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我不想看到他们/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哭累了,身子也虚弱,没多久林雨晴直接哭晕了过去,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他怀里。

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她,心疼地伸手抚上她的脸,低下头用自己的脸颊贴住她的脸颊,颤声道:“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的。”

承诺完以后,白亦然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回病床上,然后替她盖好被子。

等她再次醒过来以后,林雨晴的眼神便变了,不再是前一天的忧伤和难过,而是一片冷漠。

这样的她更加让白亦然在心疼,提着水果放下,刚想说什么,她却优先开了口。

“我要离开这里。”

听言,白亦然一顿,“你说什么?”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家医院……是他们呆的医院,我不要在这里。”

林雨晴说着,掀开被子就赤着脚下了床,雪白的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就朝外面走去。

见状,他赶紧拉住她:“你去哪?”

“离开这里。”

“就算要离开,也应该等你身体好了。”

“我没事。”

林雨晴闭起眼睛,冷声道:“我很好。”

“我要离开!”

说完,林雨晴大声起来,态度强硬得不容人拒绝。

“好好2C那我们就离开,你想去哪里?”

去哪里?“我想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我不想再……看到他们……”

听言,白亦然看着她半晌,他本来也有这个想法,想带着她离开这里,自己照顾她,不再让她受伤害,没有想到,她却主动开了口。

说不开心,是假的!可是说开心,又开心不起来。

他并不想看到她……变成现在这样。

“好,那我带你离开,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吗?”

林雨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淡淡地看着前方,突然说:“我想回萧家拿点东西。”

“好,我带你去。”

车子停在萧家大宅不远处,白亦然倾身过去替她解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然后轻声问道:“你真的决定要走了?”

听言,林雨晴没有动,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良久才点了点头。

“那你舍得炫儿和真真么?或者……要带他们一起走?”

一起走?

林雨晴并没有打算把他们也一起带走,之前还一直想争夺他们的抚养权,可是这些日子看来,住在萧家,确实可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而且她们是萧家的血脉,萧夫人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反而会好好地对待他们,她自己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只会受累,也给不了他们好的日子。

想到这里,林雨晴有些心酸。

到底是带还是不带?

“没关系,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的。炫儿和真真是萧家的血脉,留他们在这儿,萧夫人也不地亏待他们,反而会好好地对待他们,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想了想,白亦然又道:“你完全可以以后等你有条件了,再把她们接回去,不过若是你现在想接也没有问题,以我的能力,养活你们三人,是件绰绰有余的事情。”

“不了!”林雨晴突然打断她的话:“就听你的,等我强大到有能力的时候再带他们回到我身边吧,这些日子还是让他们跟着萧夫人一起吧,毕竟……萧夫人不会亏待他们,也可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说完这些,林雨晴推开车门就下了车。

回到萧家大宅,于妈一看到她就紧张地迎了上来:“雨晴丫头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可担心死你了,你这两天去哪了,少爷一直打电话回来问呢。”

听言,林雨晴的脚步一顿。

他打电话回来问了?

可是打电话又有什么用呢?他不肯见她一面,连一个小时都不肯给她,或许……一直横插在他们中间的人,是自己才对。

自己,才是最需要离开的那个人。

而且,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也回不去了。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这里,林雨晴微微一笑。“于妈,我没事,我这几天在于薇那儿住,一会儿还要和她一起出去买东西呢。”

“是这样呀?那你怎么不打个电话和少爷说一下,我们都担心死你了。”

“于妈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了,我上楼拿点东西。对了,炫儿和真真呢?”

“他们和夫人一同去游乐园了,或许玩得真欢呢。”

这样啊,林雨晴就放心了,她朝于妈笑笑,然后上了楼。

于妈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这次回来脸色苍白得可怕,好像失血过多一样,也没有了原来的精神。

可是说奇怪,又说不上来,她的表现什么的,都很正常。

或许是她多心了吧。

想着,于妈自顾地摇头,然后离开。

回到卧室里,林雨晴便拉开上抽屉,将放在最里面的那个精致的小盒子取了出来,然后打开。

一对精致的耳环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对耳环是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就算要走,她也要把这个带走。

至于其他的……

雨晴抬起头环顾了四周,没有一样是属于她的东西,她只需要带走这对耳环,还有自己的人就好了。

将身份证存折什么的收进包里,还有一些随身的衣服,她的衣服并不厚,而且包包很大,装了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异样。

背着包包下了楼,于妈拦住了她的去路。

“雨晴丫头,难得回来一次,于妈给你煲了鸡汤,你不如喝了鸡汤再走吧。”

听言,林雨晴微微一顿,看着眼前这个面慈心善的老人家。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照顾她,不管是衣着,还是善食,她都替她理得妥妥当当的,她也从末把她当成佣人,倒像自己的奶奶般亲切。

想来,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喝她煲的鸡汤了。

点了点头,“好。”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可能没有机会了。

跟着于妈去了厨房,喝了她端过来的那碗浓浓的鸡汤,因为流产了,所以以前那些反胃也跟着没有了,只不过她的身体还虚弱,喝这个正好也可以补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