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一定要坚持/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他又问:“以后我们能去看你妈咪么?”怎么说,这一次又遇到了她,他真的不想再放弃。

“当然可以,等我妈咪以后恢复记忆了,她就会记得你了。”

“真的?”

炫儿点头。

而萧铭杨站在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若是雨晴恢复记忆了,也不知是喜是忧。

想到这里,他才回过神来,轻声对炫儿说:“炫儿,手续都办好了,我们回家吧。”

听言,炫儿点头,然后回到轮椅旁边,推着林雨晴的轮椅往外走。

等他们走后,卫枫还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发愣。南婷见状,便走过去轻声道:“卫总,别太难过了。”

“她……到底萧铭杨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又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我……”

“不是萧铭杨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本来就不认识你。”

听言,卫枫猛地回过头:“你说什么?”

“她的病就是这样的,只要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南婷轻声说道,咬住下唇:“就像她认识你不认识萧铭杨一样,就算她现在对你百般好感,答应你任何事情。可是只要一觉醒来,她就会把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什么?”卫枫震惊无比地看着她,似乎不敢相信从她口中所听到的。

“你也很震惊吧?我之前知道的时候也很震惊。”说到这里,南婷叹了一口气:“我想这些日子以来雨晴受到的苦一定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为什么她会选择性失忆,之后又被陷害,吃到了那种被禁止的药物。唉,也不知道炫儿会有什么办法医治她?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啊,而且你看这家医院也是极有名的,听说她在这儿呆了快一个月了也不见得有好转,我真担心……”

“炫儿人小鬼大,他一定有办法的。”卫枫低下头喃喃地说道。

他还以为雨晴是开始接受他了,没想到她居然是又失忆了。今天的情况居然也……

看他难过的样子,南婷心里也不好受,她看着他的背景半晌,手抚上了自己受伤的手。

那里还隐隐作疼着,虽然说伤口已经复合,可是他这样的作法让自己的伤口又裂开了。

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你的话,或者你为他做得再多。于他而言,永远都只有感动吧?可是感动不是喜欢,更不是爱。

连喜欢都没有的感情,就算开始了也不会长久。

这样看来,她这次回来又是她自作多情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如被绳子拧住一般,狠狠地疼着。

而另一边。

炫儿口中的白叔叔,其实闻名世界的有名心理医生,东方白。

此人不仅对心理学有研究,在医学上也是数一数二技术精湛的医生,有多少病人的手术都是靠他来做的。

不过此人脾气古怪得很,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叫得动他的。

炫儿说让萧铭杨陪他去机场接一个神秘的朋友时,他还笑他什么时朋友这么神秘,他却笑着继续故作神秘。

直到,一个夫妇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走出机场,他才看到炫儿的眼睛里一亮,之后他猛地朝他们挥小手。

萧铭杨眯起眼睛,看着那对向他们走来的夫妇。

男人高大帅气,女的娇小可爱,而小女孩则是和女的长得很相像,却是有男的神韵。

“他们就是你等的人?”萧铭杨开口问道。

听言,炫儿不理会他,直接朝他们挥手。

“老白,你看,是炫儿!”女人兴奋也朝这边兴奋地摆手,牵着小女孩快速地朝这边走来,而他身后的男人则是一脸无奈,一边跟着前走一边说:“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老白,我还那么年轻!!”

女人极本不理会他,“都是孩子的爸还年轻,你以为你是妖精啊?”

“白叔叔,白阿姨!”炫儿唤道。

男人一下子就怒了,抬手就将墨镜摘了下来,气愤地吼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叔叔!要叫哥哥!”

听言,炫儿歪着头:“叫哥哥?那不是很奇怪么?”

直到他摘下墨镜,萧铭杨才认出眼前的人来,“东方白?”

东方白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便顺着声音来源望去,看到萧铭杨的时候似乎一点惊讶都没有,而是挑了挑眉。

这个当初给伊琳做手术的医生,居然会在这里。

对啊,他怎么没有想到找他给雨晴看病呢?

怪他太急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居然连他都没有想到。

不过他却知道这个人是难请得很,只不过当初他能来给伊琳做手术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好啊,萧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东方白咧嘴,朝他客气一笑。

听言,萧铭杨一愣,他居然一点都不惊讶?

炫儿却是勾了勾唇,不说话。

东方白摇头叹气:“你这个小家伙,我们可是日夜兼程过来的,你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就这样空手来了?”

听言,炫儿挑了挑眉:“你需要我给你带什么吗?不如我带你去大吃一顿?”

“吃?吃一顿就想贿赂我?老子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容易……”

“好耶好耶!炫哥哥带我们去吃一顿!”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旁边扎着两朵小辫子穿着娃娃洋装的小女孩便兴奋地跳起来拍手。

东方白顿时脸一黑,低头戳自家女儿的脑袋:“喂,东方菲,你凑什么热闹,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啪!

他的话刚说完,脑袋就挨了一个巴掌,萧铭杨有些不可置信地朝那人看去。

只见他妻子笑眯眯地收回手,皮笑肉不笑:“告诉过你几次了,不许这样戳菲菲的脑袋。”

东方白一愣,之后把目光移到萧铭杨身上,发现他正看着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压低声音凑近他妻子:“那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在外人面前这样打我脑袋吗?”

“因为你不守承诺,所以我只好出手解决你咯!”他妻子说完还得意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拉着菲菲的手上前道:“炫儿,你妈咪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