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她的眼泪/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样的她,他的小腹就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

该死的!

萧铭析在心里低咒一声,他刚才已经折磨得她特别累了,不能再折腾她了。

而趴在她怀中的小女人好像有感觉一样,抬起头来望着他:“你……”

听言,萧铭杨有些尴尬地望着她:“你怎么不睡?”

林雨晴摇摇头,一把抱住他的脖子。

小家伙的亲近让他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温柔,他也紧搂住她,柔声问道:“怎么了?”

“我不想睡!”她闷闷地说道,说出来的话热气却全部喷到了他的脖颈之上。

“为什么?你不累?”他扣住她的下巴,有些邪魅地盯着她看,目光灼灼地落在她的唇上,而后舔了舔唇角。

见状,林雨晴瞪大眼睛:“你……我告诉你,你已经折腾我够呛了,别再想了啊。”

“你不是不累么?”他宠溺地望着她。

“谁说我不累的?我累得不行……”

“乖!”他柔声哄道:“那就睡一会。”

“不!”林雨晴负气地窝进他怀里,抱紧他闷闷地道:“我不要睡,一会睡醒以后我就不记得你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听言,萧铭杨一怔,眼里有些异样的光芒呈现。

他看得出来她很累,可是她却倔强地睁着眼睛不肯睡觉,原来竟是因为这个?心里有些发疼,他搂紧她:“笨女人,就算你把我忘了,也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了?”林雨晴一听不乐意了,气愤地问道:“难道你不在乎我?所以我忘记你就更好了?或者说你是觉得已经把我吃干抹净了,我忘记你了你就可以去找其他女人了!”

萧铭杨看她的小嘴如机关枪一样扫射个不停,顿时有些无奈地伸手捏她的小脸:“你这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你说呢?”林雨晴别过头,负气地不看他。

“笨女人!”萧铭杨将她的头别过来,轻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我没有关系,但是我会永远记得你……”他突然深情地道。

听言,林雨晴一怔,随即感动地望着他:“就算我忘了你也没有关系吗?”说到这里,她突然有些难过,朝她凑过了过去,脸颊在他的脸上摩擦着:“可是我不想让你难过。”

萧铭杨刚想说她是个傻丫头,突然眼里一凉,他眨眨眼睛,好像是有什么湿热的东西掉进他的眼里了。

抬起头却见林雨晴的眼睛红红的,含着泪。

难道刚才滴进他眼里的,是她的眼泪?

“傻丫头,你哭什么?”他顿时有些急了,忙捧住她的脸担忧地问道。

林雨晴一把抱住他:“不要叫我睡觉,你不想让我难过,可是我也不想让你难过,你让我再记住你一会。”

说着,她的泪落得更凶。林雨晴不可抑制地难过起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地难过,可是她就是突然觉得好难过,眼泪哗哗地流。

“笨女人,你别再哭了!”她的眼泪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可是她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哭得这么伤心难过,“我答应你,不叫你睡觉就是了,你别再哭了。”

听言,林雨晴不断地抽泣,眼泪却还是没有止住。

看来这个小女人,是真的挺在乎他的,要不然就不会这么伤心难过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低下头,薄唇覆盖在她的眼睛上面,林雨晴本来还在难过,他却突然吻住自己的眼睛。

让她不由得一愣,刚想张唇说些什么,他的手指却点住她的红唇,不让她说话。

林雨晴便没有再说话,颤抖地闭起眼睛,任他的唇在自己的脸上一遍一遍地吻过。

起初他的唇只是落在她的眼睛上,替她吮去眼睛上面的泪珠,而后又缓缓地下滑,将她脸上的泪痕全部吮干。最后,他的唇还是重重地落在了她的唇上,轻柔地舔抵着。

知道她累,就算自己忍不住想要她,可萧铭杨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吻了她一会儿才离开她的唇,然后将她收进自己的怀里。

“知道你累,好好睡吧,醒过来的话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他说着,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他的话就好像有魔力似的,林雨晴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趴在他的怀里,缓缓地闭起眼睛。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怀里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

看来这小家伙已经睡熟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柔软,搂着她更紧。

直到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萧铭杨这才依依不舍地起身,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自己的衣服。

然后替还在熟睡之中的林雨晴盖好被子,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他忍不住弯腰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出去的时候,付妮他们果然晨跑回来了,虽然是冬天,可是这几个人却是跑得满头大汗。

“累死我了!”东方白整个人像个瘫痪一般,直接倒在沙发上直喘气,而东方菲也是累得直喘气,直接就压到了东方白的时候,也是瘫在那儿不动了。

反倒是炫儿,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之后便回了房间。

“萧先生,不是我说你,你家炫儿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跑了这么久居然一点气也不喘,这也太奇怪了吧?”

付妮也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拿手在脸颊边扇着风,“真是累死我了也热死了,浑身都是汗啊!不行不行,我得去洗个澡!”说完,她又风风火火地回到了房间,取了衣服便进了浴室。

东方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都累成那样了她居然还有力气去洗澡?

看着这一幕,萧铭杨走到他身边坐下,“你们每天都这样跑?”

听言,东方白一边喘气一边道:“兄弟!你家那位会逼你每天跟着晨跑吗?”

萧铭杨不由得轻笑出声,那只小懒猪就算了吧?能早点起床就得了,还希望她起来晨跑?他可是清楚地记得,以往礼拜天不用上班的时候,她都是睡到炫儿去扯她醒,要不然她就一直睡,睡到地老天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