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调戏我的宝贝/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个色、情狂!”林雨晴气愤地推开他,伸出手打算擦自己的嘴角。

手伸到半空中却被他捉住,“不许擦!”他霸道地说道,“你擦一次我吻十次。”

听言,林雨晴不再挣扎,而是埋怨地瞪了他一眼:“那这药我也不喝了。”

“这么甜的药?你不喝?”他凑近她,手端起药碗,“你不喝我可是要替你喝了?”

林雨晴抬起头看他,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眼底似乎有一丝不明的情绪闪过。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不喝的话,他便要用嘴喂她喝了。

刚才那一吻就已经足够让她面红耳赤了,她咬了咬下唇。

“怎么样?是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萧铭杨,你无耻!”

“嗯哼!”

“你无赖!”

“嗯,认了。”

“你混蛋!”

她继续骂着,却没有要喝药的趋势,萧铭杨眼眸一深,笨女人,是你自己逼我的,别怪我了!

说着,他猛地低头抿了一口药汁,准备覆上她的时候,却见她哎呀呀地叫了起来,并且伸手挡住自己的嘴角:“我自己来,我自己喝!”

“真的?”

她点头,然后接过他手中的碗,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闻着那味道,她突然深吸一口气,捏住自己的鼻子,仰起头将那碗药喝了下去。

咕噜咕噜——

她仰着头,喝药的时候喉咙不断地滚动着,白嫩的脖子也呈现在他面前。看着这一幕,萧铭杨只感觉自己的小腹处又传来异样的感觉。

好不容易将一碗药灌下肚,林雨晴苦着一张小脸,将空了的碗底递给他看:“这样总行了吧?”

看她皱着小脸的样子,萧铭杨只觉得甚是可爱,接过她的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好苦呀!”林雨晴拧眉想从他身上起来:“有没有糖?我快受不了了。”

她来不及起身,腰上一紧又被萧铭杨拉了回来,重重地跌回他的怀里。

“你干什么呀?唔……”林雨晴刚开口,就被他的唇给堵住了,他温柔地拥住她,按着她的后背向他的身子靠近,一遍一遍地辗过她的唇。

直到好一会儿,他才退开她的唇。

林雨晴埋怨地瞪着他:“你干嘛又突然这样对我?”说完她摸摸自己的红唇,从早上到现在都不知道被他吻过多少次了,到现在都感觉嘴唇火辣辣的疼。

“你不是说苦么?”他轻笑道:“我就帮你一下,怎么样?不苦了吧?”

听言,林雨晴这才想起来,不过被他这么一吻,似乎口中的苦味都被他吮了去,确实没有刚才那么苦了。

但是嘴里还是有些涩涩的,她挣起身:“别再吻我了,我真的觉得有些苦。”“真的?”萧铭杨疑惑地问道:“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林雨晴摇头,指着自己红肿的红唇:“疼。”

听言,他这才看着她的红唇,果然是有些红肿。不由得轻笑一声,手轻柔地抚上她的唇:“弄疼你了?”

她点头。

“乖!那就不碰了。”萧铭杨伸出手将她纳进怀里,林雨晴顺势窝进他的怀里。

如果可以,萧铭杨真的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不再前进,让两个相爱的人可以永远这样相拥下去。

之后的日子,林雨晴每天醒来有时候会记得他,有时候就会一脸茫然。萧铭杨在她忘记的时候便会耐心地向她解释她的身份以及自己的身份。

也难得她有时候会记得自己,这样便可以让他开心一整天。

直到一个月后,林雨晴的身子终于慢慢地好了起来,脸上恢复了以前的红润,也渐渐有了些肉。

这一阵子和他们相处,付妮是把萧铭杨对雨晴的情深意切都看在眼里,终于明白他对她是真的一心一意的。

雨晴的记忆越来越好,之前是三天两天记不起事情来,现在几乎是几天忘一次,付妮知道她已经在慢慢好转了。

不过她记得的人,一般第一个人都是萧铭杨,而她们这些人,都要萧铭杨解释,她才会知道是谁。虽然心里有些气她有点重色轻友,可是一看到他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便觉得是自己小心眼了。

自己哪里能跟人家萧铭杨比,正如自己不能拿东方白和她来比一样。

这样一想,索性心里就释怀了。

“付妮?”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付妮正玩着手机,听到声音不由得一愣,之后缓缓地回过头。

林雨晴披了件红色的外衣,长发披在身后,正温柔地看着她。

她一愣,之后站起身朝她走去:“雨晴,你……”

“怎么了?”她淡淡地看着她,眼中那抹淡淡的温暖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一般。

“你记起我了?”

她点点头:“这些日子真是对不起,我总是忘记之前的事情。”

“没关系,你现在能记起来就好了!”她看着这个面色红润的女孩儿,萧铭杨还真是厉害,每天都会陪着她吃饭,不管她做什么都会陪着她,不到一个月,就把她养得这么好了。

“对了,萧铭杨呢?”

“哟,这才刚起床呢,就算记起我们也还是不忘记找你的情郎嘛!”

听言,林雨晴脸上一红,低下头道:“付妮,我……”

“好了,跟你闹着玩的,他一大早就出去给你买药去了,你的药量正好吃完了。”说完,她又似想起什么似的,轻声说:“不过他厨房给你留了粥,你一会趁热吃。”

他居然又给自己留了粥,想起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她的心里就暖暖的。她突然有点想出去外面,亲自去找他,或者可以给他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林雨晴便轻声问:“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拿药?”

得到地址以后,她便回房换了件白色的毛衣和牛仔裤,再披了件黑色的大衣就出了门。

已经是冬天了啊,林雨晴走到路上都感觉到有丝丝寒意,不由得拉紧自己身上的大衣,然后顺着路线朝前走去。

她没有出来过,所以对这里也很陌生,只能一路问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