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亲密关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呢,她酒量不错,怎么可能会喝了两三杯红酒和香槟就晕成这个样子。

“原来,原来是你在搞鬼……我警告你,放我下来……”

“放你下去?”徐敬冷笑:“到手的东西我会放开?你开玩笑。”

“我……”紧要关头,林雨晴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我是白亦然的女朋友,我是白家未来的儿媳妇,你如果敢对我乱来,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糟了,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这个念头让林雨晴恐慌起来,她不能晕过去,晕过去的话有可能就会被这个男人带走,有可能她的清白就毁于一旦了。

想到这里,她抬手狠狠地掐住自己的手臂,长长的指甲深入皮肤,渐渐渗出血来,疼痛让她清醒了不少。可是又疼得她差点晕过去……

“白亦然的女人?”徐敬哈哈大笑:“我睡的就是他白亦然的女人,让白家平时和我作对,我今天就试试他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居然……难道她说出来还是个错误。

一般人听到白家的名号都会吓得不敢碰了吧?这男人……却是白家的仇人。

一定是在商业是受了压榨,所以才会这么生气地对她下手吧?

可是,伊琳的生日会上为什么会邀请这样的人来?

正想着,徐敬突然将打横扛在肩上,扛着她就往外走。

林雨晴吓得想惊呼出声:“放开我……”

她被带到一个房间里,然后被毫不温柔地扔至一个床上,头重重地撞到了墙面。

砰的一声,她疼得几近晕死过去。

感觉到额前有一股湿意,可是那药却后劲非常大,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全身软绵绵的,像一条缺了水的鱼,垂死挣扎却无用。

徐敬扑上来的时候看到她的额前流了血,而她似冬已经晕过去一般,心里有些害怕,他确实是想报复白家,也想尝尝这女人的滋味,可是却并没有想闹出人命来。

如今这样……他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喂?”他伸出手,拍拍她的脸颊:“死了?”

林雨晴只是疼得睁不开眼睛而已,被他这么一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道:“我发誓,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一定要你双倍偿还。”

还有力气骂人。徐敬一下子就觉得好玩起来,抬手勾住她的下巴:“还有力气说话,看来是死不了,那就让爷来好好疼你吧!”

话落,他大手一挥就将她的礼服给撕烂去。

林雨晴只听得一声声裂帛破碎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响,心里越来越绝望,如果今天被这个男人给玷污了,那她以后可怎么办?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子里闪过。

她倏地瞪大眼睛,看着男人扑下来,吻上她的脖子。

萧铭杨……真是没有想到,她这个时候想到的人,居然是他……

只是他恐怕不会来救自己了吧?他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和白伊琳在一起。

那么……她只好。

正当她准备咬舌头自绝的时候,门却砰的一声被砸开来了,紧接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冲了进来。她身上一轻,男人被大力提起,砰的一声被踢飞,身子重重地撞在一边的墙上。

林雨晴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决提。

萧铭杨回身看了她一眼,脱下自己的衬衣给她遮上以后,便又朝着那被踢得重伤的徐敬而去,脚一下一下地踢在他的身上的重要部份。

徐敬被踢得惨叫连连,却一点手也回不得,他已经痛得直不起腰来了,只能护着自己紧要的部份,一边求饶。

可是萧铭杨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他的求饶一般,狠狠地踹着他,把他踢得奄奄一息,再也没有力气求饶的时候。

林雨晴心知再踢下去会出人命的,虽然她特别恨那个人,也觉得那个人该死。

可若是把他踢死了,就要偿命的。

她不想萧铭杨出事,只能赶紧披着衣服上前,唤道:“萧大哥,你别再踢了,再踢他会死的。”

“他该死!”萧铭杨冷冷地说道,脚上的动作没停,直至把他踢得晕死过去,他才罢休。

林雨晴愕然地看着躺在地上了无生息的男人,死了?那男的就这样死了?

似乎能洞悉她想法似的,萧铭杨冷声道:“他还没死。”

说完,他又猛地转身奔到她身前,握住她的肩膀:“你没事?”

“嘶……”林雨晴吃痛地惊呼一声,萧铭杨这才注意到她的手臂上有好几道作口,以及她的额头上还在流血。他气得发狠,“这个该死的家伙。”

“萧大哥,我头好晕……他给我下了药……而且我好像撞到了头,我现在好想……好想睡觉。”

她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两眼一闭,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里。

“雨晴!”

看她晕倒的样子,萧铭杨目赤欲裂,只能抬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抱着她冲出房间,从这里出去必定会经过宴会。

白夫人一看到他抱着雨晴从这边跑出来,而雨晴身上似乎还带着血的时候,她吓得心跳差点停止。

她奔上来,急急地问道:“雨晴怎么了?萧铭杨,你把我家雨晴怎么样了?天啊,怎么这么多的血……”

“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先送她去医院。”

“好!司机!赶紧去开车!”

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身影,白伊琳站在原地,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轻勾起唇角,喝着手里的香槟。

只差一步,真是太可惜了。

她还准备看好戏呢,却没有想到。

唉,林雨晴,你别怪我狠,要怪就怪你为什么要同我争。

医院。

林雨晴给林雨晴的伤口包上纱布,然后回身看着白亦然他们。

“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听诊器,叹了口气:“她被下了点迷药,幸好药量不大,要不然就会危害到身体,只要等药性一过她就会醒过来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她的额头受到了撞击,这可能会对她的记忆造成影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