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失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男人如遭雷劈地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

“铭杨,雨晴醒了吗?她怎么样了?”徐知凡捧了一束百合花进来,看到醒来的林雨晴也很是欣喜,上前将百合花插在花瓶里。

“雨晴,你醒了?”

“雨晴?”林雨晴疑惑地盯着她,而后伸手指着自己:“你,是在叫我?”

听言,徐知凡有些懵,看了萧铭杨一眼,却发现他坐在原地一副如被雷劈的样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眼睛紧紧地盯着雨晴,似乎不敢相信一般。

“你们,到底怎么了?铭杨,怎么回事?雨晴她……不认得我们?”

“你们到底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说着,林雨晴就想起身,额头上还缠着布条,剧烈的晃动让她的头好一阵晕,整个人就无力地往后倒去。

萧铭杨一惊,忙伸出手扶住她:“雨晴……”

被他接住,怀抱陌生又觉得熟悉,可是面前这人,她根本就不认识。

“放开我,你们……你们是谁?”林雨晴想着,推开萧铭杨的手,有些后怕地往后退去,无助地缩起身子抱着自己。

看她对自己充满警惕,萧铭杨脸色阴沉得可怕,死死地盯着她。

林雨晴本来是极其害怕他的,坐在那儿瑟瑟发抖,可是又突然跳起来,越过他就朝门外跑去。

“雨晴。”萧铭杨还以为她要乱跑,吓得他赶紧起身,却看到林雨晴整个人扑进了来人的怀里,害怕地抓住来人的袖子,唤道:“白亦然……”

白亦然一愣,将她收入怀中,“怎么了?”之后又抬起头看向萧铭杨和徐知凡,他们俩也正看着他,眼神错愕。

“你去哪了?我一个人好害怕……他们……他们是谁?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林雨晴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袖,如一个孩子一般,脸上是害怕又恐惧的神色。

怎么回事?白亦然忽地皱起眉头,猛地握住她的肩膀,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雨晴,你怎么了?”

她居然问他萧铭杨是谁?她居然问……

“我不知道……这儿是哪?”出乎对医院的恐惧,林雨晴真的慌了神,紧紧地抱住他:“我不要在呆在这里,白亦然,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害怕……”

“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认识他们?”白亦然眯起眼睛打量她,她是不想认识他们还是真的不认识他们?

听言,林雨晴却是一愣,“我,我认识他们吗?”

说完,她转身盯着萧铭杨,他眼神疼痛地望着她。

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就这样忘记自己了么?

不!!!

他不相信!她怎么可以!她一定是不想让自己找到她,所以才故意装出这样的,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他不允许!不允许。

想到这里,萧铭杨突然大步上前将她扯到自己面前,然后大手握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晃:“你不认识我?林雨晴,你居然敢不认识我?你是故意的吧?逃了这么久,现在又说不认识我!”

“放开我……”看他凶神恶刹的模样,雨晴被吓到了,一开始怔怔地看着他,后来感觉到他的手越握越紧,肩膀都疼了,林雨晴害怕了,开始挣扎起来。

此时的萧铭杨却被怒火冲晕了头,哪容得她挣扎,她挣扎得越厉害,他的力道更重。

“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说啊!我不是让你相信我的吗?你为什么也不肯相信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

他逼问着她,林雨晴被吓得脸色苍白,眼前一阵阵发黑,不断地摇着头,从一开始说放开我到最后的不知道。

白亦然冲上来拉开萧铭杨,抬手就给了他一拳:“你发疯了是不是?没看到她脸色都白了吗?”

话音刚落,林雨晴眼前一黑,身子就往地上倒去。

白亦然脸色一变,赶紧伸手扶住她,她的身子却已经软倒在自己的怀里,双眼紧紧闭着。

“雨晴!”抬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平放在病床,然后转身大吼:“赶紧叫医生过来!”

十五分钟后。

医生摘下眼镜,轻声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气急攻心,有些激动过头了,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的。”

“谢谢。”白亦然向他道谢。

萧铭杨木然地看着医生,突然问道:“她为什么不认得我了?”

听言,医生一愣,“我正想说起这个事呢,她的脑部受过强烈的撞击,现在脑袋里还有残留的血块,而且又昏迷了这么久,记忆有可能遗失了一部份,就是你们所说的,失忆了。”

“失忆?”三个男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的!”医生叹了一口气:“这种失忆有些是暂时的,有些是永久性的,目前林小姐的情况不太清楚,她忘记了你们,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刺激她好了,她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能不能想起来,就看她自己了。”

“那为什么只记得他?”萧铭杨指着白亦然,问道。

听言,医生看了白亦然一眼,轻声问:“你和林小姐是什么关系?”

白亦然刚想回答,萧铭杨就直接抢道:“他和她是普通朋友,我是她丈夫,她为什么只记得他,而不记得我?”

医生听言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又扭头看了看晕迷中的林雨晴,有些震惊:“我是她丈夫?”

“是!”

萧铭杨点头,白亦然横了她一眼,冷声道:“丈夫?我可是记得某人有未婚妻的,难不成你还想二妻?”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娶你妹妹,我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雨晴,你敢说她爱的不是我吗?”

“是!她以前或许爱你,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做的事情,你对她造成了多少伤害?你伤她多深你知道吗?”说到这里,白亦然有些激动起来,抬手就揪住了他的衣食,满身危险气息:“她浑身是血倒在血泊里喊着让人救她和她的孩子的时候你在哪里?她难过需要人陪的时候你在哪?你在陪着白伊琳!你的未婚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