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我的男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没事吧?”萧铭杨紧张地环着她担忧地问道。

听言,林雨晴摇头:“我没事。”抬眸就看到他紧张地看着自己,眼里是浓浓的担忧。

他真的如卫枫所说,在欺骗自己么?

不!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骗自己!

“怎么天这么冷你就出来了?还穿得这么少?”萧铭杨皱眉,猛地将自己的大衣脱下,然后包住她瘦小的身子。

一下子,充满温度的大衣披在自己身上,暖和了不少。林雨晴看看他身上只剩下一件衬衫,便抬手要将衣服脱下来。

“我已经穿了毛衣和外套了,你只穿这一件会感冒的,还给你。”

可是她的动作却被他按住了,他揽住她:“我是男人,身体比你好。”

而卫枫已经起来了,看到这一幕,心里怒得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拳,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行。便抬手拭了拭嘴角的鲜血,冷笑道:“萧铭杨,怎么才一个月不见,你见到我又是拳脚相向?”

听言,萧铭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边轻轻地揉着雨晴被抓红的手,一边道:“你把雨晴的手勒成这样,我打你一拳那是轻的。”

“你……”卫枫刚想说什么却发现雨晴细白的手腕上有一道红痕,那是刚才自己激动的时候勒的,看到这里,他刚了刚口,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之后他便将愧疚的目光投向雨晴,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然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卫先生,虽然我们在工作上有合作,但如今我也不再是萧氏的总裁,与你再无工作上的往来,请你不要再打扰我和我妻子。”

“你妻子?”卫枫冷笑:“你确定她真的是你的妻子吗?你们领证了吗?举行过婚礼吗?你向她正式求过婚吗?如果她真的是你妻子,为什么手上连一个戒指都没有?”

听言,林雨晴猛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指,确实手上连一个戒指都没有。

对啊,如果她真的是他的妻子,那手上为什么会没有结婚的戒指,或者是求婚的戒指呢?

想到这里,她猛地抬起头看向他,正好他看着自己,两人的眼睛撞上。

“雨晴,我……”萧铭杨看到她用疑惑地目光看着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被我说中了吧?雨晴,我就跟你说他是欺骗你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你生日是在什么时候?”

说完,卫枫看向萧铭杨:“你知道?她生日是什么时候吗?”

听言,萧铭杨完全愣住,他……的确不知道她的生日在什么时候,当时她进公司的资料上生日的一栏也没有写。可是当时他并不在意,因为她还不是他的谁。

后来慢慢地爱上她,也没有听她提起过,自己更是粗心大意,也没有去问过她的生日。

“怎么?说不出来了?你不是她的丈夫吗?结婚了连自己妻子的生日都不知道?”卫枫冷笑着,真是天助他也!

想着,他朝前走去,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那不如让我来告诉你吧?雨晴出生的时候,因为是冬天,那时候她母亲也没有记得日子,但是那天刚好下的冬天第一场雪。所以每个冬天的初雪,就是她的生日。”

“雨晴……我……”他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林雨晴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难道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一直在骗自己?

“连自己妻子的生日都不知道,你枉称什么丈夫?”说到这里,卫枫猛地伸手将林雨晴拉了过来,林雨晴一时重心不稳,重重地撞进他的怀里。

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不是萧铭杨的怀抱。林雨晴有些反射性地推开那人,却被他抱住:“雨晴,他这么欺骗你,难道你还要跟他回去吗?”

“放开我……”林雨晴不断地挣扎着,就算萧铭杨欺骗她,可是她也不能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不!”

“她叫你放开她,你没听到吗?卫枫!至少我从来不会强迫她!”

萧铭杨冷冷的话语让卫枫的手一松,林雨晴顺势溜出他的怀里,站定在另一旁。

站定以后,林雨晴目光忧伤地看向萧铭杨,轻启红唇:“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听言,萧铭杨咽了咽口水,抿紧唇沉默地看着她。

“你说话呀,我们……是不是根本没有结婚?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妻子?”

他依然沉默着。

“你说话啊!你告诉我!这一个月以来你都是在骗我吗?”

看她激动的模样,萧铭杨终于还是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是我不好,我不该欺骗你,可是我……我会娶你。”

不就是求婚么?不就是戒指么?这些只要她想要,他马上就可以满足她。

“原来真的是这样……你一直在骗我?”林雨晴却猛地甩掉他的手,不住地往后退去。“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林雨晴!难道这些日子我对你的照顾还有我们俩的相处就比不上一本结婚证,难道我对你的承诺就比不上一颗戒指吗?我是迫不得已才骗了你,可是……”

说到这里,萧铭杨上前将她不断后退的身子拉住,然后一个用力就将她娇小的身子抱进怀里。

“你这个笨女人,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善意的谎言么?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成是我的妻子了,而我就是你的丈夫。你自己说过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珍惜现在,珍惜眼前的人。”萧铭杨抱着她的手越收越紧,下巴搁在她的发顶。

听着他的一番话,林雨晴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又被融化了。她又不是木头,她是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他对她的好,她当然感觉得到。

那么……她刚才是在做什么?

他每天早上那么早起给自己煮粥熬药,每次不厌其烦地哄着自己喝药,睡前还细心地替她掖好被子,半夜她踢被子也会及时醒来替她盖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