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交缠的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铭杨在心里暗笑,却是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将小小的她纳进怀中:“你这个笨丫头,大家都是你的朋友,你有什么好丢脸的?再说了,你就算是想哭,也得答应我之后才能哭啊。”

“……”林雨晴一阵无言,只是埋怨性地将自己的脸上的眼泪擦在他的身上。

“你现在啊,是越来越爱哭了。”萧铭杨无奈地叹气,然后又将盒子拿出来,低声道:“那现在呢?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到底是答不答应我的求婚?”

听言,她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

萧铭杨勾了勾唇,刷地一下又跪了下来,“你不答应我就求多一次,直到你答应为止。”

“好啦,我……我答应。”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被他握住的手,手指上一凉,低头看去,一抹精美的钻戒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萧铭杨站起身紧紧地抱住她:“你已经答应了,不能再反悔。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萧铭杨的妻子。”

“嗯!”林雨晴踮起脚尖,也用力地回抱他。

“傻丫头,以后不准再为了我哭了,就算是感动也不行。”一看到她掉眼泪,他就心疼。想到这里,他慢慢地退开身子,然后捧着她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珠一颗一颗地吮吸干净。

林雨晴攀附着他,任他在唇在自己的脸上流连往返。

他一开始只是吮着她脸上的泪珠,之后唇开始在他的鼻尖上流连,吻过额头,吻过耳垂,最后重重地落在她的唇上。

他的舌尖霸道地顶开她的牙关,之后舌头便滑进她的口中,与她的交缠在一起。

四周很静,静得似乎只听得见窗外雪花簌簌飘落的声音。

以及……两人口水交缠的声音。

林雨晴被这声音弄成面红耳赤,而自己的呼吸也几乎被他全数夺去,不由得想推开他。

可是她的无力推搡却换来他更强烈的一波攻势,大手也跟着不安份起来,在她的背后不断地摸索着。

“铭杨……铭杨……”她唤着他的名字,却不是因为动情,而是一边唤一边想挣开他的亲吻。

他的吻移至她洁白的脖颈,她才有机会喘息和说话,一边推搡着他一边说:“别,别这样……”

萧铭杨托着她的身子,一面吻着漫不经心她的,喘息道:“不要哪样?这样,还是这样?”

话落,他轻轻地咬在了她的脖颈上,将她肩上的衣服扯落,露出了雪白的肩头。

“啊……”林雨晴惊呼一声,心里头痒痒的,似乎想得到得更多。可是仅仅只是隔着一道门,门外还有付妮和东方白他们,指不定他们现在就趴在门外偷听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就羞得不行。

“放开我,付妮他们都还在外面呢,你……”

“你忘了?”萧铭杨突然问了一句。

林雨晴不明所以地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什么?”

“你刚刚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

“所以呢?”这和她刚刚所说的那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就算我们躲在房里做什么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与他们何干?”

说完,他忽然将她拦腰抱起,在她的惊呼声叫抱着她往床边走去。

而躲在门外偷听的付妮则是捂着嘴巴偷笑,然后看到自家女儿和老公还有真真都凑上前来,便用眼神恐吓。可是他们根本就不受她的恐吓,还是硬上前来,她便一脚一个,把他们都给踹了开去。

“小孩子家的听什么?都给老娘滚开!”她瞪着他们压低声音恐吓道!

东方白摸摸自己被踢疼的屁股,嘟嚷道:“老婆你现在可是越来越狠了,力气也越来越大了,踢得我疼死了。”

听言,付妮白他一眼:“知道疼你还凑上来?”说完递了一个这不是你自找的吗的眼神给他。

在老婆大人面前想辩理?那是没门的!

东方白就算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压在心里,转身去找其他乐子了。

听了好一会儿,付妮总算是明白里面发生什么事了,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便赶紧偷笑着退开。

反正啊,只要雨晴不是伤心难过就好。

这小妮子,原来是太感动了,她还以为她发什么愣呢,这么好这么优秀的男人向她求婚居然就光顾着哭。

现下终于答应了,算她聪明。

窗外冰天雪地,房内灯火通明,热情高涨。

林雨晴此时此刻已经陶醉在萧铭杨的怀抱之中,而窗外……有一个身影站在雪地里,身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手揣在怀里,握着那藏在口袋里的小盒子。

他看着楼上房间亮起来的灯又灭了下去,心里仅存的一点希望全部破灭。

他想离开,可是脚就像生了根似的,根本移不动。

藏在口袋里的手握着盒子的力道更加大,几乎要将那盒子捏碎。

雪似乎落得更欢了,并没有因为他的存在而疼惜他。

他的头顶已经顶着一大片雪花,可是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一个撑着透明雨伞的红色身影朝这边走来,然后在他身边停下,雨伞遮到了他的头上,挡去了那落下来的雪花。

“卫总,回去吧。”

南婷穿着红色的大外套,白色的围巾包得紧紧的,一头秀气的长发也被包在了衣服里面。她手上还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说完话的时候,她将自己手上的外衣递给他。

“雨晴是不会出来的,雪下得这么大,你再站下去会生病的。”她苦口婆心地劝道。

虽然前阵子他对自己说出了那样伤人的话,可是她毕竟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不是说一时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她还是忍不住观察他,知道他来这里,她也跟在身后站了好久。

看他一直都没有走的意思,而雪又越下越大,她只好折回去取了衣服和雨伞,上前来劝告,希望他可以离开。

“为什么?”卫枫喃喃地看着那扇窗,“她明明答应今年的生日我陪她一起过的,还让我和她一起堆雪人。转首间,就变成这样……明明不是这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