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你是我的小笨蛋/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明显感觉床一塌,一双手便往自己的额头上抚来,先是轻轻地将她的秀发捋至脑后,而后轻轻地弹她的额头:“醒来了,小笨蛋!”

听言,林雨晴气愤地皱皱眉头,这是什么破称呼嘛,她哪里是什么小笨蛋!

本来萧铭杨还以为她睡着呢,却在叫他一声以后感觉到那手下的人儿似乎动了一些,而且眉毛还不乐意地皱了起来。

看来这小丫头早就醒了啊,只是看到他进来就不愿意醒来?那是为什么呢?害羞?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挑了挑眉,“我给你煮了粥,起来喝粥了。”

“……”林雨晴却是不为所动,似乎还在睡梦中一般。

“我知道你醒了,不想和我说话么?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在害羞?”

听言,林雨晴一顿,本来她是没有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被他这么一提,她就想起昨天晚上那令人面红耳赤的面画,她有些愤恨地将他诅咒了几遍,然后继续躺尸。

“不想起来?那好啊……正好我也想睡觉,不如,就陪你温习一遍。”说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高大的身子就钻了进来。顿时冷风钻进身子,林雨晴冷得直打颤,但随即他火热的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下她不得不睁开眼睛,怒视着他:“萧铭杨,你干什么?”

“你说呢?”

话落,她就感觉一双大手探进她的衣服里面。她按住那双不安份的手,不悦地问:“你干什么?”

他的气息扑面而来,直逼她的双唇,最后压了下来,吻住了她。

“唔!”林雨晴躲闪不及,竟直直地被他压个正着,他噙着她的唇辗转反侧,舌尖霸道地撞开她的贝齿,直驱而入。

几分钟后,他才离开她的唇,然后抵着她的额着重重地喘着气,气息抑制痛苦,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林雨晴这才赶紧伸手捂住嘴巴,愤愤道:“萧铭杨,你真恶心!我还没刷牙呢!”

谁知道他却微微一笑,“我不介意!”

“恶心死了!你不介意我介意!”真是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口臭,睡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刷牙。想到这里,她赶紧伸手将嘴巴捂住,生怕他再度吻住自己。

“哪里恶心了?”萧铭杨睁着眼睛无辜地看着她:“我早上可以有刷牙的。”

听言,林雨晴脸上一红:“我又不是说你,我是说我自己,我才睡醒,我……”

“你?”萧铭杨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介意了:“你是怕我嫌弃你?”说完又低头噙住她的红唇,深吻了好一阵才放开她:“放心吧,我不嫌弃。”

“你……”林雨晴羞红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不肯再露脸。

“哈哈哈!”

萧铭杨开怀地哈哈大笑,笑完又觉得她脸红的样子甚是可爱,便故意想将她从自己怀里捉出来,奈何她的手一直抱着他的腰,一点都不肯松开。

娇柔的人儿在怀,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似有意又无意地撩拨着他,让他的心神意乱得不行。

想到这里,他的大手又开始不安份地在她身上游移,从腰间探进,然后直驱而上。

果不其然地,那张闷在自己怀中的小脸动了,然后她羞愤地抬起头瞪他:“萧铭杨,你在干什么?”

她这副模样,让自己更是忍耐不住,只是勾起唇一笑,然后趁她不注意间就吻了过去。

“唔!”

林雨晴瞪大眼睛,不住地伸手拍打着他的后背,这家伙总是趁人之危。

他却将她放平,压着她,深深地吻着她。

她从一开始的挣扎到顺众,最后竟陶醉在他的亲吻之中,双手绕到他的脖颈之后,开始回应起来。

室内的温度越攀越高,到最后不可抑制,萧铭杨低吼一声,将她的衣物全部除去,倾身进入了她……

温情过后,萧铭杨不厌其烦地替她一件一件地穿着衣服,先是保暖的内衣,再是毛衣,最后是大衣。

等一切穿着完毕以后,他又柔情似水地抱着她去了浴室。

“谢谢!”林雨晴看着他甜甜地道谢,然后从他身上下来,双脚着了地,走进浴室。

一进浴室,看到那洗手台旁边已经放好的水和拧好的牙膏的牙刷时,她便愣住了。之后回过头看他,却发现他眉眼之间都是柔情地望着自己,顿时,那种感动的心绪袭上心头。

“萧铭杨……”她唤着他的全名,唤完以后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

“怎么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么细心入微,连这些小小的细节他都做好了。

听言,萧铭杨一步上前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呈现在两人面前,那颗闪耀的钻戒也出现在眼前。

“你忘了?你已经答应嫁给我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那假如我没有答应你呢?你是不是就不对我好了?”

果然女人天性就是多疑的,也总是喜欢盘问到底。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额头被人轻轻一弹,不疼,反而有些痒。她伸手去抚自己的额头,听他说:“傻丫头,哪有那么多假如?你已经答应了,时间又不能倒流,难道你还想反悔?”

“我又不是那个意思。”她嘟唇,然后来了劲:“你告诉我嘛,假如我昨天晚上没有答应你的求婚,那你还会不会对我好?或者……是就这样放弃了我,然后……”

“傻丫头!胡思乱想什么?”萧铭杨不由得伸手敲了敲她的头,然后倾身以迅雷不耳的速度吻住她。

这个吻来势汹汹,如狂风暴雨一般,却又带着一股不言细说的温柔。

林雨晴被按在了墙上,身后是冰冷的墙面,身前是他火热的身子。

唇被一遍一遍地辗过,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她。

抵着她的额头重重地喘气,林雨晴也如同一个哮喘病患者一般地喘气,手无力地攀附着他:“我怎么感觉你最近……”最近好像得了亲吻频繁症一般,一看到她就吻个不停,明明刚刚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