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都是意外/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意外闯进了他的房间,而他又以为她是下属帮他找的女人,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睡上了。

之后他才发现她是完壁之身,又被她掉下的耳环震惊到,事情询问清楚以后才发现两个是误打误撞的。

之后他就一直找她,可是却一点她的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她出国了。直到五年后她又伪装着出现在自己面前,若不是他老是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是谁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心疼她呢?她独自一人把孩子养大,又没有结婚,也没有依靠别人,想必过得更苦。

而且两个孩子被教得这样好,而他也没有做好,居然还让她屡次受到伤害。

他的心里很自责。

“不管怎么样!你就是对不起她!你现在找到她了,她还变成这样!”冷哼一声,付妮扭头不打算理她,而是寻着屋子走进去,边走边问:“雨晴呢?”

正说着,自己滑着轮椅的雨晴正好也出来了,两人一碰面。付妮和东方白均是一愣,而雨晴却是满脸迷茫地看着她们。

“雨晴……”付妮的脸上缓缓地染上泪意,看着瘦了许多的林雨晴,她不忍地咬住下唇,“才多久没见,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吧哒!

一滴晶莹的泪珠沿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她忍不住咬住下唇朝她扑了过去。

萧铭杨心里一急,赶紧大步挡在她面前,“雨晴身体还很虚弱,你别碰她。”

虽然她是为雨晴好,可是她这样的撞击力撞过去,雨晴哪里受得了?

“你!”付妮本来是想抱着她好好地哭一场的,结果被人这样拦住了,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你什么意思啊?我是来看她的,又不是想对她怎么样?”

真真拉拉付妮的袖子:“白阿姨,我妈她身子真的很虚弱。”

听言,付妮一顿。之后又将目光落在林雨晴的身上。

脸色再也没有以前的红润,反而是惨白惨白的,本来就尖细的脸也瘦了许多,更加凸显她的大眼睛。深深的,如一汪幽谭一般。

这个坏丫头!不管怎么样,还是美得那么让她嫉妒!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下唇:“好吧,那我只过去和她说话就好了,你们让开。”

听言,萧铭杨这才放心地让开身子。

付妮走过去在林雨晴面前蹲下,又是眼泪汪汪的模样:“雨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林雨晴看着面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可人儿,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问:“请问你是?”

“什么?”付妮有些反应不过来。

炫儿挑眉看向东方白:“白叔叔,你没把我妈咪的情况告诉白阿姨?”

东方白摇摇头:“平时在家里,我哪里有说话的地位?”

听言,炫儿附和地摇摇头:“那倒也是。”

“喂!死小鬼头!你还真是……”

“东方白!!”他正打算骂炫儿一顿,前方就传来付妮的尖细吼声,一股不好的预感浑然而生。他身上的嚣张的气焰顿时消失了去,犹如一只小狗见到了自己主人一般,讨好地走到她身边:“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你这个鸡蛋炒鸭蛋!居然没把雨晴的情况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让我断你粮?啊?”说着,付妮伸手凶狠地揪住他的耳朵。

一米六的她看起来特别娇小可爱,长相也是很甜美的那种,如果不说话的话还以为她会是个很文静的女孩。

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这么彪悍。

身高185公分的东方白在她面前,就犹如一只宠物一般,任她骂任她打,却是半点回嘴回手都不会,还是一脸害怕的模样。

虽然他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无奈,可是萧铭杨还是清楚地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幸福和宠溺。

大概,这就是幸福吧。

如果雨晴会这样对他的话,他也是……完全不会反对的。

“你……你没问我啊。”

“我没问你就不会说啊?那你以后是不是不用吃饭了?我也不会问你是不是不用吃了?”

“老婆大人,我错了!”

和自家老婆大人闹?实在不是聪明男人的做法。

吵赢了她不理你,就连床上也不给你睡,到时候你想抱抱想亲亲都没有,这不是苦了自己吗?

想到这里,他只能认命地在心里叹气。

谁让他爱她呢?娶了个这么彪悍的老婆他也只能认命了。

“快给雨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失忆的?”付妮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到雨晴的跟前,气呼呼地说道。

“要我给她看你也得先放开我的耳朵啊,你这样拉着我怎么看啊?”

“哦!”付妮听言这才松开手,然后瞪了他一眼:“快点。”

东方白这才有机会直起腰,然后转向萧铭杨:“我想知道她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以及她最近的表现还有情况。”

这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不过萧铭杨并不惊讶,而是点了点头。“这边来。”

于是两个男人进了房间交谈去了,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两个女人还有三个小孩子。

看着坐在那儿始终没有什么情绪的林雨晴,付妮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死心地问:“雨晴,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吗?”

炫儿在一旁叹气:“白阿姨,你不用问我妈咪了,我妈咪连我们都不认识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的?”付妮有些难过地看着她,“这才多久,不到一年,你居然就变成现在这样……”

听言,林雨晴却是微微一笑。

她知道自己遗失了记忆了,萧铭杨早就告诉过了她,而她也觉得自己失忆有点对不起她们。更是连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不认识了,而且面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一定是个很关心她的好朋友吧?

想到这里,她轻声道:“对不起,因为一场车祸我的记忆都没有了,我记不得你们是谁。可是没有关系,只要你们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