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得不到卫枫的喜欢,那也不能剥夺别人被他喜欢的权力不是。

想到这里,南婷点头温柔地笑道:“好,只要你喜欢,那就出去走走吧。”

听言,林雨睛的眼中闪过一抹欣喜,而卫枫则看着她,露出一抹微笑来。

等她吃完梨子,南婷替她收拾了一会,还细心地替她把头发梳理,然后将她那一直披在肩上的头发给扎在脑后,这才看起来有些精神。

因为她身子还很虚,所以她特意让护士找来一只轮椅,然后让卫枫将她抱到轮椅上坐着。

“你身子还没好,就坐在轮椅上,让卫学长推着你到处看看,晒晒太阳也是行的。但是不能去太久,一会就得回来,好吗?”

“嗯!”林雨晴用力地点点头,表情如同孩子一般,坐在轮椅上也不住地晃着腿。

“那我们就先走了。”卫枫走到林雨晴身后,推着轮椅,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走了出去。

等她们走后,南婷还是无力地跌坐在病房上。

尽管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可是看他对她温柔的样子,心还是止不住地疼。

大概也只有林雨晴,才能让他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和微笑了吧?

那是她……奢求了大半辈子的东西,都得不到的。

他们前脚刚走,萧铭杨后脚就踏入,看到空空的病房只剩下南婷自己一个人坐在那儿。他心里一急,上前就握住她的肩膀:“雨晴呢?她人呢?”

南婷差点被他吓死,不由得拍拍胸口:“你要吓死人啊?走路都没有半点声音的,连门都不敲!”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问你雨晴呢?你不是说会好好照顾她的吗?她现在人呢?去哪了?”

听言,南婷哼了一声,然后将他的手推开。

力气真是大死了,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她一面不满地揉着自己被握疼的肩膀一边说:“你别这么急好不好?雨晴她没事。”

“那她在哪里?”

听到她没事,他悬着一颗心才放了下来,但还是不放心地追问。

南婷无所谓地道:“她和卫枫出去玩了。”

“你说什么?”萧铭杨脸色一变,随即危险地眯起眼睛看她:“你说是雨晴的好姐妹,我才把她托给你照顾,没想到你……”

“干嘛!”南婷站起身,气势也不输他,双手叉腰:“是她自己想出去的,我让她去一会儿怎么了?难道要一直把她闷在病房里啊?”

“你……”

“我什么?”南婷气道:“你和她又还没有结婚,别以为她就是你的人,她有自由的,她想和谁在一起是她自己的选择!”

萧铭杨气极,脸色变得森冷,如果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南婷而是卫枫的话,他早就一拳到她哈米了,哪里容她在自己面前说这样的话。

可惜他萧铭杨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打女人。

想到这里,他抿唇瞪了她一会儿,转身就往外走去。

南婷看他要走,便赶紧叫住他:“你去哪?”

他却不理会她,直接就往外走。

“我告诉你,雨晴难得心情不错,你不要去破坏他们!”

“喂!你到底听到我的话没有?”

前面那人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估计是听到了自动屏蔽了,步子飞快,没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南婷嘟嚷一声,头疼地抚上自己的额头。

这两个人男人凑一起果然就不得安宁啊,两个人都想得到她,得到她的心……这会儿她又失去记忆。

两人怕是巴不得自己在她心里赶紧占有一席之地吧?

怎么事情发展越来越复杂了?

卫枫推着轮椅,其中眼神一直温柔地定格在前面的人影上,迎面走来的护士和病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发出羡慕的声音。

比如好帅的男人,好幸福的女人之类的。

可是林雨晴却一直好像没有听他们的话一般,又应该是听不懂。因为这里是国外,大多数都是外国人,虽然有少数的中国人。

她长开手臂,抬起头闭起眼睛,整张脸都沐浴在阳光之下。

虽然说是中午,但已经入冬,所以这样的阳光照在脸上,暖暖的,痒痒的,特别舒服。

看她开心的模样,卫枫也不忍去打扰她,只是一直温柔地注视着她。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才停了下来,然后看着这里一片绿意,轻声道:“现在还有绿色可以看,不如你多看一会,要是等下雪了,估计这里就不会再有这些绿色的景象了。”

听言,一直闭着眼睛的林雨晴终于睁开了眼睛,不睁开还好,一睁开她就怔住了。

真是没有想到,医院的后方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青翠的树木。

旁边也有许多人,搀扶着相互走动着,也有像她一样坐在轮椅上的,更有拿着拐杖的。

不过她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

她微微抬起头,轻声问道:“什么时候,会下雪呢?”

她对雪有一种莫名的好感,纯白无暇,像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大概,在她心里也只有大雪才是最美好的吧?

看她一脸期盼的模样,卫枫不禁轻声问道:“你喜欢下雪吧?”他记得她以前说过,冬天下的第一场雪,就是她的生日。

看来,离她的生日应该不远了。

“喜欢。”她轻声回答。

“我就知道你喜欢。”卫枫走到她面前蹲下,抬起头凝视着她。

听言,林雨晴垂眼看他,有些讶异:“你怎么会知道?”

“你忘了你以前和我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你说冬天的第一场雪,是你的生日。”

林雨晴顿住,初雪的日子,是她的生日?可是她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想到这里,她咬唇道:“我已经……不记得了。”

卫枫握住她的小手,另一边又替她将额前的一缕发丝拨到脑后,轻声道:“我记得就行,雨晴的生日,我永远都记得。有件事情想问问你,行吗?”

“什么事情啊?”林雨晴对眼前这个温柔体贴的他有了一丝好感,便轻声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