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冷嘲热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白夫人在他耳边软硬兼施,不得不来赴这一趟饭宴,也是因为这是他儿子带女朋友见家长的饭,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带着方夫人和方庆菲一起,这人凑到一起不尴尬么?

儿子自己选的,他赞成。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人竟然会是林雨晴。

白夫人看到林雨晴的时候明显也是吓了一大跳,错避地看着她,“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言,白亦然微微一笑轻声道:“妈,她是我的女朋友,我说了今天会带她见你们的。”

“女朋友?”白夫人惊愕地瞪大眼睛,嗓门也跟着大了起来:“你说她是你的女朋友?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她之前做的那些……”

“妈!”白亦然打断他的话,加重语气:“雨晴脑部受了伤,之前的事情已经忘记了,你长辈不计后辈的过,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情了。”

“忘记了?”

白伊琳这时走到白夫人身边,亲密地挽住她的手臂,凑到她耳边道:“妈,雨晴姐她脑部受到剧烈撞击,之前很多事情都记不得,她之前也不知道我是谁,而且现在也不认识萧铭杨,她只记得哥哥。”

听言,白夫人惊讶地看着她。“居然有这种事情?”

“嗯。”白伊琳点头。

之后,她便开始打圆场,“大家都已经齐了,就别傻站着了,都坐下吧。”

于是,一行人开始入座,白亦然自然坐在雨晴的身边,而方庆菲见状,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到她的旁边,毫不客气地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

雨晴实在不明白她的用意,但是已经都一起来了,那看来今天的事情就必须不可避免地说清楚了。

现场陷入了一片僵局,没有人说话,等到服务员上了菜,白伊琳看着这现场的气氛,才笑道:“妈,吃菜,要不然呆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听言,白夫人冷笑一声,如刀子一般的眼光落在离她不远的林雨晴身上:“哼,本来胃口是极好的,可是一看到某些人就没了胃口。”

方庆菲听言,眼神扫了一圈,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她的碗里,轻声道:“伯母,生气事小,饿坏了身体可不好,多少还是得吃点。”

看到她的动作,白夫人这才满意地露出笑容:“还是菲儿体贴,不像某些人,打着我儿子女朋友的名号,却坐在那儿像个木头人一样,什么都不懂。”

听到这令她难堪的话,雨晴更是坐立难安,咬住下唇,虽然拿着筷子,可是从刚才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有吃,就连菜都没夹,只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空空的碗底。

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虽然是亦然的父母,可是这样的冷嘲热讽。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挺想起身离开的。

可是不行,那是亦然的父母啊,而且这样走的话,会显得特别不礼貌。

白亦然见她始终低着头,又听到母亲的那一番冷嘲热讽,看她这个模样心里特别心疼,抬手替她夹了一块她喜欢吃的糖醋排骨放到她碗里,柔声道:“多吃点,你最近都瘦了。”

“哼!”刚说完,白夫人就重重地放下手中的碗子,冷哼一声:“连吃个东西都要别人替她夹,你是没手还是没脚?”

“妈!”白亦然终于忍不住地低吼出声。

白伊琳看着这一切,却暗自在心里偷笑,她一直都不喜欢林雨晴,作为情敌,她怎么可能会真心地喜欢她,因为她失忆了,所以故作和她要好,其实那不过是因为她……

“怎么?”白夫人气红了脸:“我有说错吗?为了她你居然对我这么大声,你还是我儿子吗?”

“咳咳……”白承轩重重地咳了一声,他虽然也不太喜欢林雨晴,可是一直以来都是自家女儿一厢情愿地喜欢着萧铭杨,她会自杀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讨厌雨晴,虽然不喜欢她,可是总觉得这个女孩子身上有一股很亲切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熟悉,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是说不上来。

“阿姨,别气别气,气坏了身体不好,我们还是先吃饭,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正好这个时候,服务员拿了红酒过来,然后逐一替她们倒,白夫人也不好再发火,只好闷闷地转向另一边。

倒好了红酒,方夫人看着那杯红酒,突然心生了一个坏主意,朝自己的女儿方庆菲递了个眼神,眯了眯眼睛,方庆菲立即会意一笑,点了点头。

而后她端起酒杯,优先站起身来:“我敬大家一杯,也敬白亦然有了女朋友,替你感到开心,敬你。”

看她笑容真挚,白亦然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她或许只是在母亲的邀请下来吃顿便饭而已,倒是他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然后也跟着举起酒杯,与她碰了一下杯,两人轻抿了一口红酒。

正待坐下,方夫人眼珠子转了转,随即也站了起来,拿起酒杯朝她这边碰来:“菲儿,妈妈也和你干杯。”

话毕,她的杯子撞过来,却突然失了力道,杯子朝坐在方庆菲身旁的林雨晴而去。

啪……

杯子倒在林雨晴的身上,顿时酒全洒了出来,而方庆菲被这样一撞手一顿,杯子一歪,酒也全洒在了一直低着头的雨晴头上。

“啊……”雨晴终于坐不住轻呼出声,那红酒淋了自己的满头满身,她赶紧退开,杯子应声落地,摔成碎片。

此时的她看起来特别狼狈,退开以后险些摔倒,幸好白亦然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然后怒气冲冲地对上方夫人的眼睛。“方阿姨,你……”

方夫人无辜地摊摊手:“对不起,我也是一时手滑,可不是有意的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可是碍于她是长辈,又道歉说自己不是有意的,白亦然也不好发作,只好赶紧朝服务员说:“服务员,赶紧拿纸巾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