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对她有偏见/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以前嫂嫂和我抢,可是现在嫂嫂不和我抢了,你为什么还不让我和他在一起呢?”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里不禁带了一抹怨恨,难道就这几天,就一切都变了吗?之前为了她的事,她都会一边安慰着她一边骂林雨晴,说什么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女儿的,现在却只是几天的时间……她居然倒戈劝自己不要那么死心眼?还要给自己介绍对象?

而白夫人听完她的话,只是重重地叹息一声:“之前是妈没想清楚,现在妈想清楚了,你和萧铭杨真的不合适。你难道不知道,他为了雨晴,宁可不要萧氏集团,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孩子么?”

“这我当然知道。”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她非常生气,雨晴到底有什么魅力让铭杨哥哥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况且她已经失忆了,把他忘记了,他还那么死心塌地,她真的不明白,她有什么好!

论相貌,论才情,论身材,论家世,她哪一点比不上她?

可为什么,大家就是喜欢她?

“知道你还不死心。”

“我就是不死心。”

白伊琳突然坐起身来,挣开了白夫人的怀抱,坚定地说道:“这辈子我只爱铭杨哥哥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不会改变的。”

“琳儿!”

“妈,你以为很支持我的,现在因为一个林雨晴,你连你最爱的女儿都要反对了吗?”白伊琳有些不可置信地吼道:“反正我不管,你们想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我爱萧铭杨,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她愤怒地站起身,然后朝外面跑去。

正好碰到白承轩回来,她连叫一声都没有,直接负气地往外跑。

白承轩看到这一幕,又看到白夫人眼眶红红的,便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闹成这样?”

于是白夫人只好将她和伊琳之间的对话告诉了他。

听完以后,白承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又何必去管这么多的事情,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去解决,再说感情这回事,不是我们大人可以干涉得了的。”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白夫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明白。

萧家

“阿姨,铭杨哥哥到底去了哪里?”白伊琳抿着唇,轻声问道。

这些日子,萧夫人瘦了些许,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但是威严却还没有少,看到是伊琳,这才缓和下情绪,摇头道:“都怪雨晴那个贱女人,把他的魂都给勾走了,真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好,他竟然愿意为了她放弃整个萧氏,要知道这可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啊!”说到这里,萧夫人伤感地落下眼泪:“我就这一个儿子,他爸爸和别的女人跑了,就给我剩下这个儿子。如今连儿子都不要我,我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听言,白伊琳连忙在她旁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轻声地说道:“阿姨您别难过,您还有我,还有琳儿,琳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萧夫人转身看她:“也难为你对铭杨这么一份痴心,可是他却一丁点也看不到,我这个做母亲的真是替他感到婉惜。”

“伊琳会努力得到铭杨哥哥的心的,可是他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萧夫人摇着头:“他那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带走了,对!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没有回来过,把我的孙儿也带走了,我那两个孙儿,多可爱的孙儿……”说到这里,萧夫人突然想念起真真和炫儿来。

本来真真是慢慢接受了她的,尽管还是不愿意喊她,可却也不排斥她了。

她渐渐感觉到了亲人的温馨,可是这种温馨的持续没有多久,萧铭杨又把她们从她的身边带走!

她又只剩下一个人。

萧家大宅,华丽非常,却只有她一个人。

看她的表情,白伊琳知道再问下去也是无劳,只好咬住下唇,看向别处,看来她要自己想办法了。

而另一边。

自从那天在游乐场的事情之后,林雨晴已经许久没有看到萧铭杨以及那两个可爱的孩子了,之前还没有感觉,现在一分开这么多天,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很想念她们。

特别是……萧铭杨。

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一想到他的时候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她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白亦然亲她的时候,她会想到他的脸,继而将白亦然推开。

连日以来她被这想法烦得头痛欲裂,可是却没敢让白亦然知道,表面上他面前装开心,可是心里却是一片阴郁。

以往他都会出现,可是这些日子,他却跟消声匿迹一般,一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就连那天在酒店发生的事情,都让她怀疑那个给她送衣服的人是不是他,可是他又不出来见她,到底为什么?

可是她又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她到底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林雨晴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看着就要下台阶了,她突然心生一计,咬住下唇。

如果他真的那么关心自己的话,那假如她摔下去,他一定就会出现了吧?

想到这里,林雨晴狡猾地勾唇,你不出来见我,那就别怪我对自己狠心了。

她开始迈着步子往前走,心里盘算着要剩多少级台阶的时候她再摔下去,然后看起来摔得轰烈却又不疼的那种。

想得出神,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台阶上放了一个可乐罐子,一脚就踏了上去。

“啊!!!”林雨晴感觉脚上一滑,整个人失去重心地往前跌去,她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下面还有无数级台阶,惨了惨了!

她还没有准备开始,怎么这脚就自己不听话了!!脚啊脚你是要害死我啊!这么高的台阶摔下去肯定摔得轰烈,可是我会摔得半死的啊,不死也得残废啊。

可是她现在就算是求老天也没用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朝前摔去,眼看着就要滚下楼梯,她哀嚎地闭起眼睛,祈祷自己不要摔得太难看。

可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腰间被人揽住,她重重地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