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加深这个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亦然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加深以后呼吸急剧,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事情都是由自己的心去做的,控制不住。

这会儿被她这样用力一推,因为重心不稳的关系,他砰的一声掉下了沙发,头重重地撞到了旁边的桌子。

砰!

被这么一撞,才把他撞回了神,他捂着被撞疼的脑袋,有些不悦地看着她:“雨晴,你干嘛突然推我?”

却见林雨晴咬住下唇瞪着他吼道:“你在干什么?”

他从地上爬起来:“亲你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大声地质问。

之前是因为不想伤害她,可是他们现在已经见过父母,又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为什么不可以,你我是男女朋友,而且说不定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

林雨晴从末想过这个问题,只知道他说要见父母,那就见了。可是说到结婚,她真的没有想那么长远的东西,甚至心里觉得有些……恐惧?

是恐惧么?可是对自己的男朋友,产生恐惧这种东西?是正常的么?

她不知道,她只是奇怪,为什么刚才在他亲自己的时候,自己会想起萧铭杨。

他可是有夫之妇啊,而且他那么爱自己的妻子。

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看她坐在原地神游天外的模样,白亦然执住她的手:“雨晴,不要排斥我。”

听言,她这才回过神来,看他近在咫尺,眼里尽得柔情,而后又缓缓地朝她凑了过来。

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她就是……无法接受。

在他又要吻上她之前,雨晴先行将他推开。

白亦然受伤地看着她。

“对不起,我……”林雨晴只能歉意地看着他,然后咬住下唇,见他眼睛红红地盯着自己,心里特别难受,但是她就是接受不了。只好看了他半晌,然后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白亦然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是心酸还是心痛。

算了算了,还是慢慢来吧,只要她能跟自己在一起就好,他又那么强求干什么?

白家。

“琳儿,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啊?”虽然对雨晴百般好,可却也没有忘记伊琳的生日,白夫人一大早就拉着她问东问西的。

这些日子以来,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对雨晴那么好,百依百顺,什么贵重的东西都舍得买给她,搞得她以为雨晴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她白伊琳不是,她只是不明白,只是一个周小喻而已,值得她对她女儿这么好吗?

好到之前她的所做所为妈妈都不计较了!

这也真的是有点诧异,她实在是真的不明白。

可是心里又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她找父亲闹过一次,问她为什么,结果父亲也不说什么,反正她怎么问也不答她。

素来父亲最疼她,可是却为了雨晴的事情,闭口不提,也不和她说话。

只是后来丢了一句,“不管以前发生什么事情,雨晴以后有可能就是你的嫂子,你对她好一点,别再有偏见了。”

她为什么要对她好一点?她抢走了她所有一切,先是萧铭杨……再是自己的哥哥,现在连自己的父母也要抢走?

没有了萧铭杨的爱,她还有这一双父母宠着她,可是现在呢?就连她的父母也对她倒戈相向,她该怎么办?

不!她不会对她好!

她也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萧铭杨是她的!哥哥是她的,父母也是她的!她凭什么,不费吹灰之力就抢走这一切。

林雨晴,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想到这里,白伊琳微微一笑,轻声道:“妈,我还以为这些日子你只顾着嫂嫂,把我给忘了呢。”

听言,白夫人一怔,她最近确实是一直只顾着雨晴,完全顾不上琳儿了,可是没有办法,琳儿自小就在他们身边长大,呵护备至,什么样的宠爱都给了她。

而雨晴不同,她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长大,她后来还特地派人查了一下,才发现她的父亲原来是个赌徒,经常赌输钱喝酒心情恶劣然后暴打她们母子,雨晴因为行孝,常年替林母把打挨了下来,所以身上也是经常伤痕累累。

她很用功努力读书,得到的奖学金都是一分不减地交给周小喻,闲下来也会去做家教,赚点钱补贴家用。

她过得这么苦……原来她过得这么苦。知道这一切的白夫人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悔当年,她不应该丢下她,而是再苦再累也要把她带在身边。

就如同周小喻一样,死了丈夫,明明已经过不下去了,可却是没舍得将她抛弃,反而带在身边,虽然父亲经常暴打两母子,可周小喻对她这个女儿,是关怀备至。

如果当初她执意将她留在身边,而不是怕她受苦然后托付到一户富贵人家,她就不用吃这么多苦了。

可惜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二十五年都已经过去了,那个刚出世的婴儿,已经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了。

她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她只能弥补,尽自己能力地弥补她,还有弥补自己心里的那份愧疚。

“怎么会呢,以后等你嫂嫂进了门,你们一样都是妈的女儿。”说着,白夫人牵着白伊琳的手,轻声说道。

到时候,她的两个女儿就可以常伴她左右了。

光是想想,都觉得幸福。

白伊琳窝在她怀中,眨了眨眼睛:“妈,今年的生日宴会名单,我想自己选,好吗?”

“傻孩子,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邀请你,你就想着萧铭杨了是吧?可是琳儿啊,他终归是不喜欢你,你又何必把目光锁在他身边呢?”说到这里,白夫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轻声道:“还是听妈的,今年的宴会名单由妈来选,妈认识的几个朋友的儿子都很不错。”

听言,白伊琳使劲地摇着头:“我不……妈!我就要萧铭杨!!!就要萧铭杨!!!”

“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