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他抽回自己的手,心里很不是滋味。

“林悠可是我亲自带出来的,我相信啊,你们的婚纱照交给她来安排的话,肯定会很棒!”

“莹莹,我相信你,那就这么定啦,不过我们现在暂时没有时间,要过两天才能过来,这两天就麻烦你安排了,林悠小姐。”

“好的。”

待他们走后,林雨晴才急急地拉住萧莹问:“萧莹,我才来多久,对这些根本就不熟悉,你就这样全部交给我,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萧莹倒了一杯水,一边喝着一边说:“你很有天份,学东西也很快,我会的你基本也都会了,交给你来做,我很放心啊。”

“况且,程韵和余向枫都是一对俊男美女,怎么拍,出来的效果也很棒的!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可是……”

“你就别可是了,反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这个朋友追求完美,而且是大小姐,你到时候可要好好安排哦。”

林雨晴站在原地垂下眼睛,她不熟一说,这个男人是余向枫,她虽然对他没有任何想法,可是面对他总是会有些烦躁,不想看到他。

可是碍于工作,也只能这样了吧?

先是服装的事情,再然后是取景,林雨晴咬了咬下唇,看来这几天要和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处在一块了。

下了班,林雨晴便提着包包往公交车站走去,却末想身后一直跟着一辆车,一开始只是跟着她,后来索性拦住了她的去路。

车窗摇下,正是白天在婚纱店里看到的余向枫。

“雨晴。”他叫着她的名字:“上车。”

听言,林雨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便继续走自己的路,并不打算理会他。

余向枫见她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无理会,只好冒着非法停车把将车停在了路口边,打开车门就追上了她。

“雨晴。”他上前就拉住她的手,林雨晴猛地将他的手甩开,冷眼睨着他:“放开!请你放尊重一些。”

余向枫被甩开以后又不舍得就这样离开,只好伸出双手拦住她的去路。

“你别走,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快和萧铭杨在一起了吗?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所以你才会到这里来的?”

“这不关你的事。”林雨晴抬头瞪了他一眼,奈何她向左,他向左,她向右,他便跟着向右。

无奈,最后她只好站定脚步:“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有想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消息而已。”余向枫抿了抿唇,面上出现惋惜之意:“如果你过得不幸福的话,那……那你就回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听言,林雨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余向枫一喜,咧开嘴角:“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

“余向枫,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或者你有选择性遗忘症?”林雨晴无语地望着他,不耐烦地道:“我想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很明白了,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你硬要拿五年前那段破往事来说的话,那我告诉你,那件事情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是一段愚不可及的过去。不过幸好,我并没有喜欢上你,所以,你要和谁在一起,根本不关我的事情。我现在只是希望,大家各走各路,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雨晴……”余向枫满脸痛苦。

“够了!你现在已经要结婚了,别再老是来找我,我可不想被人指手划脚,还有,从今天开始我并不认识你,你只是我的客户而已,希望末来的几天余先生不要再做出今天这种出格的事情,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林雨晴厌恶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又恢复平常,越过他的身边,直接上了旁边的公车。

“雨晴。”余向枫还想追上去说些什么,身后却传来交警的声音:“先生,这里不能停车,请你马上把车开走,不然我们就要打电话把你的车吊走了。”

无奈,他只好回去将车开走。

最近是犯了桃花运吧?

才会一直有男人对她告白?坐在公车交上的林雨晴心想,无奈地摇了摇头,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萧铭杨的那张俊脸,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自己消失了,他有没有发现,有没有找自己?

闭起眼睛,林雨晴自嘲地笑了笑,他怕是和白伊琳双宿双飞了,怎么有空想自己了?她的离开,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另一边

砰!!!

乒乒乓乓!!

“出去,都给我出去!”

病好了出院大半个月的白伊琳在家里不断地发着脾气,名贵的花瓶摆饰什么的都被她砸了个稀巴烂。

白承轩看着被赶出来的女佣,上前问:“小姐又在发脾气了?”

女佣捂着被打红的脸颊点头:“嗯,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我们怎么劝也不听。”

“你先去忙你的吧。”

刚打开门,一面精致的小镜子就飞了过来,白承轩闪身避开,而后脸色一沉斥道:“琳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看到白承轩,白伊琳抓在手中的东西就没敢再扔出去,而是往床边一扔,然后嘟着唇不满地坐在床边。

见状,白承轩朝她走过去,而后在她旁边坐下。

“你真是越来越无理取闹了,这是你的家你的房间,你生气把这些东西都砸光了,到时候还得花时间收拾,又得重新买。”

“我才不去收拾呢!”白伊琳嘟着唇愤愤地说道。

“好,你不收拾自有人替你收拾,可是你现在弄坏这些东西你就不心疼?这些可是你平时最喜欢的东西。”

听言,白伊琳眼眶一红,伸手就拉住他的手:“爸,我最喜欢的是铭杨哥哥,如果没有他我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琳儿,你以前不会这样的,怎么现在越发任性了?”

“如果不去争取,只会一味地退让,那铭杨哥哥就永远都不是我的,我不会放弃,我和他本来就有婚约,为什么要把他让给那个女人。”而且,她在死亡的路上走一两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