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没有结婚/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他居然直接坐在床沿边,一手扶着她的细腰,一手捧着杯子喂她喝水。

一杯水喝下去,林雨晴才感觉喉咙滋润了不少,缓了许久。才发现他的手竟然还放在她的腰上,她一愣,赶紧伸手将他的手推开。

之后她退着身子往床内缩去,警惕地望着他。

其实她醒来以后会这番模样,他是早就料到的了。

因为医生说她醒来以后或许会忘了所有的人,也或许会智力倒退回三岁小孩的模样。

可是如今的她看来,智力应该是没有倒退,只是所有的记忆都消失了。

要不然,她就不会这样警惕地看着他。

想到这里,萧铭杨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温和地凝视她。

而真真见她醒了,欣喜地奔过来,“妈咪,你终于醒了。”

妈咪?林雨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叫谁?”声音虽然还是很嘶哑,可是却已经能说话了。

真真眼睛一红,泪水不由得就落了下来,她转向萧铭杨:“爸爸,妈咪她……”

“好了,你先出去。”萧铭杨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轻声哄道。

他还不是很了解她的情况,不想她被孩子的话影响,便轻声说道。

听言,真真只好扁了扁嘴巴,然后转头奔了出去。

而林雨晴却因为她的那句话而不可置信地看着萧铭杨,她刚才叫自己妈咪,却叫他爸爸?那她们的关系?她惊恐地瞪大眼睛。

“你别怕,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问我。”萧铭杨温和地说道,然后又坐近一分,她却害怕地又往后一分,然后惊恐地伸出手环住自己。

一般做出这个举动的人都是在自己极其脆弱的时候,才会下意识要想的疼惜自己。萧铭杨觉得有些难受,喉头哽了哽,没有说出话来。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良久,萧铭杨一直心疼地看着她,而林雨晴还是忍不住,环了环自己,终是抬起头来。

她探究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听言,萧铭杨有些难受地看着她,他是谁?两人没有结婚,他能怎么回答,是她的丈夫?她会信么?就算信了,可是如今的她什么记忆都没有,她会如何想?

若是等有一天她突然想起所有的事情,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怪他?

一连的担心让他难以启齿,不知道如何告诉她。

问完他是谁以后,林雨晴又一愣,咬住下唇。

自己是谁?从哪里来?怎么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想到这里,又问:“我是谁?”

她越想不起来就想拼命去想,可是越想头就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她痛呼一声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脑袋。

头痛欲裂,只要她一去想之前的事情,想记起些什么,就会痛得她想尖叫。

“啊……”她痛呼出声,身子倒在床上。

萧铭杨见状,担心地上前扶住她,急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放开我!”林雨晴用力地将他推开,瞪大眼睛:“别碰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觉得头痛欲裂了。

看着这样的她,萧铭杨忽然觉得如果不告诉她的话,她可能会一直想,然后一直头痛。他不忍心看到她这样,只好咬牙道:“我是你丈夫啊,刚才真真的话你没有听到么?她喊你妈咪,喊我爸爸,你说我是谁?”

听言,林雨晴倒是平静了下来,静静地凝视着他:“丈夫?难道……我是你的妻子?”

萧铭杨点头。心里却暗道,对不起了雨晴……我只能这样了。

“那为什么……我一点也记不起来?我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们样子?”

既然他已经说谎了,就继续说下去吧。

“因为你前阵子出了车祸,伤到了大脑,失去了记忆。”

“失去了记忆?”

“对,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看她渐渐安静下来,萧铭杨便慢慢地靠近她。试探性地握住她的手,见她没有挣扎,便加重了力道。

“不要在意之前的事情好吗?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有我在你身边,不要怕,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听言,林雨晴抬起头看着他,眼里带着疑虑和一点点惶恐。

萧铭杨低头对上她的眼睛,朝她坚定地点头:“别害怕,一切有我。”

“可是……”她似乎还有些疑虑,却被他握紧了双手:“相信我。”

本来林雨晴是想怀疑的,可是见他的眼神坚定,心里也莫名地安静下来。

见她安静下来,萧铭杨抬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你饿不饿?刚醒了,想不想吃东西?”

吃东西?这些日子以来她的身子都是靠输液补充体能,滴水末进,要不是靠这些,估计她的身体早就撑不住了。

可是吃东西,她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吃。想到这里,她摇摇头:“我不想吃。”

听言,萧铭杨抿了抿唇,她的脸色还这么苍白,不吃点实在不行,不过她饿了这么久,估计是没有胃口吧?

想到这里,他松开她,握住她的肩膀凝视她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我一会儿过去接你,你先休息。”

“休息?”林雨晴眨眨眼睛。

“嗯。”萧铭杨将她放置在床上,重新替她盖上被子,将她安置好以后,轻声道:“你在这儿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

林雨晴看着他点点头。“好。”

“乖!”他低头在她额前落下一吻,然后起身离去。

等他走后,林雨晴睡不住,她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久到现在躺下去一点睡意也没有。虽然身子有些虚弱,但是缓过来了,下床出去走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想着,她掀开被子,然后赤着脚下床。

许久没有下床,脚刚碰到冰凉的地面她就缩了回来,伸手环住自己。

已经快入冬了么?怎么天气居然这么凉了……

盯着旁边看了一会儿,衣架上挂了一件黑色的男式外衣,明显就是萧铭杨挂在那儿的。她多日没有起身,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外衣,只是……自己这身衣服,怎么会保持得这么干净?

难道是有人一直替她换衣服?那她的衣服都是谁换的?难道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