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好深的心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刚才在干什么?”他冷声问道。

“我……”张玉绮后怕地看着他,咬住下唇,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希望他能被自己这般模样给吸引住,可是在他的眼里,除了冷漠,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张玉绮的心里很难过,如果换作林雨晴的话,只怕总裁已经心疼得要死了吧?

这个该死的林雨晴,居然还装作不认识她,还装得那么可怜,就是为了让萧铭杨看到这一幕吧?而她该死的就成了一个恶人……

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想到这里,张玉绮愤愤地说道:“萧总,你不要被雨晴给骗了,她那都是装出来骗你的,你……”

“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像今天这样对她,我不会放过你。”萧铭杨眯起眼睛,冷声地打断她的话,他懒得听她废话,说完转身就走。

张玉绮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气得浑身发抖,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陷入了白皙的皮肤里,她瞪着他离开的地方。

林雨晴!!!我和你势不两立!!

离开了冷饮店,林雨晴拿了东西就往回走,却是魂不守舍,脑海里全是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个女生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是充满恨意,好像恨不得把自己撕裂一般……她以前到底是怎么得罪她的?

还有那个上次在医生里摇晃她的男人,又怎么会突然出现,还用充满担忧地眼神望着自己。

他在医院的表现让她害怕,觉得他是一个坏人,可是今天他又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的看着自己……

她一看到他,就觉得心口好闷,喘不过气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叭叭!!!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走到马路中间了,而远处一辆车子正以迅猛的速度朝这边开来,响着喇叭,林雨晴愣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那辆车子朝自己开来。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人影朝自己冲了过来,抱着她滚往旁边的草地上。

林雨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护在了怀中,紧接着一个旋转,她便被人护在怀中,在草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你没事吧?”来人焦急地问道,林雨晴还没有反应过来,脸蛋就被人捧住,紧接那人温热的气息就喷了她满脸,她惊魂末定地抬起头,撞进一个双深邃而担忧的眼眸里。

是他,又是他……那个在医院里的男人。

可是今天他却救了自己两次。

见她呆呆望着自己,眼神有些闪烁,却并不说话,萧铭杨以为她被吓到了,小心翼翼地拍拍她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被吓到了?说话……”

她却依然怔怔地望着他,萧铭杨急了,站起身伸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直到这时,林雨晴才反应过来,赶紧冲他摆摆手:“我没事……”

“你先放我下来……”回过神来的雨晴才发现被他抱在怀中,而自己的手因为害怕掉下去而环在他的脖子上,两人这样的距离极是亲密,她还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以及男性的气息……全都铺盖在自己的身上。

依言,萧铭杨将她放了下来,但眼神还是紧紧地锁定着她。

一天之内,他居然救了自己两次,林雨晴心里很感激,可是转念一想,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这么及时地救我,你是不是一直跟着我?”说完,她警惕地看着他,他要跟着自己干什么?

难道说这一天,他都跟着自己?

看她警惕的模样,萧铭杨只觉得心中一疼,半晌才点了点头。

“你跟着我干什么?”她的眼神更为警惕。

“看你魂不守舍,怕你出事,就跟着你了。”萧铭杨终是回答道。

魂不守舍?林雨晴怔住,她哪里有魂不守舍了,盯着他:“可就算是魂不守舍,那又与你有什么关系?”她可是没忘记,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听言,萧铭杨盯着她许久,才突然道:“对不起,我知道跟着你很不礼貌,但我也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林雨晴不明白。

“你长得很像我的妻子。”

“什么?”林雨晴瞪大眼睛,“我长得很像你的妻子?”

萧铭杨点点头,眼里带着歉意:“是的,所以那天在医院我把你误认了,如果吓到你或者给你造成困扰的话,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他定定地盯着她,轻声说道。

听到这里,林雨晴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咬了咬下唇,摇头:“没事,你不用道歉,我理解的,只不过……你妻子呢?”

“我妻子?”萧铭杨轻笑,眼里带着浓浓的忧伤盯着她道:“我妻子不认识我了,而且还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记起我来……”

林雨晴同情地看着他:“你一定很爱你的妻子,对吗?”

“对,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只是她现在不记得了……下次……如果我想起我妻子的时候,我能来看看你么?”

林雨晴本来想回答不行的,可是想想他那忧伤的眼神直达心里,牵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一疼,只好点了点头:“好。”

听言,萧铭杨终于露出了笑容:“谢谢你。”

看她终于肯接受自己,萧铭杨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假如,我的两个孩子错把你当成妈咪,你会接受么?”

“这个……”林雨晴有些为难地看着她,毕竟她是还没有结婚的女人,让两个孩子叫自己妈咪,会有影响吧?

可是白亦然……

“如果觉得为难,那还是不要了。”

“不会,两个孩子那么小……肯定很渴望妈妈的爱,她们要是愿意,那就叫好了。”大不了,她回去再和白亦然说说就好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萧铭杨深深地望着她,即使失忆让她性情大变,可是原有的善良还是没有少,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心软。

“饿了吗?看你逛了一天,我请你吃顿饭吧?”萧铭杨问道,征求她的意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