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我要睡觉/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顿了顿,抿唇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他在那儿,如果知道的话不会说得那么大声。

“对了,程小姐他们人呢?”

白亦然指着前面另一辆计程车:“在前面呢。一部车坐不下那么多人的。”

“那就好。”她也太不负责了,居然晕机,而且还要人换下飞机。

看到她自责的神情,白亦然开口安慰:“你不用担心,你只是轻微的晕机,程韵晕得更加厉害,估计一回去就是去休息睡觉了的。”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里,林雨晴一颗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到了提前订好的酒店,宁宁和雨晴住一间,这些都是店里报销的,而白亦然是自己跑来的,自然是自己花钱订了一间。

正好就订在她房间的对面,而余向枫和程韵则在隔壁。

一入房间,宁宁就迫不及待地整个人到在大床上,林雨晴并不喜欢她这样,不过幸好这里面有两张床,她只要呆会睡另一张就好了。

取了衣服进了浴室,先洗个澡,洗完才发现自己忘了带睡衣服,只好暂时围着浴巾出了浴室,幸好这里的浴巾比较长,足够遮住自己的隐秘地方。

只不过刚从浴室出来她就愣住了,宁宁不知何时起的床,和余向枫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册子似乎在讨论什么。

余向枫!!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听到声音,余向枫和宁宁齐抬起头来,当看到围着浴巾的林雨晴时,还是吃了一惊。

余向枫眼神灼灼地盯着她,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性感过。

刚沐浴过后的她,皮肤细腻嫩滑,带着热水蒸过的粉红色,脸蛋红扑扑的,几乎可以弹出水来,发丝半散落,看起来无比性感。

特别是那双修长的腿,浴巾只围住了臂部,所以看起来……

余向枫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身上明显起了变化。

这样性感的林雨晴,让他有一种饿狼扑羊的冲动。

林雨晴皱眉,这种饥渴的眼神她不是没看懂,只是他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进来,而且宁宁也让他在这里闲坐。

想到这里,林雨晴只好折回去取了自己的脏外套披上,也谈不上脏,只是穿过。

外套挺长的,遮到了腿部,也遮去了自己胸前的春光。

“林悠姐……”宁宁呆呆地看着她。

林雨晴扫了他一眼,冷声道:“大晚上的不知道余先生来这里做什么?”

听言,余向枫站了起来,气势顿时变得强大起来:“我本来是打算来找林小姐讨论明天的行程的,没想到你……”

“明天的行程我自会安排,坐了一天的飞机,而且现在是晚上了,一个男人恐怕不方便留在这里,请余先生自便。”

“我……”余向枫顿时哑口无言,奈何宁宁在场,他又说不得什么做不得什么。

宁宁也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两人,怎么说余向枫都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就算她穿成那样被看到,可也是她自己要那样穿的,怎么会和他说话这么冷漠?

“林悠姐,余先生只是……”

林雨晴打断宁宁的话,冷声道:“余先生,天色不早了,我就不送了,请便。”

说完,她不再看他一眼,转身朝行李箱走去。

看着她冷漠的背影,余向枫站在原地抿着唇没有说话。

“不好意思余先生,林悠姐她可能只是……”

“没有关系,的确是我的错,这么晚了,却还来这里,我先走了。”说完,他眷恋地看了她的背影几眼,而后转身离开。

砰!

待他走后,林雨晴这才脱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拿出自己的睡衣换上,宁宁走过来:“林悠姐,你是不是生气了?可是你刚刚才余先生说的那些话,会不会太过分了,万一余先生生气怎么办?”

林雨晴压根就不想去管那个男人的情绪,她只是淡淡地说道:“男人的情绪你不用管,管好程小姐的就可以了,女生管好了,男人自然没话说。况且,他深夜来这里,本来就是他的不对。”

“好吧。”

“你去洗澡吧,我头有点晕,先睡觉了。”

说完,她收拾了一会,便躺上床上睡觉了。

等宁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宁宁也觉得累,打了个呵欠,就倒在床上,睡得雷打不动。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雨晴只觉得放在床头的手机在响,铃铃地响个不停,她翻了个身按掉手机继续睡。

可是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林雨晴只好抓起手机接听。

“喂,谁啊?”

“是我!”手机那头传来白亦然的声音,林雨晴迷迷糊糊地问:“你找我干什么?很晚了啊。”

“我知道。”白亦然晃着手中的红酒,靠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夜景,“听你的声音是浓浓的鼻音,睡得很熟吧?是不是被吵醒了?”

“你说呢?”

“别睡了,过来,我请你喝红酒。”

“不要了,我要睡觉。”

“你如果不过来我就过去敲门了哦,让宁宁知道你和我之间不寻常的关系。”

“呸!”林雨晴啐道,啐完才发现声音有点大,只好压低声道:“谁和你有不寻常的关系?”

“就是你啊!”白亦然深深笑道,然后又抿了一口红洒:“现在是1130分,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三分钟后我没有看到你,那么我就要过去敲门了,反正我就住在你对面!”

“你真是无耻!”

白亦然嬉笑着挂了电话。

林雨晴掀开被子坐起身,心里已经将白亦然那丫诅咒了一百八十遍以上了,看了一眼在隔床的宁宁,睡得像死猪一样,脚上缠着被子,还砸砸嘴。

这丫头……林雨晴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也庆幸她睡得死,不然自己出去岂不是要被发现了?

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披了件薄外套,林雨晴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到对面,抬手刚想敲门,才发现门只是虚掩着,林雨晴索性直接推了门进去,然后再关上。

一进去就看到白亦然站在阳台,那儿摆了一瓶酒,旁边还有一个空酒杯,明显是为她准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