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走得决绝/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她第一次对他这么大声地说话,也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

卫枫也是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虽然性格高傲,对其他男人不屑一顾,可是却唯独对他唯唯诺诺,说什么便是什么,把他的一切都安排好,了解他的一切。

可是今天她居然……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难道你听不明白吗?卫总,你说我不守本份,妄想不可能的东西?我什么时候不守本份了?这么多年来,我是作为你的秘书跟在你身边工作,我的能力比谁差了,你的工作行程我帮你处理得妥妥当当。对你也从来没有妄想过什么,是!我是喜欢你,并且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喜欢你的,你也知道。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我不也没有说出口吗?我一直以来不想说出口,就是知道你心里有人,所以我也不敢想什么,只要能在你身边工作,能时常看到你就行了。”说到这里,南婷深吸一口气。

咬住下唇,力道大到自己很痛,她忍着眼泪不让它流下来,继续说:“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今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卫总,我对你很失望。”

说完这番话,南婷不再理会他,也不管他是否会再说其他。直接转身就朝另一边走去,走得潇潇洒洒。

看她的背影,似乎走得很决绝。

可是任谁也没有看到,南婷在转身的时候,滚烫的泪珠沿着眼角就凶猛地落了下来,以不可收拾之势,眼泪横飞。

原来这么多年的努力,在他的眼里都只是不守本份,妄想得不到的东西而已。

她没有想到,就算他不喜欢她,可是也应该对她有些感动,却没有想到,连一丝的感动都没有。

直到拐了角,南婷的步子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奔跑起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的步子一趔趄,整个人就朝前扑去,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包包甩出去好远,高跟鞋也应声而断,而手则是又撞到了受伤的地方。

有人捡起她的包包,又朝她走了过来,利落地将她扶了起来,用轻快的英文担忧地询问:“小姐,你没事吧?”

听言,南婷抬起头朝来人看去,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粗犷男人,此时眼里正充满担忧地望着她。

南婷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一个人过路的陌生人都可以用这样充满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可为什么一个自己跟了那么多年的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居然对自己一点感动都没有呢?

手上突然有些痛,她知道,那是之前替卫枫挡的伤,本来已经慢慢复远了,可是……她怎么觉得伤口总是在被反复地撕扯,没有复元的可能了。

“小姐,你没事吧?”男人见她一直呆呆地望着他,没有反应,眼上却是满脸泪痕,不由得担忧地问多了一句。

南婷却突然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男人被她弄得手忙脚乱,又以为她听不懂英文,只好用他学得七七八八的中文,结结巴巴地说:“小姐,你是不是哪儿摔到了?我送你去医院好吗?”

不管这个男人是陌生人还是外国人,她此时此刻真的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想到这里,南婷一边哭着一边扑进他的怀里,伸出手将他的脖颈紧紧地圈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所做的一切就那么不值得吗?”南婷抱着那个外国男子哭得稀哩哗啦的,眼泪全数落在了他的衣服上。

外国男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有些怔愣住,他是有些洁癖的人,一点小脏他都有些受不了,更别说这女人在他的怀里哭得他衣服都湿了。

他很想把她推开,可是低下头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就于心不忍了。

半个小时以后

南婷到自己的公寓面停下,然后转身对那个外国人轻声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会儿她已经擦干了泪痕,也整理好了衣服和头发,看起来更加是明艳照人。

男人被她这般模样吸引得有些怔愣,直到听她说谢谢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脑袋,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回答:“不客气。”

南婷也冲他温柔地笑着,正想跟他道别然后上楼去的时候却意思瞥见他身上衣服胸口处湿了一大片。

“那个……”她不好意思地盯着那个地方。

闻言,外国男人也低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那一片湿意,他赶紧摆手:“没事!”

“你方便留个电话吗?我改天请你吃饭,就当作是赔罪,你帮了我我居然还把你衣服弄成这样,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听到她说要留电话,男人赶紧点头,然后说:“我的名字叫做杰克,电话是……”

记好了电话,南婷抬起头便见他正看着自己,咬了咬下唇,她转了转眼睛:“我还有点事,就先上去了。下次有机会请你吃饭?”

杰克点点头:“好的,美丽的中国小姐,期待我们再见面的一天!”

回到公寓,南婷将包包往旁边桌子上一丢,然后整个人倒进沙发里,抱着抱枕。

真是太丢人了!她居然在马路上摔倒,而且还抱着一个外国男人哭得死去活来?

这么多年来她一向理智,不管是发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用最冷静的态度面对,自己给别人的一面都是冷静和优雅的。

从来没有像今天失控过,而这失控的源头却是卫枫。

一想到卫枫,心口处又狠狠地疼了下。

他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那些话就如同刀子一般,狠狠地剜她的心,痛到鲜血淋漓。

比上次她替他挡了那一分,还要痛到极致。

脱下外套,卷起手管,她看着还绑着绷带的手。

看来这伤,是永远都好不了了。

南婷盯着那伤口,突然用力地将绷带全数扯了下来,伤口被剧烈地牵动,顿时渗出血丝来。

手臂上传来麻麻的疼痛感让她忍不住咬住下唇。

她几乎想叫出声来,可是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忍磁着自己的声音。

看着那些鲜血一点一点地渗出来,她的眼神慢慢地淡了下去。

就这样疼吧,或许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会好受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