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意外,看了美男/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真真就乖乖吃东西好吗?然后等妈咪回来……”

“妈咪真的会回来吗?”

“会的,爸爸向你保证,妈咪一定会回来的。”

他一定会找到林雨晴,把她带回身边,不止是真真和炫儿不能没有她,他萧铭杨,也不能没有她。

一下班,白亦然俩出现在二人面前,优雅地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两位美丽的小姐一起共度晚餐呢?”

林雨晴只是淡淡地笑着站在一旁。

萧莹却是一把就粘了上去,双手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这位先生怎么这么贪心哪,我们俩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能约到其中一个已经是荣幸之至了,你怎么这么贪心,竟然一次就要约两个。”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开玩笑的,萧莹之所以能这么开玩笑就是知道雨晴和他是不可能的,所以才会这样。

若是她知道白亦然对雨晴的心思,怕是她连进婚纱店的机会都没有。

林雨晴在心里想道,可无论怎么样,她总觉得,她和白亦然是不可能会在一起的。

“那我就一次约一个?”白亦然也笑道。

“那你是要哪一个?”萧莹一笑起来嘴角就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特别迷人,按理说,这么好的女孩子,白亦然应该会很喜欢才对。

听言,白亦然嬉笑着揽住萧莹的腰身,凑近她的耳边轻声呵气道:“你啊,不过……买一送一行不行?”他轻挑的握住她的腰身扭动着,眼睛却直勾勾地望着林雨晴。

萧莹笑得格外欢:“买一送一?这个要问送的那位肯不肯了。”说着,萧莹看着她,轻声问:“雨晴,介不介意送一啊?”

本来这个时候,她是应该说不介意的,可是萧莹眼中的情绪她怎么会读不懂。她巴不得多一点时间和白亦然独处,她这个人看起来虽然妩媚会打扮,而且又性感,却也是个死心眼的人,对白亦然的感情是日渐累积,只会越来越深。

想到这里,林雨晴装出一副婉惜的模样叹气道:“唉,看到这么一个大帅哥我也想买一送一的,只不过我已经送过了,所以啊……这次就不送了,就像萧莹说的,不能太贪心了,一个就够啦!”

萧莹勾起唇朝她眨眨眼睛,好像在说:够义气。

林雨晴自然地回道:不客气!

看她们二人眉来眼去,白亦然也明白了一大半,他不想雨晴难做,便眨眨眼睛:“好吧,既然买一不能送,那我就只好勉强一下了。”

“那你们去吧,我先回去了。”

“用不用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

林雨晴含笑道,然后朝他们挥手告别。

回到家中,林雨晴疲惫地脱下高跟鞋,累得整个人摊在沙发里。

初期学拍照,调角度之类的,真的累得她将近虚脱,又穿着高跟鞋站了一天,幸好她以前经常穿,要不然啊……还真坚持不下去。

想到这里,她伸手揉揉自己那酸得不行的脚。

不管多辛苦多累,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只有坚持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变得强大,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所以,加油吧!

给自己加油打气以后,顿时觉得自己浑身的力量充肺了不少,站起身就跳动了几下。

她开始收拾屋子,将没用的东西全部扔进垃圾桶,把前前后后都擦了一遍,几乎擦得一尘不染,之后又开始扫地拖地,弄完以后出了一身大汗,便想去洗个澡。

想来,白亦然和萧莹出去约会的话,应该也不会那么快回来。

她索性就在浴室里泡澡,泡个痛快。

白亦然回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子有些诧异,他提着给雨晴打包回来的东西,在玄关处脱了鞋走进来。

一走进就看到客厅的桌子上面放着一袋子泡面,还没有拆开包装,很显然,她还没来得及吃。

难道她打算以后的日子里都吃泡面度过么?想到这里,白亦然的心没由来得一疼,将手中的袋子放下。

卡嚓!

洗手间的门突然开了,白亦然循声望了过去。

林雨晴只开了一条缝,然后躲在门后张望着,露出了半颗小脑袋来。

她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发丝半搭在额前,白皙的脸蛋被热水上蒸得有些粉扑扑的,红唇鲜艳欲滴。

她的眼神在四周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他身上,眼睛在那瞬间睁大,似乎很惊讶,随即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搞什么?

白亦然皱了皱眉,可是想起她探着颗小脑袋张望的模样,又觉得好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砰!

浴室的门又重新打开了,林雨晴又探脑袋来,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白亦然索性盘起脚,坐在那儿看着她,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在空中相撞,凝视了许久,林雨晴咬了咬下唇,又重新将浴室的门给关上了。

这丫头究竟在搞什么?

这下白亦然坐不住了,起身走到浴室门边伸手敲门。

啪!

门缓缓开了,可只是开了一条小缝,林雨晴躲在后面不肯出来。

“虽然只露了半个脑袋,可这样还是很诱惑人的,林雨晴,你不会是变相着在诱惑我扑倒你吧?”

“才没有!”林雨晴反驳道,眼睛狠狠地瞪他。

“那你一直躲在那儿,门开开合合这样是什么意思?”白亦然一手撑住下巴,眯起眼睛打量着她。“难道你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一件很……”

“闭嘴!”林雨晴大声地打断他的话:“我……我是没有带衣服啦!”

刚才她打扫完一身汗,迫不及待地想泡个澡,结果泡完澡想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忘了带衣服,浴室里又没有浴袍,只有一条小小的浴巾,只挡到上面和下面的位置,可如果走动的话,难勉会爆光。

本来以为他没有那么早回来,她可以走回去浴室拿衣服,反正也只有十几步的距离。可是谁知道,他回来得那么早,而且就坐在沙发上,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