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会永远陪着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他不说,林雨晴也感觉到哪里变了,可是他既然不想说出来,那便由着他吧,她爱他,所以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

想到这里,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我知道,伊琳会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我而起,而你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在替我弥补罪过,我不会怪你的,也不会不信任你,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地陪着她,直到她康复出院吧。”说完,她轻轻地将他推开,然后凝视他道:“你放心吧,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的。”

直到她康复出院?萧铭杨的眼神变得有些痛苦深沉起来。

雨晴,如果你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你还会不会这样说……康复出院,若只是割脉,他还可以保证,可如今……他真的不敢拿什么来向她保证了。

但是他也不想让她离开他。

想到这里,他应声点了点头:“好,在家专心等我回来,我现在送你回去。”

林雨晴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车子行驶在马路上,车来车往,骆驿不绝。

两人却是一路无言,林雨晴一路看着窗外一言不发,安静得如同一个睡着的娃娃一般,而她也确实是闭着眼睛,从一上车就说自己累了,要睡会。

说完,她就闭起了眼睛休息,可是却没有睡着。

之所以这么说,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车子到了萧宅大门,稳稳地停了下来,车门却始终没有打开。

萧铭杨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扭头看了一眼还闭着眼睛的林雨晴,他张了张口,却是叫不出声。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林雨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故作迷糊地揉了揉眼睛,而后轻笑道:“原来到了呀,真没想到这么快,我还没有睡够呢,到了你也不叫我一声。好啦,那我就先下去啦。”

说完,林雨晴准备打开车门。

啪!

在她转身准备下车的时候萧铭杨的大手却突然伸了过来,捉住她瘦弱的手臂,将她拉进了怀中,然后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再锁死。

林雨晴被他锁在怀中,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他滚烫的唇就落了下来。

“唔……”

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流连,大手带着不安的气息在她的背上流连,抱紧她,让她更加贴近她,两人密不可分。

他的舌头控进她的口内,与她的紧紧纠缠在一起。

沉沦……再沉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萧铭杨不知道自己吻了多久,拥抱她多久,他只知道,自己这一刻舍不得放开她,如果时间可以静止,他多少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两颗心彼此相依。

这样地……天长地久下去。

可是现实太残酷,他慢慢地结束了这个吻,末了以薄唇贴着她的,有些不舍得。

“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再不吃饭了,知道吗?”

怎么感觉这话说得好像要分别似的,不过她还是安慰自己,萧铭杨只不过是照顾她一阵子而已,只要白伊琳康复出院了,她们又可以重逢了。

想到这里,她便欣慰了不少,然后点头:“我会的,你自己也是,别只顾着照顾伊琳,自己也要为自己着想,多吃一些,你最近……都瘦了。”

“嗯。”萧铭杨点头,额头抵着她的,久久舍不得离开。

林雨晴微微勾了勾唇,主动捧住他的吻,给了他一个绵长的深吻之后退开,“好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放开他,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砰!

车关被关上,他看着她转身,瘦弱的身子朝大宅里走去,于妈停在门口看到她的时候忙迎了上来,朝这边看了一眼,似乎问了什么,林雨晴笑着回答了什么,然后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直到她消失不见,他还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发呆。

雨晴……对不起……

“丫头,你没事吧?”

“于妈,我没事。”

“看你脸色白得,去睡一觉吧,醒了于妈做点东西给你吃。”

“好。”

回到房间,林雨晴累得不行,索性倒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有什么变了,她不知道,说不出来,只是她不会再变……她也不要再离开他。

想到这里,她闭起眼睛,脱掉鞋子蜷缩起来。

“乖,琳儿再吃一口,最后一口。”

白夫人一大早就煮了热,端到医院来喂她吃,刚恢复身体的白伊琳没有什么胃口,看着这白粥更是不想吃,可是她现在却不能吃其他,只能吃白粥。

“妈,我不想吃了,这白粥一点味道都没有。”白伊琳苦着一张脸,将碗推了回去。

“琳儿,你现在吃不了其他的,不吃这些你的身体怎么撑得住呢?听话,再多吃一点。”

“妈,我真的不想吃……我想见铭杨哥哥,你替我把铭杨哥哥找来。”

“现在大早上呢,去哪找你铭杨哥哥,你铭杨哥哥不用去公司啊?”

“可是我想见见他,妈,他昨天说要陪我的,是不是骗我的?我……”白伊琳一激动又轻咳起来,脸色涨得通红。

啪。

正巧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两人同时抬头看去,正是白伊琳魂牵梦萦的人走了进来,萧铭杨看她激动的样子,敛了敛眼眸。“怎么了?”

“铭杨哥哥……”白伊琳唤着他,眼里透着雀跃。

唉,白夫人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萧铭杨身边,将手里的热粥递到他手中,“她一直嚷着要叫你,这粥也不肯喝,你来了,就劝她喝吧。”

萧铭杨接过热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夫人担忧地看了看白伊琳,然后拿过自己的包包出门了。

砰!

病房的门被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萧铭杨走近,在床沿边坐下,轻声道:“怎么不听话呢?”声音里带着责备和不满。

白伊琳一听,立马就扁了嘴,“我以为铭杨哥哥你不来了,所以……”说着,她突然上前抓住他的手,急急地问道:“铭杨哥哥,你昨天说的事情,是不是只要伊琳会好好听话,你就会考虑让我留在你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