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那就等你一辈子/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雨晴醒的时候,又看了白伊琳,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小肉团子和那个俊美的男人都不在了,于薇也不见了,病房又恢复了一惯的宁静。

看到她醒了,白伊琳喜笑颜开,“雨晴姐,你可醒了,我等了你好久。”

听言,雨晴缓缓地坐起身。“伊琳,你等我做什么。”

白伊琳站起身来,打开保温瓶,“我给你煲了鸡汤,你的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多补补,不然瘦得不成样子啦。”

说完,她倒了一碗鸡汤出来,然后凑到唇边吹了吹,递到她面前:“还是暖的,只好烫嘴,刚好喝,你赶紧喝了吧。”

接过鸡汤,林雨晴说了声谢谢以后便送到唇边,可是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幕,她和一个男人喝鸡汤的画面,打闹着笑着,却愣是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脸。

是谁?林雨睛怔住,画面在继续。

“雨晴姐,你怎么了?”白伊琳见她端着鸡汤发愣,便出声询问。

听言,林雨晴这才回过神来,摇头:“没什么。”现在想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雨晴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了,把鸡汤凑到唇边,就这样缓缓地喝着。

亲眼看到她把鸡汤全数喝进去,白伊琳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

雨晴,你不要怪我……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如果不是你要跟我抢,我也不会这样对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

在医院住了将近半个月,林雨晴的身边终于养好了不少,脸上红润了不少,整个人长了一些肉。

今天是出院的日子,林雨晴开心得不得了,舒展着肢体:“真好!终于可以出院了,要是再住下去我觉得我头上都要长草了。”

白亦然在旁边收拾着,听她这样笑不由得笑道:“你的头顶还会长草?”

听言,林雨晴白了他一眼,撇嘴道:“打个比喻而已嘛,而且再呆下去说不定还真会长草了!都无聊死了,哪都不能去。”

“那出院以后你想去哪玩?”白亦然见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将东西搁下,到她面前坐下,轻声问道。

“玩?”一听到玩雨晴的眼睛都亮了,犹如孩童一般抓住他的手:“我能出去玩了吗?”

“当然。”白亦然点头:“不过怕你身体承受不住,只能玩一小会,不能玩太久。”

“嗯!”林雨晴重重地点头。

刚出了医院门口,就看到那儿站着三个人,一大两小的,正是萧铭杨和真真和炫儿。

白亦然有些微怔地看着他们,这三个人又来干什么,难道他们又忘了上次医生说的话?

真真捧着一束百合花,和提着水果的炫儿一起走了过来。

她虽然人小,可是眼睛却无比大,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林雨晴,将手中的百合花递到雨晴的面前,轻声道:“阿姨,这束花送给你,恭喜你出院了。”

听言,白亦然整个人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真真。

林雨晴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再听到她叫那一声阿姨,她的心里就很难受,不知不觉鼻头居然就有些酸,眼泪始料末及地落了下来,直到吧哒一声打在自己的手背上,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抬手拭去,然后蹲下身接过她手中的百花合,“谢谢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真真。”

“那你呢?”林雨晴转身炫儿,炫儿将手中的水果递给他,“我叫炫儿,阿姨好。”

“真乖,你们都多大了?”

听着母女三人的对话,白亦然只觉得心无可抑制地痛,明明是母女,可是真真和炫儿却这样一口一个阿姨地叫着她,想必自己心里都很难受吧?

他们都是孩子,也才五岁,居然就……

再看看萧铭杨,憔悴了不少,以往的意气风发都没有了,只剩下和疲惫和憔悴,下巴也长出了胡渣,眼睛周围是一圈淡淡的阴影,不过半个月,他瘦了好多。

他看了蹲下身和真真炫儿聊天的雨晴一眼,而后上前,走到萧铭杨面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言,萧铭杨眼神迷离地望着母子三人,眼里只有眷恋无其他,静了许久,久到白亦然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开了口,声音嘶哑:“这是我欠她的,老天罚我的,我害得真真和炫儿也一起受了苦,这些我都会自己承受。真真和炫儿虽然是孩子,可却懂得不少事情,她们的母亲把他们教得很好,我瞒不住,只好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们……”

“你这样对来孩子来说,有多残酷你知道吗?”

“那能如何?”萧铭杨有些疲惫地看着他:“难道还是带她们来喊她妈咪然后刺激她吗?你也听到那天医生说的了。”

“你……”白亦然眯起眼睛:“我听说,你离开了萧氏?”

听言,萧铭杨只是淡淡地勾起唇:“我现在只想好好地陪着真真和炫儿,把以前他们缺少的父爱全部弥补给他们,和他们一起等待雨晴记忆的苏醒。”

“苏醒?”白亦然倒吸一口凉气,他竟然要等待记忆的苏醒?

“是的,我会永远等下去的。”

“假如她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呢?”

萧铭杨淡淡一笑:“那我就等她一辈子好了。”

离开医院的时候,白亦然还看到萧铭杨和两个小家伙站在路边,看着他们的车子,眼神忧伤。

真真一直在挥手告别,本来是满脸笑容,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小小的身子想跑出来,是萧铭杨将她拉了回去,然后紧紧地护在怀中,无奈地闭起眼睛轻声地哄着她。

“真真不要妈咪走,爸爸你骗人,你为什么要让真真喊妈咪阿姨,真真想要妈咪……”

“乖,真真乖,不哭,妈咪以后会记得我们的,我们一起等她好不好?不哭了……”

有一瞬间,白亦然真的很想把雨晴还给他们。

可是一想到她以前所受的伤害,也出乎自己对她的私心,他还是将话重新吞回肚子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