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今生最爱的女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样了?”

“很严重。医生说,有人给她吃了封闭记忆的药,而且还是不少量,这个可以让她所有的记忆全部都消失,大脑神经受损,智力也会降退到三岁孩童。”

听以这里,白伊琳震惊得站起身,瞪大眼睛:“你说什么?封闭记忆的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看她激动的模样,白亦然反之却没有多大的情绪,而是淡淡地看着她,抿着唇不语。

“哥,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难道……你怀疑我?”白伊琳被他似乎看透一切的眼神看得心有些慌,不禁出声问道。

“你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吗?雨晴的病……”白亦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他衡量许久,终于还是选择站在了雨晴的那边。

她是他今生今世最爱的女人,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再伤害她,就算是他的妹妹也不可以。他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动一下的女人,别人竟然在她的眼皮底子下这样伤害她,而且还是……这么重的伤害!

“哥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雨晴的药是我下的?我有什么理由呢?”白伊琳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脸上一副受伤的模样。“是!雨晴姐是抢了我的铭杨哥哥,但是我知道铭杨哥哥也喜欢她,所以我心里并不恨她!也没错,我当初是恨过她,还把她推下水!差点害得她死掉,可是事后我有多后悔,你是知道的!我都用性命来赔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琳儿,不是哥要怀疑你。除了你每天给她送鸡汤,她还有什么机会去吃到那药,难道你要告诉我,这些药是她自己吃的吗?”

“我怎么知道她是怎么吃到那些药物的?就算是她自己吃也不无可能,她想忘记以前的事情她就不能吃这种药了吗?哥!我没有想到,我的一片好心发意,居然被当成驴肝肺!连送鸡汤,都要怀疑我在汤里面下药,你是我哥吗?还是以前那个疼我爱我的哥哥吗?我知道你喜欢雨晴姐,可是你不能因为喜欢她而就这样冤枉我?”

说到这里,白伊琳又平静下来,一脸受伤的模样,颓废地在椅子上坐下来,手无力地扶在桌子上面。

“没想到,只是因为一个林雨晴,你就这样怀疑我!哥哥……你不疼琳儿了吗?你不信琳儿了吗?”她用湿热的眼睛望着他。

白亦然别开脸,冷声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假装?琳儿,哥不知道你何时会变成这样的,已经不像以前的你了。以前你多么天真可爱,可是现在的你,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就这样……”

“我没有!”白伊琳突然大声起来,猛地站起身,看着放在桌子上面的水果刀,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

她突然握住水果刀,咬牙道:“我白伊琳活到现在,居然连一向最疼爱我的哥哥都不信任我了,那我就以死铭证,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说着,她抬手用力地朝自己细白的手腕上划去。

白亦然一惊,赶紧起身拉住她的手,惊道:“琳儿,你干什么?”

“放开我,让我死好了,我最亲爱的哥哥居然怀疑我给雨晴姐下药,这点信任我都得不到了,我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放开我,让我以死铭志。”

“你这个傻琳儿,就算不是你你也不用结束你的生命来证明啊!”

两人抢夺之间,水果刀无意划过白亦然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白亦然疼得捂着手臂倒退一步,而白伊琳则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哥!!”

趁她愣神之际,白亦然将水果刀自她手中抢过来,锋利的刀面刺伤他的手掌,他抬手一扔,将水果刀扔得远远的。

吧哒一声,水果刀被扔在地上。

白伊琳看着他一直流着血的手臂,上前带着哭腔道:“哥,你没事吧?”

听言,白亦然摇摇头,粗哑道:“我没事,你拿纱布帮我包扎一下!”

“好好!”白伊琳急得六神无主,只好听他的话去找纱布。

看着她急忙的背影,白亦然无奈地闭起眼睛。

看来这件事情,他不能再追究了。

而另一边。

白夫人一直守在林雨晴的身旁,累得双眼布满血丝,她本来身子骨就不好,现下又因为她的事情一直操心,守在这儿也累得不行。

萧铭杨一进病房就看到她半靠在病床之前疲惫的模样,却是始终紧紧地握住雨晴的手,他很疑惑。

之前因为他和雨晴的事情,伊琳闹自杀,她不知道有多讨厌她,可是现下居然对她的态度改变这么大。可就算她把她当成儿媳妇看待,也不可能会改观这么快,看来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突然这样的改变,他不能冒险,说不定雨晴吃这个药就和他们白家有关系。

想到这里,他上前在她旁边蹲下,冷声道:“白阿姨,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里我来守着。”

听言,白夫人抬起眼来,疲惫地说道:“也好,你能守着她,我相信你会照顾好她的,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

萧铭杨点头。

待她走后,萧铭杨坐到床沿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她,心疼得不行。

他握上她的手,抿唇道:“你这个笨女人,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傻得这么天真,还被人下药。”

“不过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说着,萧铭杨凑近她,将薄唇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第二天。

白亦然到医院的时候,一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趴在床边守着的萧铭杨,他的脚步一顿,站在原地没动望着他。

上次救她回来,也是他优先找到她,而他找到她的时候,她伤得很重。被萧铭杨抱在怀里,他急得脸色发白,抱着她喊叫救护车。

后来她晕迷了一将近一个月,他就在病床边守了她一个月,寸步不离。

直到林雨晴醒来,认不得他,他白亦然才有机会靠近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