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摔下去怎么办/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言,萧铭杨抿唇不语,眼里好不容易升起来的光芒又黯了下去。

原来……竟不是因为他呵。

他还以为,只是记忆遗失了,感觉却还会在的。

没想到,居然是他自己多想了。

见他沉默不语,林雨晴顿时急了,晃着他的手臂,俨然一副孩子的模样:“我不管,你今天要是不告诉我你住在哪儿,我是死也不会走的!哼!”

这个傻丫头,怎么能这么可爱?萧铭杨终于还是忍不住失笑出声,然后将自己的住处告诉了她。

得到了地址以后,林雨晴是心满意足的,可是看到他脸上那抹假笑非笑的笑意之后,她睛珠子骨碌骨碌地转了转,“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你要带我过去,我想真真和炫儿了,我今天就想见到他们!”

看来这丫头不止单纯,还精明,只不过精明过了头。

无奈,他只好点头,然后带着她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说是住处,还不就是以前他自己的那套别墅,也是她住的地方,因为他离开的关系,于妈也跟着回来了,照顾着他们的生活起居。

所以当于妈看着雨晴跟着萧铭杨踏进别墅的时候,她还以为,她真的回来。

可是又看她一脸茫然与陌生地看周围的景象时,她又叹了口气,雨晴那丫头失忆了,再也记不得她是谁了。

她甚至连萧铭杨也忘记了,又怎么可能会记得自己呢?

但她还是掩去心里的黯然,微笑着迎上前:“少爷,您回来了。”

萧铭杨点了点头,目光却不离雨晴,却见她不断地打量着四周,食指一直戳戳自己的脸,一边张望着,当听到于妈声音的时候,她回过头,竟然就唤出声:“于妈!”

听言,于妈一顿,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而雨晴似乎也被自己的这一声于妈惊到了,同样也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萧铭杨心中一动,眼睛猛地眯起。

“小姐,认得我?”

林雨晴摇摇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位妇人,而且一点印象也没有。

“那你刚才叫我什么?”于妈带着一丝希望询问道。“你如果不认识我,又怎么会喊我于妈呢?你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林雨晴咬住下唇:“只是脱口而出,我并不认识你,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会脱口而出地叫她的名字,而且从她踏进这间别墅开始,她心里老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于妈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开去了。看她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林雨晴顿时紧张地看向萧铭杨,咬住下唇紧张地问道:“她……她是你母亲吗?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听言,萧铭杨刚才仅有一点希望顿时破灭,心里有些难过,又有些好笑。难过的是他以为她来到这里,至少会唤起她的一点记忆,因为她脱口而出地叫了于妈,可现在又是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模样。好笑的是,她竟然会将于妈认成他的母亲,看来她是真的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

“她不是我的母亲,她是于妈,专门负责照顾我的,我从小带到大,几乎都是她在照顾我。”

听言,林雨晴总算是明白了,点头:“我明白了,你们有钱人就喜欢雇一些佣人给你们家里打扫卫生对不对?原来是这样呀!”

说完,她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自己被她盯得头皮发麻,顿时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惊觉自己已经找到他的住处了,她下次要来的话可以直接找来了,这才摸摸自己的脑袋,“既然你已经知道你住在这儿了,那我就先走了,等我下次想来的时候,再来找你。”

萧铭杨盯着她,“既然都来了,你就不打算上去看看?真真和炫儿都在楼上。”

听言,林雨晴顿住脚步,想起那两个小家伙的脸,以及期盼的眼神。

她们每天都盼着见到自己,这些日子也真的是许久没见了,想着,她点点头:“好吗。”

自从他们再一次入住这里之后,父子三人就全部搬进了雨晴之前住的那个房间,还在房间里贴了许许多多以前的照片,在美国的,在国内的,在家里的,出去旅游的,随手恶搞拍的,都有。

总之,现在房间里都贴满密密麻麻的照片,当林雨晴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这么多的……照片。

林雨晴停住脚步,不可置信地望着墙上那些照片。

真真和炫儿在房中,一个在画画,一个在百般无聊地玩着拼图,听到她的声音,真真优先放下手中的拼图,一边欢呼着朝她扑了过来。“妈咪!”

林雨晴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粉红色的小肉团子就滚进了自己的怀中,她一个站不稳,抱着那团肉团就往后倒去,整个人跌坐在地上。顿时,屁股疼痛不己。

“哎哟!”她轻呼一声,炫儿赶紧放下手中的画笔,过来扶她,关心一下就流露了出来。

雨晴的屁股摔得很疼,她实在是没有想到,真真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力气这么大,也实在想不到自己居然这么虚弱,风吹一阵就倒很夸张了,她居然被一个小肉团子一推就倒。

这说出去也太丢脸了,况且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想到这里,她抬手变拧住真真的屁股,轻声斥道:“你这坏丫头,害我摔得屁股疼死了,我也要报仇,让你尝尝屁股疼的感觉。”说完,她手中的力道不由得加重,真真顿时痛呼出声,但却还是不肯松开她,小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脖子,力道大到她快不能呼吸了。

“妈咪不要捏真真的屁股,真真怕疼!”

“怕疼你就给我松开,我快被你勒死了!”

“不松开。”

“松开!”

“不松开!”

“你想勒死我!!”她不由得加重手中的力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不是自己的孩子,可是她对他们俩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总感觉这真的是自己的孩子一般,捏着她的小屁股,就是没有觉得一点不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