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头号情敌/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她的头埋在自己的胸膛之处,眼泪哗哗地流,浸湿了他胸前的衬衫。

突然就想起了林雨晴的那张清丽的脸,以及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温存,他有些心烦,想推开她,奈何白伊琳的手越收越紧:“不要!铭杨哥哥,不要推开我,你就抱抱我,抱抱就好,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恐慌和难过,萧铭杨被她这般绝望的样子吓住,只能无奈地缓缓伸出手,慢慢地回抱她,手在她的背上轻拍:“好,我抱抱你,没事了,别哭了。”

“你说这束百合花,伊琳她应该会喜欢吧?”林雨晴抱着一束百合花,跟走在她旁边提着水果的于薇轻声问道。

听言,于薇点头:“百合花这么漂亮,应该会喜欢吧?不过我搞不懂,我们不是来找萧总的吗?干嘛要送花给她,她可是你的头号情敌啊。”

“别这样想,毕竟她现在身体虚弱,来看看她,也是应该的。”

说着,她们离病房越来越近,刚走近,却看到病房里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林雨晴脚步顿住,于薇也跟着顿住,看着那对相拥在一起的人儿,不由得瞪大眼睛。

“这不是……”

病房里相拥的两个人是萧铭杨和白伊琳,因为他背地着他们,所以看不清表情,可是白伊琳也埋在他的怀中,两人这个角度看起来无比亲密。

怎么……怎么会这样?于薇随即看向林雨晴,想注意她的表情和举动。

林雨晴却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眼里渐渐透出不可置信,捧着百合花的手也无力再捧住了,手一松那束美丽漂亮的百合花就这样掉落在地上。

之后,她头一扭就跑开了。

于薇想说什么,很想冲进去质问萧铭杨,可是因为雨晴就这样跑掉了,她又觉得担心,不能放她这样一个人,只能提着水果赶紧追上去。

林雨晴只知道往前跑着,却不知道跑向哪,只能茫目地往前跑,身后的于薇在追她,一直唤她的名字,她生怕被萧铭杨知道,他追出去,只能更加用力地往前跑着。

砰!!!

因为跑得太用力,她直直竟朝前面的人撞了过去,身子因为剧烈的撞击而被弹开来,眼看着她的肚子就要撞上另一边的栏杆。

跑在后面的于薇看到这一幕几乎是吓坏了,愣在了原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啊……”雨晴惊叫出声,身子无法控制地往前撞去,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护住自己的腹部,希望能把伤害减到最轻,但也有些绝望地闭起了眼睛。

一双大手却在电光火石之间拉住了她,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看着自己离那栏杆只剩下一点距离,差点就撞上……

之后一股大力将她一拉,她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没事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的耳畔响起,林雨晴惊讶地回过头,便看到了许久末见的那张充满焦急的脸。

“白亦然?”她喘了口气,然后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跑这么快做什么?你不是怀孕了吗?万一要是伤到怎么办?吓死人了!”白亦然的声音有些严厉,带着责备的味道,她跑得那么快,若不是他手快把她拉了回来,那她岂不是要……

他不敢想。

怀孕的人本来就是极其怕撞击的,万一刚才要是撞上,那她和孩子可就危险了。

林雨晴听言,有些无力地低头咬住下唇。

“我……”

“下次不许再这么跑了,你怎么总是这样,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于薇喘着气跑过来,上气都接不到下气了:“雨晴,你怎么样?没事吧?”

听言,林雨晴轻轻地摇头:“我没事。”却是又想起了刚才所看到的一幕,不免又有些暗然神然,她看了于薇一眼,然后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白亦然看了一眼于薇手上提着的水果,猜测地看着她们:“你们是来看伊琳的?”

“对啊,可是还没有进去。”于薇索性就将手果塞到他手中:“麻烦你一会去看你妹妹的时候把这水果给她们吧。”

说完,她揽过雨晴的手:“我们走吧。”

“等一下。”

“干嘛?”于薇没好气地问道,因为他是白伊琳的哥哥,而雨晴刚才之所以会跑得这么快差点撞到是因为他的妹妹,虽然不是他造成的,可是两人的关系已经让她很不爽了,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我送你们回去吧。”说着,白亦然掏出车钥匙,准备跟上他们。

看着许久末见的他,林雨晴只能点点头。“好。”

于薇一愣,林雨晴居然会答应,虽然心里不能快,可是她都已经答应了,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摊手跟上去。

另一边。

萧铭杨好不容易才将白伊琳的情绪安抚平静下来,然后哄着她睡着了,他起身替她盖好被子,低头却见她的脸上挂着泪痕,不由得伸手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弄好之后,他起身想走,她却突然又睁开眼睛拉住他的手:“铭杨哥可,你害怕,你别走……你别走好不好?”

听言,萧铭杨一愣,看她祈求地看着自己,只能点头重新坐下。

“你放心吧,我不走,你安心睡吧。”

见他又坐下来,白伊琳总算安心了,抓紧他的手,然后又重新闭上眼睛,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等到她呼吸均匀,萧铭杨才松了一口气,朝门外看去。

却意外看到一束百花花落在地上。

百合花?

萧铭杨拧起眉头,怎么会有一束百合花落在那儿的?

想到这里,他起身想去查看,手却被白伊琳握住,根本走不开,他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级缓地抽出自己的手。

她已经睡熟了,所以根本不知道。

他起身朝病房门前走去,蹲下身捡起那束百合花。

是新鲜的,上面还带着些许露水,可是怎么会丢在这里呢?刚才是谁来过了?

想起刚才的事情,萧铭杨突然脸色一变,难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