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当年的真相/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不久之后,她丈夫就去世了,之后她没想到要再嫁,但是想到自己带这个孩子,给不了她好的生活的关系,所以她再嫁了一个,那个男人一开始很好,可是之后就变了样,喝酒赌博,回来发脾气还打人,她那个时候想走也走不了,只能这样将就地过着。

可是雨晴却极其体贴,总是不时地安慰着她。

等到她逐渐长大,她才记起地对耳环,她当时是十几年,如果把这对耳环给她戴上,那该是多好看,可是她却害怕,害怕被她的亲生父母认出来,所以一直都没有将耳环交给她。

直到那年她18年岁,真正成年的那一天过生日。

她没有什么积蓄,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这一对耳环拿得出手,她看她那么开心,便将这耳环取了出来,送给她做生日礼物。

她很喜欢这对耳环,之后天天戴着,她很害怕,天天忧忡,担心她某一天会被亲生父母认出来,可是又不好意思把耳环要回来。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日子过得很平静,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以为,或许她的亲生父母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们今天居然找上门来了。

她不想把雨晴这么乖巧的孩子还给别人,那是她的孩子啊……是她花了25年心血和心力养大的孩子,在她心里,她早就把雨晴视作自己的亲生骨肉了。

看她一脸回忆往事的模样,白承轩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了,趁热打铁道:“我们也见她过了,她叫雨晴,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对吗?”

听言,林母一脸慌张地抬起头看他,摇头:“不,雨晴她不是你们的孩子,她是我的孩子……你们……”

“据调查,你和你丈夫并没有育出一儿一女,你只有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儿,就是25年前我和我夫人亲手交给你的那一个。”

林母如遭雷击,脑袋一片空白。

看他们的穿着,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也能这么清楚地知道她的所有事情,她再狡辩下去有用么?

不,没用的。

想到这里,林母步子有些踉跄地往后退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是又如何?25年了,整整25年了,我浪费了我所有的青春和精力,只为了抚养她长大成人,现在你来告诉我,他们是当年你们交给我的,那又怎么样?”

听到这里,白夫人激动地问道:“这么说,雨晴真的是我的女儿?雨晴她……”

“哼!”林母冷哼一声:“你的女儿,白夫人,她不是你的女儿,你们没有资格做她的父母,她当年那么小,只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你们就这么残忍地将她转手送人,你有没想过,她以后可能会过上多么苦的日子,或者有没有替她想过,她愿不愿意这样就送给其他人家。”

“是!是我们不对,都是我的错,我当初就不应该把她送出去,就算再苦,我也应该把她留在身边自己照顾着。”说到这里,白夫人潸然泪下,这阵子,她流的眼泪总要比平时多了三四倍,似乎这几十年来的眼泪都在最近一阵子流光了。

“你现在知道错已经晚了,雨晴她不是你们的孩子,就算你们身上留着那仅有一点血缘关系,可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你们,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父母当年那么狠心地将她送给别人,她也不会认你们!”

白夫人的眼泪掉得更凶:“我不想求什么,只想弥补她,我们找了她整整20年,她是我的第一个女儿,我不忍心……”

“你不忍心?”林母冷笑出声:“你当年何其忍心?”

看她这样,白承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小喻,当年我们的情况也是迫不得已,而且当时你也迫切地想要一个孩子是吗?我们就是相信你肯定会照顾好她所以才会将孩子托付给你,换作是你,如果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好的环境,连口奶水都没得喝饱你会把她送走吗?大家同为父母,都是一样的心态,不管怎么做都只有一个出发点,那就是为了孩子好。”

林母微微动容地看着他。

“我们今天来也不是来强迫你,只是想向你了解事情的真相,这些年来你辛苦了,雨晴照顾得很好,出落得亭亭玉立,我们也都看到了。”

“不是来强迫我?那你们来干什么?了解真相?如果知道雨晴是你们女儿的话,那你们不是要把她要回去么?”

听言,白承轩摇头,而后轻声道:“不会的,我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告诉她我们是她的亲生父母她可能也接受不了,但是我们想弥补她,这有很多种方式。”

“弥补?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雨晴现在在和我们的儿子谈恋爱,如果能成的话,以后就是白家的儿媳妇,同时也是白家的女儿,到时候……”

听到这里,林母震惊地站起身:“你说什么,和你的儿子谈恋爱?白承轩,你疯了!她是你的亲生女儿,这样是乱lun的!”

她会这么紧张,由此可见,雨晴真的是他和静萱的亲生女儿。

“你别担心,听我解释,亦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是我抱养的一个小孩,所以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不是乱份。”

听言,林母一颗乱窜的心这才平静下来,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这个白承轩想女儿想疯了,居然要他们乱lun。

想到这里,她又重新坐下来,“那你们今天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情?”

白承轩点点头。

“你们真的不会告诉雨晴真相,她依然是我的女儿?”

“你抚养了她25年,我们又与她有血缘关系,我们一样都是她的父母。”

林母还是忍不住掉下眼泪来,“不管怎么说,她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如今能这样做,她还能叫我一声妈,我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

“小喻,我……”

白夫人抹去了脸上的泪痕,准备和她商量事情的时候,却被门外一阵脚步声给打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