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女人的斗争/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

“你的意思是?她只要每次入睡,醒过来都会把之前的事情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

“嗯。”萧铭杨点点头:“已经三四次这样了。”

听言,东方白皱起眉头:“看来她的病有点棘手啊!”他做医生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倒是听说过,如今遇到还是第一次。

但是以他的医术,想救她,应该也不难。

不过,一切都还得看她自己。

若是她想屏蔽过去的记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刚才还说,她服用过屏蔽记忆的药物?”

萧铭杨点头:“等她病好了,我一定会查清楚是谁陷害她的。”

“唉,看来你家这位是多灾多难,又是车祸又是流产,这会儿又被陷害的。前后没有关系吧?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

听言,萧铭杨一顿。

是啊,这前前后后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总是莫名其妙的,到底是谁做的?

“看来,你也不知道?”东方白挑了挑眉:“这女人之间的斗争啊,是最可怕的。当初我和付妮刚在一起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她受过多少欺负,只不过这丫头倔强,什么苦都吃过来了,而且她比较好强,所以也不是很好欺负的。”

女人的之间的斗争?萧铭杨拧起眉头,一直想和他在一起的人也只有白伊琳而已,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不……不可能吧?他眯起眼睛,伊琳看起来那么单纯,又割脉自杀,她不像是那种会做出这样事情来的人。而且当初她出车祸的时候,她正在动手术。

所以可以排除是她的可能性。

在厦门她无缘无故消失,她也是一点她的行踪都不知道,所以这点也可以排除。

那会是谁?

“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的吗?”他出声问。

“失忆又不是很严重的病,当然有。”东方白云淡风轻地说,“不过这个需要一个过程,如果你不想让她痛苦的话,那还是让她永远忘记以前的事情吧。”

“什么意思?”

“如果想让她记得以前的事情,就必须不断地刺激她的大脑神经,让她见以前的人,去以前去过的地方,经历过以前经过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东方白略一沉吟,脸色有些沉重。

“是什么?”萧铭杨见他脸色沉重,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她失忆之前最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最后发生的一件事情?”萧铭杨拧起眉头,当时……应该是出了车祸?

东方白挑了挑眉:“是车祸对吧?而且她还流产了。”

听言,萧铭杨脸色凝重,没有点头也没有答话。

“看来就是了,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如果你……真的想让她恢复记忆的话,就要不断地刺激她的神经,而我说的最重要的是,让她重蹈覆辄。”

“又是车祸?”

点头,东方白摊手:“只有这样,才能刺激到她的大脑,让她的记忆重现过去,再慢慢地想起来。”

“不!”萧铭杨摇头:“怎么可以让她又重现那样的场景,那样会伤害到她的。”

“只有这个办法,只有不断地刺激她神经和大脑,她才有可能会恢复记忆,而且恢复记忆的几率并不是很大。”

“不!不能这样伤害她!”萧铭杨摇着头:“我宁可她一辈子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也不能这样对她。”

东方白站起身:“记不起来?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你就是必须向她解释你是自己是谁,她是谁,这样的日子,你想过吗?”

听言,萧铭杨怔住。的确,他真的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睡一夜之后就把他给忘得一干二净。

他希望她永远记着他。

“看来你也不想,哪个男人会想要自己心爱的女人记不住自己。”说到这里,东方白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倒不是这个问题。我现在可以帮你解决的是,给她开点药,再开导一下她,她以后不会再忘记之前的事情。也会记住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只不过她自己选择要遗忘的那些,估计是再也不想不起来了。”

听言,萧铭杨好像在黑夜中看到远处的光明一般,他猛地抬起头,“真的可以?”

“我尽力而为吧,我要是不医好她,估计我家那位也不会放过我。”

而另一边,付妮几人已经打成一片,见到他们出来,便赶紧迎上去。

付妮是毫不客气地揪住了东方白的衣领:“怎么样?雨晴的病情……”

“老婆大人!肯定能!你先放开我!”他东方白也真是太没有面子了,又是打脑袋,又是揪耳朵,这会会儿又是揪衣食,他……真是活得太没有男性的尊严了。

“那你还不赶紧去,磨蹭什么!”说完,付妮拉着他上前,对着他的屁股就踢了过去!

萧铭杨不禁大跌眼镜,本来她的举动就已经极其彪悍了,现下……更是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个付妮,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心里顿时有些同情起东方白起来,没有想到他一世英名,居然被一个女人这样……对付。

幸好,雨晴不是那样的人。

林雨晴看着东方白朝自己走来,她拧起眉头,“我没病。”

听言,东方白停住脚步,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妻子和萧铭杨。

付妮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上前握住她的肩膀道:“我们当然知道你没病,可你不是失忆了吗?你想不想记起以前的事情啊?我们家老白可以帮你的哦。”

老白!又是老白!东方白气愤地握拳,他明明那么年轻,却被这一群群的人叫得那么老。

“记起以前的事情?”林雨晴喃喃地问道,之后目光一一在周围的人前略过,之后将目光定格在萧铭杨身上。

这个人,说是她的丈夫。

他的确是长得很英俊,而孩子也很像她。

她有点不想相信,因为自己并不优秀,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丈夫呢?可是那两个孩子,一个像他,一个像自己。

让她不得不去相信,她和他就是夫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