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白亦然生气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这几天,他天天出门,就是为了和她在一起。

想到这里,林雨晴的目光落在方庆菲的身上,同时,方庆菲也看着她,颇带敌意。

感觉到她的敌意,雨晴皱了皱眉,然后又舒展开来,脸上恢复笑容:“反正也闲着没事,就和两个小孩过来玩玩了。”

“两个小孩?”白亦然眯起眼睛,望向站在一旁的萧铭杨:“你确定只有两个小孩吗?”

“铭杨是真真和炫儿的父亲,他会在场很正常啊。”

“那你呢?”白亦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暴怒,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再加上现在的,他一看到她和萧铭杨站在一起,一家四口齐乐融融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发火喷火。

“我?”林雨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怎么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和他们在一起?是不是想做他们的母亲?”他突然有些暴怒地怒吼出声,这一声怒吼声引得不少人回头。

林雨晴和方庆菲被他的怒吼均吓了一大跳,怔怔地望着他。

“你说什么呢,白亦然,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亦然忽然就上前抓住她的手,强硬地拉着她往出口走去。

“放开她!”萧铭杨同时也拉住林雨晴的另一只手,低吼出声。

林雨晴一前一后,被两个男人拉着,纤细的手腕被勒得生疼,可是两人却半点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白亦然被萧铭杨这样的态度激怒,眯起眼睛用力地将她一拉,她一个趔趄险些跌进他的怀里,却又被萧铭杨拉了回去。

“我说放开她,你没听到吗?”萧铭杨危险地看着他:“你这样算什么?带着一个女孩过来这边,突然就这样想拉她走,你把雨晴和那个女孩置于何地?”

听言,白亦然这才想起了自己是同方庆菲一起来的,他错愕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发现方庆菲依然站在原地,却已经是红了眼眶,呆呆地看着他。

林雨晴被弄疼了,才想缩回手:“放开我,白亦然,你捉疼我的手了。”

“她叫你放开听到没有?”

萧铭杨一开口,白亦然的怒火更甚,不想去理会方庆菲是否红了眼眶,掉了眼泪,他知道看到他们这样在一起,自己的心里有一种叫做嫉妒的情绪在咆哮着,嚣张地几近冲出来。

“这和你有关系吗?萧铭杨,她是我的女朋友,你私自把我女朋友带出来你可问过我的意见?”

“女朋友?”方庆菲站在一旁不可置信地问道。“她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呢?我算什么?”她眼里蓄了许久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吧哒一声落了下来。

“你既然有了女朋友,为什么不说清楚?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呢?”方庆菲咬住下唇,眼泪抑制不住地掉落。

看着这一幕,萧铭杨冷笑出声:“看来你的感情事情处理得还不够好,沾花惹草的,还是请白先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之后再来管别人的事情吧。”说完,他用力一拉,趁白亦然愣神的瞬间,将雨晴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砰!

林雨晴重重地跌进他的怀里,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味袭入鼻间,既陌生又觉得熟悉。

她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却撞进他深情而温柔的眼眸,一时之间竟愣在了原地。

“走吧。”他拉着她,顺带拉着真真和炫儿,朝外面走去。

他今天带她来这儿的用意,是因为之前四个人一起来过,他们在这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他是希望她能想起一点什么。

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白亦然,还会发生这一番变故。

林雨晴被他拉着,却还是忍不住望了白亦然一眼,然后被拉着离开,白亦然站在原地目送着她和萧铭杨离开,想追上去可是身后却还是一个方庆菲,他不得不先解决了她的事情以后再去找她。

待他们走后,白亦然转身对方庆菲道:“我送你回去吧。”

方庆菲哭得满眼通红:“回去?回哪?回你家吗?”

听言,白亦然一怔:“你家在哪,送你回去。”

“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家的话,适合吗?”

白亦然抬头看她,脸上布满泪痕,妆容有些花,显得有些难看,可是她却是紧紧地咬住下唇,只让眼泪淌下,没有哭出声来。

“你有女朋友你却不说,我却在那儿一味地说喜欢你,想走进你的心里,可是没有想到这一切都那么可笑,你居然也不告诉我,看着我这样你觉得很好玩是吗?白亦然,是不是太多女孩子喜欢你,让你养成了优越感,玩弄一个人的真心是那么可笑的事情,可是你居然……”

想到这里,方庆菲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不顾周围路人异样的目光,轻声道:“不过也没有关系,我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开的女生,只是我看不起你,如果你早些同我说清楚,我也不会在这里拿自己的热脸贴你的冷屁股,我是有尊严的,今天这些事情我当作没有发生过,是我不要你。”

说完,她冷笑地转身,任眼泪哗哗地流,心里却是一片决然。

她这般倔强的模样,和雨晴竟然有些相像。

白亦然看着她的背影发愣,脚下却像生了根,迈不动,追不上去。

待出了游乐园,林雨晴才反应过来,她是被萧铭杨搂着往外走的,而且小小的手掌就被他宽大的手握在手中。

这时,林雨晴才抽回自己的手,然后站在原地。

“怎么了?”萧铭杨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她。

林雨晴有些难受地看着他,又看了看真真和炫儿,他们的眼睛都紧盯着自己,从自己出现到现在,他们都那么爱粘着自己,由此可见他们对母亲的渴望,可是……她真的不能这样。

“不管怎么说,白亦然始终是我的男朋友,我不能跟你走。”

“男朋友?”萧铭杨眯起眼睛:“是谁告诉你他是你男朋友的?”

“不是么?”雨晴反问道,“我记忆有他,确实是和他在一起的。”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唇,“不管如何,我都要回去和他说清楚,就算是分手,也要说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