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咎由自取/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着,她索性往后一倒,闭起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南婷啊南婷,你这么优秀,多少男人追着你屁股后面跑。只要你一点头,他们什么都可以给你。

可是你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学了自己最不想学的东西,又做了自己最不喜欢做的工作。

浪费了那么多年的青春和精力,却换来一句妄想。

妄想?

呵,的确是妄想啊,明知道他心里没有自己,她却还是死缠在他身边。只要想着,时间久了,他或许就会把目光慢慢地放在自己身上。

可是她却忽略了,那人是多么痴情执着的一个人。

如同自己这般执着,喜欢一个人到极致,哪里是说变就可以变的。

若是可以,自己也不用守着他这么多年了。

怪他吗?不,这一切都怪自己。

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是她自己犯贱,才会喜欢他这么多年。

既然他这么看不起自己,那从明天开始,她对他的心思,就此断了吧!

虽然心还是会痛,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只有忘掉,断了念头才是解决事情的好办法。

而另一边。

萧铭杨已经煮好了药,端进房里哄着林雨晴喝。

本来林雨晴一听说这是给她补而且对她的记忆恢复有益的药,便捧起碗打算喝的,结果一闻到药的味道,她就有些忍不住想吐,便放下碗,摇摇头:“我不喝。”

“怎么了?”萧铭杨关切地问道,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他也是皱起眉头。

熬的时候味道就很不好了,他也很不喜欢这个味道,东方白那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把这些药都混合在一起,煮出这个味道来。

但是她的身体的确是太虚弱了,得大补。

想到这里,他轻声道:“苦口良药,你还没喝到呢,你就不喝了?”

“这味道好臭,我一闻到就想吐。”林雨晴拧着秀眉,可怜兮兮地说道。

“乖,只有喝了你才会好。”他只能轻声地哄着她。

其实记不记得起来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她虚弱的身子。

林雨晴却突然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靠近他,“是不是只要我喝了,我醒来就能记得你了?”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犹如天上的星辰一般,他点了点头:“对,这药是东方白开的,可以帮到你,你乖乖听话,把它都喝了好吗?”

“好是好,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10个他都会答应。

“你得先答应我!”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只要她肯喝药。

林雨晴调皮地眨眨眼睛:“你说的!那这药,你喝一口我喝一口!”

“什么?”萧铭杨皱起眉头,他没有想到她提的竟然是这样的条件。

“你刚才说答应我的!”林雨晴索性起身坐到他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不断地摇晃着,动作和表情语气都如同孩子一般。

她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她这样坐在他的腿上不断地蹭来蹭去,让他很难受。她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馨香,发间也带着清新的洗发水的味道,这样搂着自己,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脖间朵朵桃花。

那是他早上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现在她就坐在自己的腿上,隐隐还可以望到衣服里的春光。

他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握着她肩膀的力道大了一些,眼神也变得深沉起来。

“你到底喝不喝嘛?”林雨晴看他半天没有反应,而是盯着她看,以为他不愿意,气得嘟起红唇瞪着他。

萧铭杨被她的样子折磨得很难受,凑近她声音格外嘶哑地道:“到底你是病我还是我是病人?你的药让我喝,那你喝什么?”

“咦!”林雨晴奇怪地看着他,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声音就嘶哑成这样了?想着,她疑惑地伸出手捧住他的脸,这才发现他的脸居然热得烫手。

“好奇怪,你怎么浑身发烫?”她惊呼出声:“你还说你不是病人,我看你比我还要病人!”

啪的一声,她的手被他捉住,他眼眸深沉地盯住她:“你别再动了。”

她坐在他的身上不断地磨蹭,而柔软无骨的小手还在他的脸上乱碰乱摸,这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折磨。

“为什么?”林雨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她实在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

这个笨女人,真的可以把他折磨死。等她喝完药,看他怎么收拾她。

他喘着粗气,嘶哑道:“别再闹了,赶紧喝药。”

“我不喝!”林雨晴别过头:“除非你喝一口,我才喝一口。”

无奈,萧铭杨只好依她的言,端起碗凑到自己的唇边,抿了一小口,然后再端给她:“这下总可以了吧?”

林雨晴这才满意地露出微笑,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小口。

药一入口,顿时,那张小脸的五官就皱成了一团,眉毛像两才毛毛虫一般。她为难地看着萧铭杨,好像有要吐出来的趋势。

似乎是知道她的心思一样,萧铭杨将碗放到桌子上,之后就捧住她的脸,在她还皱着眉之前就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唔!”那药一入口,林雨晴就觉得一阵阵恶心,咽不下去,想吐出来的时候他的唇却猛然地吻了上来,堵住了她的唇。

他温柔地撬开她的贝齿,将自己含在口中的药全部渡进了她的口中。

林雨晴倏地睁大眼睛,想推开他他却将自己抱得很紧,根本动弹不得。他的舌头紧紧地抵着她,让她退无可退,最后只好咕咚一声将药咽了下去。

萧铭杨这才轻笑着退开,嘴角还残留着一滴药汁。

“萧铭杨,你混蛋!”林雨晴气得伸手捶他的胸膛,愤愤道:“明明说好你一口我一口的,你居然……居然……”

“居然什么?”他勾着唇凑近她,在她的唇上落吻,慢慢地吮去她嘴角的药汗。“嗯,本来还觉得这药不好喝,又苦又臭,可是现在看来,这药不仅好喝,而且又香又甜。”说着,他故意伸出舌头,在她的唇上舔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