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我愿意等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然呢?”白亦然有些嘲讽地笑道:“把她还给萧铭杨?你觉得雨晴会接受吗?我不想做什么,一切都我都会顺从她的意思,她决定怎么做,便是怎么做。”

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抬步跟了上去。

病房内。

紧张地唤来医生替她检查之后,萧铭杨便和两个小家伙窝在一旁,怀里还抱着一直在小声啜泣的真真,她的小手抱住他的脖子,眼泪和鼻涕全数擦了在他的衬衫上面。

如果是其他人,他早就不耐烦地挥手弹开了。

可偏偏是他和雨晴的孩子,是真真,只能任她在自己的衣服上面擦眼泪和鼻涕。

看着面色苍白的她睡在那儿,毫无生气,萧铭杨心就无比绞痛,如果疼痛可以分担或者转移的话,他宁愿现在躺在病床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她。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瘦,原本刚开始见她的时候,那脸上的一点圆润到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下巴尖得下人,可越发衬托她的眼睛大,美人惊心动魄。

可是这样的林雨晴,已经不认得他了。

她不记得他……不记得所有人。

白亦然走了进来,他一看到他,胸口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狂冲天地燃烧着,将真真交给炫儿,他刷地站起身冲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对着他的下巴就是狠狠的一拳。

砰!

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了医生,正在检查的医生怒不可歇地说道:“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们要打架的话就请出去,病人现在身体那么虚弱,需要休息!最好大脑是不要受到任何刺激,可是你们总是不断地给病人造成刺激,是想害死她吗?”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让萧铭杨和白亦然均慌了神。

“你说什么?”

医生沉重地摘下听诊器,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病人,可是病人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她睡了一个月,记忆遗失了一大块,身体也是虚弱得很,每天要花16个小时休息才行,而且大脑不能再受刺激,如果老是不断地受刺激的话,我怕会刺激到她的神经,到时候恐怕……”

“恐怕什么?”萧铭杨的声音有些颤抖。

“如果她再多受刺激晕过去的话,醒来怕是心智会变成一个小孩子,也就是把记忆全部尘封起来,记忆倒退回小时候……”

他别有深意地望了萧铭杨一眼:“如果真的是关心她的话,就慢慢来吧,记忆的恢复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也要看造化,像她现在这样,切莫强求啊。”

说完,医生伸手拍拍萧铭杨的肩膀,然后往外走去,一边说:“白先生,你跟来我办一下手续吧。”

白亦然虽然担心林雨晴,可是也不得不去,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别再伤害她,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很快就回来,希望回来的时候,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等他走后,真真还在啜泣着,萧铭杨在她的病床边洞坐下,然后朝真真招手,真真走过来,他将她护进怀里,轻声哄道:“乖,真真不许哭了,把眼泪擦干,我们静静地看一会儿妈咪,好吗?”

听言,真真抬手将眼泪拭去,然后点点头。

“爸爸,妈咪为什么会忘记我们……她是不是真的不要真真了?”

“没有……”萧铭杨抱紧她的小身子,下巴磕在她的头顶:“她只是累了,想休息而已,妈咪心里还是爱着真真的,所以真真要乖,不能再哭吵到妈咪了。”

“嗯!真真不哭……可是……”

“乖,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说了。”萧铭杨伸手抹去她小脸的眼泪:“我们看一会儿就回家了,好不好?”

“那妈咪呢?她不和我们一起回家吗?”

“妈咪生病了,得住院,要好长好长一段时间不回家,真真要听话,要乖,等你长大了变乖变漂亮,妈咪就会回家的,好不好?”

炫儿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有些无奈地走过去,轻轻地握住萧铭杨手,说不激动是假的,这可是炫儿第一次向他这个当父亲的示好,他看着他问:“炫儿,和爸爸一起等妈咪回家,好不好?”

听言,炫儿愣了半晌,终是点了点头。

看着晕睡的她,萧铭杨一直看着,等到了差不多的时间,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个小盒子来。

打开,一条精致的项链,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条项链,是当初去法国的时候给她买的,只是之前她被打劫,这条项链就被抢了去,后来他知道以后就让人把这条项链给找了回来。

也因为失去第三个孩子而感到痛心,当时她就只有一个人,她有多难过……

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尽到责任,竟然放任她自己一个人,还流了产……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总是无限懊悔。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该多好,他在五年前就不会放她走,也不会有后面发生的这一切和是是非非。

弯下身子,将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然后萧铭杨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没关系,她为自己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就换他来等她好了,她一天记不起来,他便等她一天,她一个月记不起来,他就等她一个月。

若是她永远想不起来,他就永远地等下去。

萧铭杨走了,带着他对雨晴的盼望和眷恋,离开了。

留下一条两人爱情的项链,然后和真真炫儿一起离开了。

白亦然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他的人了,病房里安静得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一切如常得似乎刚才的事情都是一场梦,而不是真的。

只有雨晴脖子上那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提醒着他,刺目而炫眼。

萧家大宅。

“不回来的好,最好忘得一干二净,真是老天有眼啊,小杨,既然她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那这样正好,你赶紧准备你和伊琳的婚事,找个时间给办了。”

萧夫人满心欢喜地说道,之前听说雨晴浑身是伤地进了医院,儿子天天守在她的病床前,她还担心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