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那女人跑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骗你?骗你什么?现在这种情况我还有心情骗你吗?你若是不信,就滚蛋,我们自己去找雨晴。”

徐知凡走近道:“可能雨晴真的失踪了。”

“马上联系这边的警察,一起追查。”

……

林雨晴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近中午了,仓库比早上亮了一点,脸上肿痛得不行,想动才发现身上四处又被绑住了。

大石头坐在不远处,靠着桌子睡觉,不时还发出一阵阵打呼噜的声音。

怎么办?难道要坐在这儿等死?

虽然说他们不会伤害她,只想关住她,可是她不想这一辈子就这么毁了,永远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还不如让她去死。

可是怎么办呢?大块头被那个男人说了一番以后,估计是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开自己了。

想到这里,林雨晴烦躁地垂下眼睛,却忽然瞥到早上买来的那瓶牛奶,瓶子是玻璃的。

眼珠子一动,有办法了!

“喂!大块头!”幸好嘴巴没有再贴胶纸,要不然她就叫不出来了。

大石头被叫了几句就醒了,眼神迷蒙,伸手揉揉眼睛:“你,你叫我干什么?”

林雨晴示意他走过来,大石头却赶紧摇头:“不行,我不能过去,虎子哥说不能再上你的当了。”

“我没让你干嘛,你喂我喝瓶牛奶行不行啊?我饿了。”

听言,大块头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走过来拧开盖子,然后喂到她的唇边。

喝饱了一会儿才有力气逃,林雨晴咕噜咕噜地喝着牛奶,毫不介意是他喂着自己。

喝完了牛奶,林雨晴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还饿,这都中午了,中午有没有饭吃?”

“这里还有面包……”

“我不喜欢吃面包,我想吃饭!你们上头不是说不能伤我,每天三餐照旧,这瓶牛奶不是算早餐吗?”

被她这左一绕右一绕的,大块头也跟着点头:“也对,那我去给你买饭,你等着啊,你可别逃哦!”

“大哥!”林雨晴动了动,“你看我浑身都绑紧了,我哪有机会逃。”

“也是!那你在这儿等着。”

等他走后,林雨晴看着那个地上的空瓶子,身子动弹不得,只能用挪的过去,挪到旁边,双手拿住瓶子,又凑到桌子,然后使劲地敲着桌子。

因为双手被绑得很紧,使不上力,瓶子又很厚,敲了半天都敲不开。

不行!她不能坐在这儿等,一定要逃出去。

一定要逃出去!

砰!

瓶子碎了,感觉到碎片割在自己的手心处,有点小疼,她忍受得住,寻了一块小碎片,不断地磨着那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雨晴不停地磨着绳子,她看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绳子会断,心也跟着狂跳起来,生怕那个大块头会突然折回来或者是他们的同伙突然出现。

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绳子终于被割断了,林雨晴喜出望外,赶紧将绳子挣脱,顾不得手上被碎片伤得血肉模糊,她就开始解绑在脚上的绳子。

一边解着绳子,林雨晴边东顾西看,她站起身,一边丢掉那绳子,然后朝仓库门口走去。

仓库的门是从外面被上锁的,没想到这个大块头居然还记得锁,看来这门是逃不得了。

回过头,看了四周,幸好旁边还有一个窗户,只能从那儿逃了。

窗户被货物当住,只露了一小点,将货物全部搬了下来,手心已经疼得不行了。

门外传乎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谈话声,林雨急心急,顾不得其他就踩上了货物,然后踏上窗口。

一看到窗口,她就吓了一大跳,怪不得这个窗口会被货物赌住,后面全是茂盛的草,而且都是有绫形的,如果她从这里下去的话,免不得被割破身上的衣服和皮肤。

可是……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谈话声越来越大。

容不得她多想,咬咬牙,林雨晴就着窗户跳了下去。

却在落地的时候没站稳脚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下滚。

“啊……”

身上多处被草割伤,林雨晴惊呼出声,身子却还是往下滚去,这里是坡形。

听到声音,外面的人脸色一变,均冲进屋子里。

“不好了,快通知天哥,那女人跑了!”

“快追!!!”

不知道滚了多久,林雨晴只觉得身上痛得快裂开了,脸上也被草割了好几抹伤痕,生怕伤到眼睛,只能半眯着眼睛。

砰!

身子狠狠撞上一颗石头,终于停止了滚动,可是被撞到的是头部,疼得她眼前发黑,她伸手摸去,触手却是一片湿热,想看一眼,眼皮却重得再也睁不开,两眼一闭晕死过去。

等虎子和大石头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倒在那里,头部流了血,都吓得瞪大了眼睛。

“虎子哥,怎么办?”

她身上的衣服被草木割得有些破烂,脸上也划了很多伤痕,嘴唇却惨白无色,像个死人一般。

虎子也有些害怕,蹲下身去,把手探到她的鼻子之间。

“怎么样了?”

虎子猛地将手收了回来,眼中透着惊恐地望着他。

“死了!”

“什么?死了?”大石头也跟着瞪大眼睛:“那怎么办?”

“赶紧走,就当作没找到她,跟天哥说找不到。”

“可是……”

虎子容不得他再多说几句,拉了他就赶紧离开。

痛!

好痛!

这是林雨晴醒过来的第一感觉,入目的是满目的白色,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你醒了!”

手被人握住,林雨晴疲惫地转过头,看到一个长相极其英俊的男人担忧地看着自己,眼睛下面是一层深深的黑色,眼里还有血丝,他看着自己很激动,一抬手就将她紧紧地抱住:“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睡了整整一个月,快吓死我了。”

被他这样抱着,鼻间闯来淡淡的古龙味的香水味道,很好闻,并不讨厌。

可是……林雨晴抬手将他轻轻地推开,眸子里带着陌生,轻声问道:“你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