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你是我的/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你到底姓什么?”

“我姓白,你可听清楚了?”白亦然终于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道。

“原来是姓白!”男人似乎明白了,想说什么却突然停了下来,有些错愕地看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您女朋友,多有得罪实在是不好意思,我……”

听他满口的话好像是古代人说的一样,林雨晴还真有点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态度这么卑谦。

而白亦然似乎被他气得有些控制不住,拳头紧握冷声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马上消失在我面前。”

“好的!我这就走!”

男人说完转身就走,却不小心撞到前面端着托盘走过来的侍者,侍者被他这么一撞,步子一滑,手中的托盘就朝林雨晴这边飞了过来。

白亦然瞪大眼睛,身形迅速地挡在了雨晴面前。

砰!

托盘上的东西落地,杯子摔成碎片,而上面的各种酒全部倒在了白亦然那件白色的西装上。

“亦然。”林雨晴刚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护在了身后,听到声音一阵杂乱,所有的人都朝这边望了过来,男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赶紧走到白亦然面前,叫服务员取来纸巾,然后一遍一遍地替他擦着西装,一边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那个男人被保安请了出去,白亦然看着为自己担忧的林雨晴,不由得勾唇一笑:“能让你这么紧张我,这一挡,我也是值了。”

听言,林雨晴替他擦着西装的手一顿,半晌咬住下唇瞪他:“谁让你替我挡的了?自作多情!”说完她丢下纸巾就想转身离去,却被白亦然握住了手,微笑地看着她:“生气了?你是我白亦然的女朋友,我不替你挡我替谁挡?”

“放手!”林雨晴愤愤地说道,嘟起红唇的模样甚是可爱。

这样的她让他眼眸一深,若不是人这么多,他早就揽着她的细腰深深地吻下去了,只可惜人太多了,会吓到她也吓到别人的。

“我不放你能拿我怎么样?我都为你挡这么多了,你让我握一手又有什么关系?”

林雨晴抿了抿唇,皱眉道:“可是你的衣服现在这样很难看,你握多久就要出丑多久,你自己低头看看。”

听言,白亦然这才低头看自己的衣服,果然,多种酒倒在白色的西装上,色彩斑斓,难看得很。

“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林雨晴道。

他只好点头,但又看了看四周,轻声道:“要是再有男人搭讪你,你别理他们,或者直接告诉他们你是我白亦然的女朋友,就没有人敢靠近你了。”

林雨晴白他一眼,忍不住伸出双手拧他的胳膊:“你怎么这么多话呀?我自己会解决的,你快去整理吧。”

“当然啊,我白亦然可容不得其他男人觊觎,你是我的!”

说完,他才低下头,在她的颊边轻轻一吻,然后递给她一个等我回来的眼神,转身就朝宴会场外走去。

一时之间,林雨晴只觉得有一道凌利的目光射地自己的身上,怒意强烈到让她感觉到了,她不由得一怔,再猛地回头,朝那道目光的来源看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只是一堆来参加宴会的人,彼此举杯碰杯,说说笑笑。

看到这里,她不由得又低下头,心想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正当她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个打扮得特别时尚的贵妇人朝自己这边走来,林雨晴不认得这个人,可是她的眼神带刀,含着恨意地瞪着自己。

待走近,贵妇人眯起眼睛冷声嘲讽:“林雨晴,你居然也来了?就凭你也敢出现在这里?真是够不要脸的!”

听言,林雨晴咬了咬下唇:“我认识你吗?”

贵妇人好像听到了可笑的笑话一般,“你不认识我?哎呀,这可真是奇迹,你居然会不认识我?是装的吧?她们都说你失忆了,我却不信。你一定是见勾引我儿子不成,转首就搭上了白家的白亦然,真是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心机居然这么重!”

心机重?林雨晴更加茫然地看着她,她实在是听不懂,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位夫人,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我根本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儿子是谁,你这样诋毁我勾引你儿子,这是诽谤。如果你再口出胡言的话,我可以告你的。”她只是希望息事宁人,说了这一番话她应该会走了吧?真无趣,怎么只是来参加一个生日宴会,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萧夫人盯住她,一身淡紫色的礼服将她完美的身材都勾勒出来了,那张脸蛋只是施了淡妆也美得巧夺天工,的确是个美人儿。

可惜是个没有背景的人,所以她根本就容不得她。

而且她还害得她现在没了儿子,公司都没有人管。她真的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那张美丽的嘴脸。

“告我?”萧夫人冷笑:“你拿什么来告我?你有钱吗?你有权力吗?”说完似嘲讽地将她从头到脚盯了一眼:“除了这身空皮囊,你似乎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了,只会用你这外表和假象去骗男人。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一般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你骗倒。”

这样的语气明显就是嘲讽,林雨晴气得咬住下唇,脸色有些难看。

是!她的家庭背景是不好,父亲是个赌徒,母亲又没有什么大成就,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难道就是看家庭背景来交往吗?这个世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想到这里,她咬唇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告诉你,人与人之间是有真情的。不过看你一口一个金钱利益,想必你身边一定没有真情,甚至连个可以谈话交心的朋友也没有吧?是!我是没有钱没有权力,但是我生活得很快乐,对待朋友我也可以很真诚,而你呢?无时无刻不去算计着,对方是否有权力和金钱,这难道就是你做人的方式吗?你不觉得累吗?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因为你除了金钱和地位什么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