那儿担忧地望着她的雨晴,犹豫着要不要将刚才所听到的话说出来,不说的话她就会一直被瞒在鼓里,等孩子生下来或许就要被赶走。可如果说的话,或许就会伤到她的心,她会难过,兴许自己会离开,这样的话岂不是……

“我……”

于妈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林雨晴更为好奇了,索性站起身扶着她,手探向她的额头,轻声问道:“是不是哪不舒服?”

她就是喜欢晴丫头这性格,不耍大小姐脾气对待谁也和气,连少爷也被她治得服服贴贴的,可她就是不明白,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萧夫人不喜欢呢?

也或许她不是不喜欢,是为了家族才不想喜欢她吧?

“于妈没事,倒是你自己,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我……”

还是告诉她吧,让她早些知道,不然自己这心里头也过意不去,正想事情的真相都说出来,萧铭杨却推开门走了进来。

也就是因为他的出现,而打断了于妈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她柔柔地朝雨晴笑了笑轻声道:“你们好好聊着,记得要把汤都喝完,我先出去了。”

说完,于妈转身便朝门外走去,越过萧铭杨身边的时候也叫了他一声,也不忘把门给带上。

林雨晴见她走了,便整个人坐了下来,然后朝萧铭杨勾勾手指:“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听言,萧铭杨便勾着唇朝她走过去,看她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他微眯起眼睛,在她旁边坐下,搂住她:“什么任务这么神秘这么重要?”

林雨晴看了他一眼,咬了咬下唇:“你得先答应我,我才告诉你是什么秘密!”

听言,萧铭杨扫了一眼那放在桌子上的那碗冒着热气的浓香乌鸡汤,微勾唇道:“好,我答应你,不过让我替你喝鸡汤除外,什么都答应。”

“什么?”林雨晴诧异地看着他,却见他眼里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她顿时气极:“让你先答应我,你居然跟我讲起条件来了!”

“当然,我怎么知道你的任务是不是让我帮你喝鸡汤?林雨晴你这个笨女人,怀孕的人又不是我,这鸡汤是给你喝的,别再想法设法让我替你喝了!”他已经被她骗过两三次了,而且是看在她一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份上,这次可不能再放过她了。

“那么你今天这个任务是不打算完成也不打算帮我咯?”

萧铭杨摇摇头。

“好!不帮就不帮!”说完,林雨晴恼怒地站起身便要离开,萧铭杨长臂一伸就将她拉了回来,她跌进他的怀里,他生怕撞到她的肚子,小心翼翼地接住她,轻声道:“别闹脾气,赶紧把鸡汤喝了。”

“我不想喝,我真的喝怕了。”林雨晴恐怖地摇着头,她真的一闻到那个味就想吐,别说这么一大碗,她怎么可能喝得下去。

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林雨晴搂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凑过去,嘟嚷道:“你替我喝了嘛,要不然呆会于妈来了看到我没喝又要说我了,估计还要端一碗过来,我真的不想喝……你喝了……有奖励!”

“奖励?”萧铭杨勾唇,魅惑地问:“什么奖励?”

两人的唇贴得很近,只要他稍一低头,就可以品尝到她的,可是他就是没有吻下去,而是慢慢地逗着她。

喝了我再告诉你!”

“好吧!”无奈,萧铭杨只能端起那碗鸡汤,然后在她的注视之下含笑饮了一口,看着她道:“今天的鸡汤很好喝,你确定你不喝一口?”

林雨晴本来一直眼巴巴地看着他,想让她赶紧把鸡汤喝完的,结果他却风轻云淡地来了这么一句,她赶紧摇摇头,好像那碗鸡汤是毒药似的,摆手道:“不喝不喝,你自己喝!”

听言,萧铭杨眼睛含笑地望了她一眼,然后又喝了一口,在心里道,这可就由不得你了,忽地大手一伸将她揽了过来,薄唇就覆上了她的红唇。

“唔……”

林雨晴瞪大眼睛,感觉到他吻住自己,而后那鸡汤便踱到了她的口中。

啊!!真恶心!她想吐出来,他的舌头却已经温柔而霸道地抵达,阻止了她的动作,无奈,林雨晴只能将鸡汤咽下去,然后一把推开了他!

忙抽过旁边的纸巾擦自己的嘴角和嘴唇,一边气道:“萧铭杨你真恶心,油腻死了!”

萧铭杨的薄唇还泛着油气,他歪头笑着:“那你是要自己喝,还是剩下的这些都由我‘喂’你喝?”喂字加重,他眼里含笑:“我可是不介意喂你哦,至少……我赚了……”

听言,林雨晴气得对他怒目相向,无奈,只好扁嘴道:“我还是自己喝吧!”

因为嘴对嘴地喂喝鸡汤,可她自己喝这鸡汤恶心多了。

一样是恶心,她还是自己喝吧。

想到这里,林雨晴端起鸡汤,然后脸色痛苦地将鸡汤喝完。

这个碗可不是一般的碗,是于妈特地准备的碗,因为她和于妈说只喝一碗,原本以为只要一点,谁知道隔天于妈就准备了一个很大的碗,可没把她给吓坏。

看着那空空的碗,萧铭杨满意地微笑:“这样才乖。”

切!哄小孩呢!林雨晴心想,还是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晚饭期间,在餐桌上看到白伊琳的时候林雨晴还是怔了一下的,她坐在萧夫人旁边,脸上带着乖巧的笑容,两人眼神对上的时候她明显也是一愣,但没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甜甜地唤了一声:“雨晴姐……”

脸上还是有些小尴尬,毕竟发生了上次的事情以后她想面对她,还是有点异样的感觉。

林雨晴扯唇点了点头,然后被萧铭杨拉至他旁边,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人家都不介意,她有什么好介意的。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住进来这两天,萧夫人丝毫没有提及白伊琳和萧铭杨的婚事,是退是继续也不给个明示,而她又要在这里住下,无名又无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